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骨,单单是一个帝字,就让王峰预料到,这两节手指骨,绝非俗物。

    须知,黄金骨是由石惊天大帝脱胎后的一截骨骼所化,换言之,这架黄金骨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,已经完美蜕变,成为世间不可多得的神物。

    这种形体成长类似于绝世大药,幼年生成时因为诞生条件逆天,待其成形后,其价值会以几何倍数激增。

    黄金骨沾染有大帝气息,并且是大帝亲手锻造,这种逆天级别的诞生条件,已经超出修道者设想的范畴,更别提得到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的是有意赐予我等的机缘?”王峰怔怔出神,有点不敢相信。随即,他将目光移向指骨飞窜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有熊熊烈火燃烧,更有黑色烟尘滚滚,无不沉默的阐述着刚才尾骨断落,对那里造成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富贵险中求,若是没资格,咱不要了就是。”老梆子怂恿王峰随同,他一人不敢上前,务必要将王峰绑上自己的战车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距离指骨数丈,一股猛烈的震慑感无形而生,令他们步行艰难。似乎有一座重愈千万钧的神山压在心头,连呼吸都不顺畅。

    “沾染有大帝气息的东西,果然不简单。”王峰汗颜,他感觉自己正在遭受一股难以言喻的神魂撞击。最后连神识都撑开,将其保护,以免遭难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前进十五步,王峰终于承受不住强烈的压迫,双膝一软,顿时跪伏下来。额头大颗的汗珠,如水渍坠落,瞬息沾染全身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更为惊心动魄的威压还在后面。本就肉身不俗的王峰,在感受到一阵针芒刺骨的痛意后,发现自己的肌肤直接裂开。

    如雨坠落的汗珠,被喷涌而出的血迹覆盖,将他染红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倒吸凉气,看着不远处的指骨,心神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小子,老夫不行了。”后方,老梆子的抗压能力终究是差了一线,在被劈开眉骨后,他直接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滩血迹将他染红,像是一具真正的死尸。如果不是有声音发出,王峰真的以为老梆子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这种沾染帝王气息的神物,看来真的不是老夫可以染指的,哎。”老梆子重重叹息,极为不甘心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老梆子无缘消瘦这种逆天机缘,若是强行博取,会当成元神崩裂,化为枯骨。

    “老夫感觉再进一步,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老梆子苦不堪言,神色颓败。

    王峰回视一眼,“我还想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,不要冒险。”老梆子神色微变,有点愧疚,若不是他刚才的刻意提醒,时下的他们只怕早已安然离开五神山。

    谈何会去为两节指骨,拼命博取。

    “帝骨的威压超出老夫的认知,你不能冒险,不然真的会死。”老梆子努力劝阻,生怕因自己多言而害死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抹去嘴边的殷虹血迹,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,“你说的嘛,富贵险中求。不试试怎么会知道有没有资格博取?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抹光自尾骨上窜出,像是一团烈火焚烧天穹,当场令空间扭曲,虚空塌陷。随即光束飞转,迎着王峰的胸腔就飞射而过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攻击力太强了,一抹光,仅仅是因为沾染有大帝气息,当即击溃王峰所有的防御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原本雄壮健硕的肉体,被这抹光当即劈斩,一分为二。肉体分解,当场碎裂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峰猛烈咆哮,这是他自出道以来遭受最强的攻击,整个身体都被崩裂了。殷虹的血迹如水柱喷涌向苍穹,凄艳到无法阐述。

    他四肢瘫软的伏在燥热的沙土中,艰难呼吸,剧烈的痛苦刺激身体中的每一条筋脉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关键,最为危险的是神识不稳,在额骨攒动,晃动,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迹象。

    神识是修士最关键的部位,一旦熄灭,等若彻底葬生,断掉性命。

    “呼哧。”王峰吐出一口沾染沙土的唾沫,双目一凌,祭出最强法器人皇剑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灿灿辉光闪动的人皇剑,起先是一阵抖动,随即撑开成千上万道剑光,守护在王峰的头顶位置,将他罩住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抹指光飞出,重重的撞击在人皇剑上,顿时粉碎无穷无尽的剑光。

    失去表层剑辉的人皇剑,不似先前威风凛凛,周身携带的光泽逐步暗淡。若是再仔细观摩,会发现人皇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,缓缓弯曲。

