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袍人暗中隐藏位置,肆意搅动局势,为的就是聚拢绝大部分强者对王峰施以围攻。

    奈何这样的小伎俩,过于幼稚。

    按照王峰如今的神识敏锐度,方圆几十丈内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能轻易捕捉到。更何况是几乎忽略不计的数丈距离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白袍男子瞬间被掌杀,尸体化为灰烬,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“阁下仰仗自己修为高深,就可以滥杀无辜吗?”人群在躁动不安后,再度有修道者挑拨是非,要联合诸人围剿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不啰嗦,霸道出击,再次截杀了数位修道者。

    一时间,此地鸦雀无声,很多修道者心有余悸,不怕造次。生怕一失言就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王峰解决麻烦,擦拭掌心,随即提醒老梆子离开。

    老梆子不爽,嘴损道,“这么快就完事了,哎,男人太快也不是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王峰额头生出三道黑线,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除去王峰老梆子二人。残酷,血腥的厮杀大战还在持续,许多修道者就机突围,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在一刀解决最后一位敌人后,反手收刀,示意撤退。等随从安定下来,他开始吩咐旗下二号人物清点人数。

    发现此役战死五人,逃窜两人。

    “逃窜两人?”刀疤脸狐疑,“谁逃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就是那一老一少,早就知道是浑水摸鱼的三流角色。这大战一开始,立马就找机会逃了。真是有辱修道者的称呼。”二号人物一脸轻蔑的说道。

    刀疤脸点点头,也不多语,刚准备下令动手,发现旗下不少随从失愣愣的看着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二号人物催促,也是陡然一瞧,忽而浑身冷汗长流。

    一柄长枪扎穿六位强大的修道者,全部扎中眉心,被长枪穿成一串糖葫芦。

    而且长枪来袭速度非常快,以至于战死的修道者,连兵器都来不及脱离,就这样被握紧在掌心。

    那是王峰离去后,一枪反击,瞬间崩杀了六人。

    “一枪连杀六人?全部一击毙命,这人是谁?好霸道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枪,无论是攻击力,还是运行速度,都非我等能展现。此地刚才隐藏着一位真正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现场都是久经杀伐的修道者,修为境界或许不高,但眼力劲绝对不差。仔细观摩这一枪的运行轨迹,就知道那六人是被一瞬间崩杀的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?”二号人物发现位置有点熟悉,忽然灵光一闪,脸色瞬间煞白如雪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刀疤脸也反应过来,临战之前他匆忙看过王峰一眼,自然不会忘记王峰的位置,一念至此,心有胆寒,“他竟然将附近一片的修道者杀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沉默。

    诸人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一道身影,那是一位样貌不俗,神色却始终淡然的年轻男子。

    “一人轻而易举的杀六位修道者,这家伙到底什么境界?”刀疤脸匪夷所思,心底没来由的涌起一股后怕感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先行离开楼,沿着一条黑色的河流逆行而上。

    这条黑河其实并非简单水源汇聚成形,而上成百上千年火焰燃烧后遗落的灰烬,在大雨的清洗下,形成河面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黑色灰烬如浪潮推动,在长天下扬起一种凄凉,荒芜的哀歌。声声不绝,仿佛永远没有截止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抹赤红色的尾光自黑河中冲击出来,宛若离弦之箭,快若奔雷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王峰本能的预感到一股危机,双指横空,当即截住这抹赤红色的光。然而在接触的刹那,赤光化为腐朽,在他掌心如尘沙般逸散。

    王峰低头凝视,只能看到些微如同金属粉末的东西,在掌心飘逝。

    “腐朽的兵器?”王峰诧异,这的确是一种几尽腐朽的兵器,被黑河下莫名伟力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以至于触碰掌心的同时,如同朽木般腐化,并没有实质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某位寻宝的修道者死后遗留下的法器,经过岁月蒸发,河水侵蚀,逐步腐化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一边解释,一边示意王峰放宽心,不要过于担忧。因为这些事情很常见,没有太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黄金骨一事,引来了太多的修道者探秘。甚至有一次,数大势力组建联盟,调动了近万人进入葬王之地,以解开黄金骨的秘密。”老梆子摇摇头,不免可惜道,“奈何最后都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至很多年后,才有人发现部分不存于山脉中的兵器经由山风推波助澜,出现在葬王之地边缘地带。”老梆子道,“也是那个时候,人们才断定,深入过的修道者,都死在了里面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扬手一指,点向某个位置。

