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生灵先前提到门户一说,仿佛触摸到了某些禁忌之秘,导致黄金骨走出五神山,拦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架没有任何血肉,肌肤的黄金色骨骼,实在太惊世骇俗了,他全身散发神圣的金色光辉,无比惊艳。

    那种璀璨到极致的光泽,似乎一束就能崩穿日月星河,令大千世界瞬息崩溃。这是一场属于至尊之间的战役,更能称之为神战。

    “昔年门户禁封,任何人不得破解,否则会影响大世界秩序。”黄金骨淡淡的开口,他的声音沧桑而古朴,似乎千百年没有说过话,有点生疏。

    但音量如潮水轰鸣,震得方圆数百丈的沙土都离开地面,悬浮到虚空中。王峰和老梆子屏息聆听,试图在二者对话的细节中,猜测出某些秘密。

    虽然暂时一知半解,但至少能明确一点,这块昔年成形的葬王之地,埋藏有一处门户,能抵达某种未知的空间。

    关于至尊生灵为何冒着破坏大世界的秩序,也要登陆门户,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门户之后藏有大凶险,若不想遗祸苍生,速速离去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这是黄金骨最后的话语,带着不可违逆的强势,也是大战一触即发前的最后谈判。然而,至尊生灵仅是淡然一笑,随即双翅一展,轰出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数千丈的双翅迎风撑开,宛若两柄斩天之刃,割裂虚空,截断五神山,直接形成封禁场域。这是至尊境的玄妙功力,能轻而易举的熔断虚空,将对阵之人困在一定的范围。

    漫天的光幕如同九天瀑布坠落,镇压黄金骨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黄金骨大怒,一拳祭出,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黄金色的拳头,击溃数千丈的长天,再而笔直而下,精准的砸向至尊生灵。这一拳太霸道了,在拳印的外侧竟然围绕着一颗有一颗大星。

    这些大星虽然不是真正的星辰,却能牵引天地伟力,借调天地之间的一切力量,加以运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星辰不断放大,挤满天空,当头撞击进至尊生灵形成的封禁场域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次虚空大崩裂,至尊生灵塑造的封禁场域,被光辉湛湛的大星撞开,化成漫天的时空碎雨,飘舞在苍宇下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

    黄金骨一拳爆开至尊生灵的招式,再度呵斥一声,五指一挥,瞬间带起丝丝缕缕的光雾,随即铿锵猛震,化为成千上万道剑器,斩杀至尊生灵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至尊生灵舞动羽翅,当即带出漫天的金属互击声,天空像是下起了一场金属雨,有无穷无尽的铁屑坠落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沉默不语,但面上惊骇无法隐藏。

    这种等级的神战,已经不依靠繁杂的招式,全然返璞归真,选择常规战斗,拳来拳往,看似平淡无奇,却蕴含有大道真义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这一战掀翻五神山,超强的战斗余波,击得方圆数千丈的废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蒸腾,消失。速度非常快,仿佛在偷天换日,要彻底改造这方天地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又是最强一击,至尊生灵负伤,嘴角溢出一抹血迹,血迹坠落尘埃,当即将数百丈的沙土蒸发成空无。

    王峰看的眼热,那一滴血可不是寻常血液,而是纯血生灵的精华所在,又被称之为精血。得此一缕,可窥见纯血生灵的肉躯构造,甚至能摸索到这头生灵顿悟的所有精妙神术。

    人类修道者若是能以此构造法相天地,晋升后的战斗力,远胜于一般四重天的强者,甚至足以同阶无敌。

    “可惜被黄金骨震裂精血中的最强战意,废掉了。”王峰嘀咕,有点遗憾,知道这滴血既然脱离本体,肯定废掉了,不足以重用。

    “本尊纵横天地,难逢敌手,你还是第一位令本尊负伤的生灵,你很不错。”至尊生灵轻笑,语气中有难以掩饰的桀骜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偶得一缕大道真义,登入极境的吞雷鸟,有何资格在我面前称尊?”黄金骨反斥,语气比至尊生灵还要来的高傲。

    这两大至尊交手间,山河斗转,日月崩碎,似乎天地一切都困不住他们这个等级的强者。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铛铛铛。

    这一战真的打出了盖世凶威,崩灭了方圆几万丈的任何事物,唯有五神山被烈焰保护其中,不受牵连。

    至于暗中窥伺的王峰和老梆子,也感到神魂猛烈颤动,似乎下一刻肉身都要焚烧起来。这完全是被两大强者极强的波动所震慑,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若不是老梆子祭出一尊神秘法宝,护住两人,只怕早就崩死当场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这一战开始的相当迅猛,结束的也非常快,似乎只交手了一两招,也似乎征战了上万招。最后黄金骨一掌拍落,压塌虚空,以天地伟力镇封至尊生灵。

