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道背对着他们的影子,身高大致与普通人相仿,并无特殊之处。 身着一套火红色的长袍,连头发都是红色,非常显眼。

    王峰原本以为老梆子是发现了什么,才导致一刹那间神色聚变。不过僵持数个呼吸,老梆子的视线还是落在火红色身影的身上。

    王峰不解,“那人有古怪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人。”老梆子摇头,神色多有感慨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,显得迟疑不定,甚至又多了一股惶恐。

    “不是人?”王峰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仔细看。”老梆子建议。

    王峰视线反转,重新落到神秘男子身上,这一次他终于发现端倪。原来神秘男子的后背上有一双隐形的翅膀,唯有逆光的时候才能看出大概。

    那双翅膀实在是太大了,在没有全面展开的时候,就覆盖了将近百丈的距离。若是双翅展开,足可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“一位化成人形的生灵。”王峰震撼,能够成功化形的生灵,至少位居长生五重天的境界。而且这是最低标准。换算兽类的等级界定,这极有可能是一头真正的纯血天兽。

    “纯血天兽。”王峰龇牙,天兽又称之为战兽,素来罕见,即使在三千界也很难碰上。没想到葬王之地,会遇上一头成功化形的纯血天兽。

    并且这位年轻的生灵气血充足,正处于黄金岁月,一滴精血就能震碎对手,相当罕见。

    王峰忖思,想到了其他的事情。他当下处于长生境三重天大圆满,与长生境四重天仅差一线距离。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兽血,就此耽搁。

    不想今天碰到了一头纯血天兽,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若是得到这头年轻生灵的精血,足够他塑造最强法相,从而晋升四重天。

    但老梆子的一句话,顿时泼了王峰一头冷水。

    “别妄动,这是吞雷鸟。”老梆子摸清大概后,连口气都变了。

    王峰神色也聚变,“自幼便吞食雷电成长起来的吞雷鸟?”

    吞雷鸟又称不死鸟,自幼喜好吞食雷电,以此成长。据传这种鸟,每吞食一次雷电便相当于人间修士遭受一场雷劫,危险系数相当高,稍有不慎就会爆体而亡。只有那些承受能力极强的吞雷鸟,才会成功长大,所以才得名不死鸟。

    不死鸟种类稀少,因为很多幼雏在第一次吞食雷电的时候,便被天雷活活劈死,自此早夭。

    凡是能够走到巅峰境界的不死鸟,都是这一族的最强王者。其体内植入的雷电之力,一旦全线爆发,能将一座可容纳几十万人城池活活劈成飞灰。至于更往上,那就不可用言语阐述,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这种鸟一生都在吞食雷电,同理一生都在渡劫。更贴切来说,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等待涅槃重生。如此残酷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不死鸟,连至尊碰上都深感棘手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不死鸟同阶无敌,不管人类修士还是其他生灵,除非碰上的是种族更高级的神兽。不过神兽素来属于传说中的至高生灵,人世间究竟有没有,无人能给出准确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不死鸟成功化形,是不是意味着,他进入至尊境了?”王峰因为对兽类的等级界定不了解,只能大致猜测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摇头,“只怕还不止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鸟跑这里来做什么?”王峰不解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看样子是有目的。”老梆子示意王峰不要在询问,以免招来横祸。

    比照不死鸟现下的境界,自王峰和老梆子出现的时候,便知晓他们两人的位置。之所以不发难,兴许是不重视。

    可若继续肆无忌惮的聒噪下去,指不定要闯祸。老梆子心有顾忌,建议王峰不要多言。这一刻,他是真的感到了灵魂颤抖,完全是被不死鸟惊人的气势压制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大风起,五彩神火焚烧诸天,刺目的神光将天日都遮拢,失去本来的颜色。火红的神光燃烧后天宇,让此地仿佛烈焰战场。

    忽然间,年轻的生灵不死鸟一步跨出,地动山摇,直接将虚空都震裂。他一步几千丈,当即朝着五神山行动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,要进攻五神山。”王峰和老梆子汗颜,没想到有强者捷足先登,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。

    随着不死鸟步伐的不断深入,虚空中有漫天的光雾崩裂,寸断。可以明显的看出,这些崩碎的光雾中,有成片被激活的符号,铭文。都承受不住不死鸟逸散出的超强气势,被活活击溃。