    王峰视线随之转移,落向那个点位,他发现那里五彩神火冲霄,焚烧诸天,将大片的苍穹都渲染的极为炫目。

    五种颜色的神光,在天日的照射下,散发出惊世的光泽。

    神光下,是一座巍峨的山峰,不过顶部被齐根斩断,呈现出一种极为诡异的状态。仿佛一位至高无上的神灵被隔空斩首。

    山峰漆黑如墨,有绵延不绝的黑色灰烬,如雪崩后的漫天大雪,带起几乎可以震碎苍穹的声浪。黑灰垂直而下,撞击山峦,又是掀起成片的浪潮。于天地间奏响一曲特殊的高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震撼,这副场景实在太惊世骇俗,生平首见。

    他知道,老梆子点到的位置正是葬王之地的核心区域,也是当年巅峰大战最终落幕的地方。

    外界普遍称呼为五神山,由五彩神火而得名。

    “这片山体崩灭后,覆盖的场域实在太浩瀚,你现在看到的景象不过冰山一角。保守估计,至少相隔数百里路程。”

    因为葬王之地成形后,降下修道者难以承受的禁忌之力,外面的修道者很难具体界定葬王之地占据的范围到底有多大。

    几乎都是靠外界道行高深的修道者推演而出,与实际距离相差甚多。

    所以,老梆子给出的数值很模糊,也许相隔数百里,也许更远,达到可怖的数千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就没有一个人进去过吗?”王峰认真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“按照记载,的确没有。据传那里温度高的吓人,能轻易的将修道者融为一滩血水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核心外还有很多大危机,大禁忌,无人能熬过去。”

    王峰沉默一会,问老梆子,“那你这次来,有几成把握能进去?这种地方可不是善地,我不想陪你送死。”

    按照王峰目前的修为境界,贸然进入五神山,绝对是找死。他虽然做事果断,但都是基于符合情理的状况下,做出应对。

    现下五神山遇到的问题,已经超出他的承受极限,他不敢乱下决心。除非老梆子有过人法器,能最大化的提高成功几率。

    听闻王峰发言,老梆子也陷入迟疑,“老夫活了这么多年,除却几处禁忌之地,什么地方没去过?”

    “如今老夫也一大把年纪了,兴许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王峰诧异,老梆子这是要赌命博一把,“你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老梆子点头,然后掌心一闪,一块青金色的软甲出现。这是有特殊材质打造的护体软甲,非常轻便。

    “这能护住?”王峰抚摸青金软甲,发现质感润滑如真正的绸缎,由上而下,熟软无比。

    但由软甲下侧向上抚摸后,所有甲片立起,锋芒有如针扎,并伴有大批量的铭文闪耀出现。

    王峰尝试性的攻击铭文,顿时激起阵阵气爆,那是铭文释放威力,加以截拦,当场就有效的阻碍了王峰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老梆子穿上青金软甲,继续道,“这是昔年一位大能人物凭借精湛锻造术,淬炼而成的护体宝具。三千界仅此一件,价值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蓬。”

    软甲覆身,顿时有大片的铭文撑开,覆盖在老梆子的每一寸肌肤上,并闪烁发光。一下子就将老梆子衬托的宛若一尊下凡的战神,威势无双,异常不凡。

    王峰知晓老梆子已经决定,也不劝阻,仅是多看了青金软甲几眼。此次抵达的目的地,堪称东都最凶险的万恶险境,老梆子肯定有后手。否则贸贸然进去,等若找死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沿着五神山所在的位置前进。沿途不断扬起的声浪一层盖过一层,预示着距离的不断缩小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一根不知存在多少年的长矛,被声浪震入云霄,在长天下拉出唯美的弧度,随即寸寸决裂,彻彻底底的成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咦?”老梆子前进的步伐突然止步,示意王峰噤声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无声的看向老梆子,以表达自己的疑惑。经由老梆子点指,王峰诧异,他竟然发现一道人影屹立在长空下,拥有一股傲然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面面相觑,万万没想到,如此深入之地,竟然还有修道者出现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老梆子神色一变,倒吸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