按照王峰和商行海先前议定的行程,灵舟将直接抵达东都城。然而老梆子擅自更改坐标,将灵舟的目的地撤换成了东都赫赫有名的禁忌之地。

    这令王峰气得怒火重重,恨不得将老梆子一巴掌拍死。

    这老不死的移动路线后不但不曾告知自己,事后还一副无所谓的姿态。甚至试图引诱王峰,说什么组团寻宝,得到的宝贝可平分。

    这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王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”王峰平息怒火后,认真询问。自灵舟撤下,两人便徒步进入,越往深处,一股没来由的荒凉愈发隐人心悸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走过五十步后,视线一转,一片漫无边际的荒山横亘天地,直冲霄汉。纵目一瞧,仿佛无数柄绝世断剑,倒插而起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地方又非一般的荒山,因为所到之处,黑烟滚滚,遍地狼藉。冲霄直上的黑烟席卷长空,像是百万大军血腥屠戮后,留下的残破战场。

    王峰仔细巡视,发现这些黑烟下,似乎还有明火在闪动。更为诡异的是,这些明火仿佛已经燃烧了成千上万年,随处都透着一股历经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葬王之地。”老梆子这时才回复王峰的问答。

    “葬王之地?”王峰蹙眉,因为初来乍到,他对东都不熟,但既然是禁忌之地,其内部的恐怖肯定令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很凶险吧?”王峰再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翻白眼,那眼神像是在看白痴。

    “东都号称龙兴之地,五大区域除却中土可以势均力敌,其他区域都太弱。也正因为如此,东都逐步繁华,隐隐有成为五区之首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我问你的问题,有联系?”王峰不解,感觉老梆子越说越远。

    老梆子龇牙,“东都正是因为人杰地灵,所以什么样的人都有。其中不乏青史留名的绝世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昔年,东都就有一位绝世王者横扫天下,境界高深到难以估量。奈何晚年误入一神秘境地,不知碰到了何等恐怖的事件,竟诱发一场超级大战。”

    王峰思索,而后猜测,“就是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老梆子点头,“那一战之后,这里便成为禁忌之地。有无穷无尽的冥火焚烧天穹,生生不息。人间再难有强者涉足,都在传,那漫无边际的火光,是昔年那位绝世王者死后焚烧的肉体。”

    王峰了然,凡是进入超级境界的强者,周身根骨已经暗合天道,即使肉身葬灭,其根骨依然长存,不会轻易腐朽。

    “那绝世王者到底遇到了什么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有传言是遇到了异世界的生灵,二者棋逢对手,最后双双拼死。”老梆子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异世界?”王峰诧异,这还是他首次听到这个称谓,不免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生物。”老梆子点到即止,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探讨。

    而是牵引到另外一件事上,也是传说,而且在千百年前发生,曾引起巨大震荡。

    “超级大战爆发后,方圆几十万里化为焦土,一般人根本不敢靠近。但凡事皆有例外,后来有人无意走入葬王之地边缘,竟然发现的诡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言道此处,神色微变,“按照后来的讯息汇总,应该是一个人影子。事情传开后,引来无数的强者蜂拥而至,试图在葬王之地寻找。”

    王峰狐疑,“一道影子罢了,何至于引起这么大的震荡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老梆子摇头,“那不是一道寻常的身影。严格来说,那是一具行走的骨骼,通体黄金色。外界统称为黄金骨。”

    “黄金骨?”王峰神色变化,“没有肌肤,肉身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。”老梆子道。

    王峰看了看老梆子,大致也猜到这架神秘黄金骨应该与昔年的绝世王者有关联。不过黄金骨惊鸿一瞥,瞬息消失。即使后期来了无数的高手,甚至不乏位居至尊境界超级强者,依然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就没有人质疑第一位看见黄金骨的人的话的真实性?”王峰有点怀疑这样的传说是不是外人有意捏造,所以由此一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道,“那事发生后,曾有至尊推演过,发现确实存在过。”

    言道此处,王峰大致了解禁忌之地的来源,以及近些年发生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而老梆子此番进入,就是为了博取一次,看能否寻到黄金骨。

    按照至尊推演,黄金骨是葬灭之人战死后遗留下的尸骸,孕育有不灭的战意,可永世存于天地间,除非遭遇难以承受的外力攻击,人为破坏。

    “这具尸骨极有可能是当年那位战死的绝世王者遗留下的。”老梆子无比肯定道。

    王峰质疑,“既然战死,必然是神识连带肉身集体崩灭,遗留下的骨骼必然成为无主之物,是没有意识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为何有人会看到这架黄金骨会行走?”