    这幅场景太恐怖了,像是大世界破灭,亿万万生灵都要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禁空领域被撕裂了。”老梆子心有戚戚道。

    王峰这才幡然顿悟,这片场区设置有禁空领域,不管什么样的高手,深入此地必须徒步,无法飞行。

    但此刻不死鸟强势进攻,凭借大修为大境界,于地面撑开体外防御,直接撑开了禁空领域。

    这种狂霸到极致的攻击手段,令王峰和老梆子一阵瞠目结舌。更关键的是,不死鸟仅是撑开最外层的防御,根本连出手都没。

    “幸好先前劝你不要妄动,不然你刚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娘希匹的,这就是一位活生生的至尊生灵啊。”老梆子心有余悸道。

    王峰老脸一阵红,也为自己刚才的荒唐想法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不死鸟这位年轻的生灵,已经跻身至尊虚列,精气神皆攀升到顶峰。这种位置的高手,根本就不是长生境界的修道者可以接近。

    “蹦。”

    十步后,至尊生灵不死鸟开始接近五神山,漫天的虚空被撕裂,化为成千上万缕碎光,在虚空中飘舞,很朦胧,又很震撼。

    “不可进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是,一道雷霆般吼声如同天雷炸响,当即将朦胧的虚空立劈两半。

    “五神山有生灵出来阻止了。”老梆子吱声,他没有用人,而是以生灵代称。显然考虑到内部极有可能走出不属于人类的生灵。

    自当年巅峰一战爆发到结束,为这里布满疑问,甚至一度疑似有异世界的生灵出现。换言之,五神山已经超出修道者理解的范畴,不可以世俗的眼光去看待。出现任何惊世骇俗的生灵,都不算稀奇事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犀利的黄金光冲上云霄,普照天地,宛若一轮神日绽放。势要压下至尊生灵自身逸散出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自相遇到征战,这位至尊生灵终于开口说话。他的声音很飘渺,很沧桑,仿佛经历了无穷无尽的岁月变迁。

    同时,这道声音又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霸道气势。

    “轰。

    前后两句话,四个字,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。一言不合,当即开打。

    一道没有任何血肉的黄金色的骨掌拦空拍击,垂直而下,遮天蔽日。覆盖面积实在太大,似乎要将五神山都崩裂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黄金色的骨掌翻云弄雨,一掌落定,虚空炸裂,目标直指至尊生灵,要将其活活拍死。大手覆盖之后,方圆千丈的长空都被遮掩,唯有五根白骨森森的手指镇压下来,有一股灭世之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至尊生灵无惧,他五指点动,演化出一场雷电汪洋,当场震碎黄金骨掌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至尊战。”老梆子嘀咕一声,神色微变,随即在凝视长空中的那道黄金白骨后,眸光更是泛起异样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哆哆嗦嗦的脱口而出,“是他!”

    “谁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黄金骨出世了,没想到传说是真的,五神山真有如此神秘莫测的东西。”老梆子口气神态全都变了,眸子深处更有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。”

    数十里外,一架绽放神圣金光的骨骼悄然走出,他行走在虚空之上,脚跟落定,长天炸裂,苍宇颤动。似乎方圆几万里,都以他为尊,必须臣服。

    威势太强大了,以至于躲在暗处的王峰都感到一股猛烈的刺痛感,神识更是自主撑开,形成防御。

    “当年一战,门户封印,你不得擅进,若执迷不悟,杀无赦。”黄金骨下颚微动,传出声音,似乎在与至尊生灵交流。他的头颅中有一团五彩神火在跳动,是形成意识体的源泉。从而能和普通人般,与外界交流。

    至尊生灵仰天大笑,传出一道声音,“你说不准就不准?有何资格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交流的什么意思?”王峰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解释,“当年那一战,据传是那位王者寻到了异世界进入这片天地的空间节点,能嫁接通道直接登录我们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为防止异世界的生灵祸害苍生,那位老王者不惜拼死血战,强行封闭了那道空间节点。葬王之地由此命名并成为禁忌场域,但更多的修道者认为,偌大的禁忌场域,唯有五神山才是真正的禁区。”

    随即老梆子惊讶无比,“不过很多人都说那不是真的,可今天竟然提到了门户一说,这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发呆,三千界的故事还真多,超出他理解的范畴。老梆子模棱两可的答复,更让他摸不着头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