    “啾。”

    至尊生灵反攻,他张嘴一啸,口中喷出成千上万道雷电,一条条粗壮如大龙,全部打在了黄金骨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粗壮的大雷,携带紫色神辉,重击在黄金骨的五指上,顿时摧毁后者的掌心,有两指脱离本体,被震裂,飞窜到外面。一路倒飞的路线,直接贯穿了虚空,冒出丝丝缕缕的混沌气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吓了一跳,两者指头而已,竟然比法器还惊世骇俗,不但崩穿了长空,还顺势剿灭了沿途的数座山脉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黄金骨步伐不稳,后撤数大步,他低头俯视断裂的掌心,头骨中泛出一抹怒气。神火也在剧烈跳动。他没有肉体,自然无法演化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跳动的神火,足以证明,现在的黄金骨,要打出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“今日镇杀于你,化为枯骨,除名天地间!”

    “请赐旨!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黄金骨双臂腾空,默念法诀,竟然自五神山请来了一道黄金色的法旨。法旨铺展于天穹,携带绝世威压,令天地都响起祭祀神音,在虚空禅唱不绝。

    “大帝法旨?”至尊生灵终于变色,似乎事情偏移他最终的预料,他惊呼出声后,转头就走,竟然不敢。

    “走不了。”黄金骨语气郑重,双膝跪地,显得无比尊崇。黄金色的法旨在虚空缓慢绽放,激荡出亿万万缕神圣霞光,禁封了任何事物的行动力。

    “五神山怎么会有大帝法旨?这不可能。”至尊生灵咆哮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昔年我帝石惊天征战五神山,以大手段镇封异世界生灵,并于最后一刻,突破人道极境,列位大帝。真当这里,是你这等至尊可以擅自染指的?”黄金骨呵斥,并双手托举法旨,一步步走向至尊生灵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至尊生灵遭遇最强禁封,不能施展任何动作,更遑论逃窜。

    “石惊天大帝?”老梆子眸色狐疑,而后精光一闪,“石惊天,是昔年那位绝世王者的名讳,我的天,他最后竟然称帝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帝?!”王峰也是呼吸急促,神色苍白。

    须知,大帝一位,号称人道领域最强战力,是极道境界,已经触摸到了人道领域的极限。凡称帝者,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之为人了。

    那个境界等同于传说中的传说。

    人类修道者百万年的璀璨历史中,仅有数位青史留名的大帝。

    “他成帝了?”至尊生灵惶恐不安,知道这一次贸然征战五神山,还是低估了这里的凶险。最后竟然惊动出了一道大帝法旨。

    至尊生灵不甘,咆哮发问,“石惊天既然封帝,那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神将。”黄金骨喝道,“由我帝一截脱胎后的帝骨所化,负责镇守葬王之地,凡擅闯者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那石惊天去哪了”至尊生灵问。

    黄金骨反斥,“我帝行踪岂是你这种生灵可打探?废话少说,我问你,可有什么遗言?”

    至尊生灵绝望了,他仅是一位不俗的至尊强者,可面对极道强者的镇封,几乎必死无疑。生命弥留最后一刻,至尊生灵全身颤抖,有不甘有愤怒,更有挥之不去的懊悔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大帝法旨撑开神圣光辉,自上而下覆盖向至尊生灵。至尊生灵仰天怒啸,最终还是无力反抗,化为一滩血迹,被格杀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倒吸凉气,这就是极道者的神威,亲手祭出的一道法旨,就能轻易镇杀至尊境的强者,不带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黄金骨转眸,落向王峰和老梆子一侧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吓了一跳,被这样的强者看一眼,他感觉神魂都要炸裂,全身的血液都沸腾,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老梆子也是一改先前玩世不恭的神色,迅速低头,不敢与黄金骨正面对视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超级强者,自然洞晓两人的藏身之地,不过他没有发难,仅是多看了几眼,就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险。”

    王峰却见黄金骨消失,终于长舒一口气,感觉心里一块重石落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王峰对话老梆子,建议迅速离开,这等凶险之地,不可久留。

    不想老梆子却摇头,“黄金骨似乎遗忘了某些东西,我们暂时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?”王峰诧异。

    “黄金骨先前被至尊生灵削飞两根指头,他没有收走,想必是故意留给我的机缘。”老梆子沉声道,“那可是帝骨啊。”

    “帝骨……”王峰嘀咕,有点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