    那是绝世帝威逸散出的攻击力,拥有磨灭苍生,毁灭大世界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连人皇剑都难以长时间承受。”王峰惊呼,这柄皇剑本就不俗,不想依然无法抗衡帝骨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耽搁了,不然连人皇剑都要崩碎。”王峰知晓事情到了关键时刻,任何一个犹豫的决定,都会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十指连都,心中默念,他在调转体中海量的真元修补伤患。帝骨虽斩他肉身,却并没有动用极道力量。想必应该是至尊生灵削飞两节指骨后,同步磨灭了骨骼中的部分威能。

    不然以王峰如今的境界,莫说承受一斩,只怕连接近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王峰肉体重塑,瘫软在两侧的肉身被一股伟力牵扯,自行竖起,而后快速的缝合。那些流逝的血迹,也从干燥的沙土中飞出,遁入王峰的肉体。

    “所幸没有伤及根本,不然我这辈子的修道历程,可以结束了。”王峰庆幸,心中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试图尝试,帝骨神威真的不是我等能够承受的。”老梆子还在好心劝阻,希望王峰能临时改变决策,不要为了一时的意念,拿性命去赌。

    老梆子刚才预测有误,以至于陷王峰于危难之境,如果现在还不多加阻止,只怕要眼睁睁的看着王峰战死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相识时间不长,但好在性格相投,偶尔的斗嘴不但没有离间他们的关系,反倒加深二者的感情基础。

    从某种层面来说,老梆子看待王峰就像是看待自己的后人。时下眼睁睁的看着王峰送死,他无法承受,过不了心里那关。

    此刻老梆子已经彻底撤出帝骨覆盖的区域,算是放弃博取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老梆子一席话,换来的是王峰的不动如钟。这倒不是王峰不动礼节,而是实在无法回复。

    当下的他在修复,在仔细的梳理肉身中的四肢百骸。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刻,一丁点的心神失守,就会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其中一截帝骨冲入云霄,在长天旋转数息后,笔直的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帝骨当即震裂王峰撑开的护体光罩,像是剪刀割裂绸缎那般轻松。这一次,王峰本就逐步恢复的肉体,再次遭受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王峰张嘴吐出一大口血,面色煞白,十指都跟着颤动。更狠的是,他的额骨被击裂了,其中一团跳动的光束坠入虚空,在猛烈的晃动着。

    那是王峰的神识,遭受最强一击,被迫离体。

    神识脱离本体是非常严重的事件,因为失去额骨中施加的各种防御,等于彻底将命门暴漏在外面。

    任何一件寻常的兵器,在这种情况下,都能轻易击杀离开本体的神识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。”

    王峰瞳孔涣散,双目失神,尤其是在神识离体的刹那,仿佛精神被掏空,成为一具真正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老梆子也看出事情的危险,他来不及多想,抖手祭出一件法器,迅速覆盖在王峰头顶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土黄色的瓦片,看似平淡无奇,却在下一刻绽放出绝世神光。那种光辉仿佛不属于这一界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帝骨二次中继落下,瓦片顿时出现即将解体的迹象,上面布满缝隙,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王峰召唤回神识,却见他肉身一震,四肢合体。下一刻,他快速的自空间戒指中掏出数枚神金石,张嘴就吞下。

    神金石是点金石的演化而成,但价值更高。其内部蕴含的神性精华能释放无法想象的能量。

    一枚神金石的市场价值,远非点金石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次性吞下五枚神金石,全力吸收神金石带来的海量能量。下一刻,王峰的眸子在发光,发亮。周身的肌肤,骨骼也在质变。

    奇效在发挥,在填补王峰内体所需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土黄色瓦片终于崩裂,化成成千上万块碎片,临摹在上面的道法痕迹以及真义也被击溃,彻底沦为废器。

    这令老梆子一阵肉疼,不住大呼,天杀的,这可是老子的看家宝贝啊,王峰,你赔老子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等会帝骨一人一半,算是赔偿你的损失,别嗷嚎了。”王峰瞪了一眼,大手一挥收走人皇剑。

    而后撑开神魔体,以肉体抗衡,艰难的走向帝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步落下,沙土塌陷,出现一块下坠十寸的巨型大坑。巨坑中间,是王峰风尘仆仆的双脚。

    王峰咬牙,艰难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