    王峰一针见血,点出了问题的核心。

    老梆子赞许的看了王峰一眼,解释道,“所以这才是禁忌之地的诡异。超级大战爆发之前,这里仅是一块不受人重视的蛮荒地域。谁曾想到最后会爆发那么一场堪称惊世骇俗的战役。”

    “兴许那位绝世王者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想在这个事情上继续猜测,毕竟时隔久远,他道,“接下来你怎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我等现下尚在边缘地带,还没深入核心区域,先就地查探吧。”老梆子不敢托大,选择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须知,自黄金骨一事爆发后,每年都有大批量的修道者来此地撞纪元,期冀自己能偶遇黄金骨。

    随后都莫名消失。

    更惊人的是,曾经有一支由数大势力联合组建的联盟,深入核心区域。最终全军覆没,没有一人再走出来。其中就包括有三位大至尊在内。

    “连大至尊都消失了,你丫的还敢来,你是不是嫌弃自己命太长了?”王峰忍不住吐槽,这老梆子胆子比他还肥。

    “一辈子挖坟习惯了,遇到这么玄妙的一个地方,总想着有朝一日进去看看。”老梆子言辞真切,眼神期待。

    “对了,黄金骨有什么用处?”王峰问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没有给出细致的解释,关于这种取材于绝世王者身上的根骨,生前都与大道暗合,孕育有道韵。

    若是将这具黄金骨的某个部位移植到自己的身体中,可领悟大道,进阶修为。甚至能摸得法门,全盘吸收那位战死的绝世王者的道法精髓。

    “这种根骨,防御力肯定也很强。”王峰听得老梆子一席言后,脑海中涌起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以王者之骨,锻造法相之身。

    这种曾经横扫天下无敌手的王者,其根骨必然逆天,无论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,都超出人间极限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能得到,不失为一个计划。”王峰心中忖思,倒是庆幸老梆子自作主张将自己带到葬王之地。

    “笑的这么淫邪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。”老梆子看王峰状态反常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呵斥声传来,随即在两侧残破的山脉后,陆陆续续走出无数道人影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这些都是身怀决心的修道者,有年轻的也有年龄很大的。穿着色彩各异的服饰,配备的武器也多有不同。

    问话的是一位持刀的中年人,其面貌很令人深刻,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几乎要将脸颊竖斩。

    “这是临时组建的寻宝人,葬王之地很常见。只不过这次规模稍微大一点罢了。”老梆子解释道。

    黄金骨引发太多的修道者关注,而更多的人在关注后,开始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“路人。”王峰简单回复刀疤脸的问答,语气不卑不亢,很沉稳。

    “路人?”刀疤脸耻笑,“路人会走到这里?年轻这么小就不老实,活腻味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大家都是来此寻宝,没必要针锋相对,让我等离去可好?”老梆子迅速打圆场,以缓和事态。

    “哦?”刀疤脸不阴不阳的呼了一声,皮笑肉不笑道,“既然二位也是来寻宝,那就一起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坚硬,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强势,这句话更像是威胁。

    王峰刚欲回绝,被老梆子拉了拉,然后他一脸笑眯眯的看向刀疤脸,“也好,也好,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,我二位就算加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不死的还算识趣,跟上吧。如果想玩什么鬼把戏,我的刀可不是吃素的。”刀疤脸丢下一句话,示意两位随从站在王峰和老梆子左右,有盯防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峰很意外老梆子的决定,暗中传音道,“为什么答应他们?这帮人不像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后面指不定遇到什么鬼东西,人多总是有个照应。”老梆子给出解释。

    “也不怕人家到时候利用你。”王峰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你在吗?”老梆子很轻松道,“真要闹大起来,杀出去便是,怕啥?”

    王峰转念一想也是,索性紧随其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