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前脑海中飞溅的画面,宛若带离王峰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   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触,真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凶险的大战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脱离梦境的刹那,被老梆子一句话惊醒,王峰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彻底的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眼神茫然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掌心,有点发呆,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和忖思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不过事实状况并未给他太多的时间去思考,一股剧烈的威压自口腔划进咽喉,再坠落胸腔。

    速度非常快,并带着炫目的光。

    这些炫目的光实在太惊世骇俗了,直接刺破王峰的万千毛孔,从那些细微的孔洞中射向天穹。

    下一刻的王峰,被数之不尽的光束刺穿肌肤,犹如万箭穿体,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些光带着莫名的法则力量,很神圣也很狂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面色微微变,他不敢尝试引导自己体中的血脉之力去冲击,去拦阻这些外来的光束。

    因为那种神圣的法则力量,超出极限,远不是当下的王峰可以解决。若是强行攻击,极有可能诱发爆体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啵。”

    光芒散去,一截神光闪烁的指头,在他的胸腔中沉沉浮浮,不住翻动。因为神光过于璀璨,直接透过肌肤,皮表,令外界可见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王峰是神圣的,也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经由神光映射,王峰体中的血脉,筋骨乃至毛孔,都一一可见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怎么办?”老梆子神色大变,他看到神光中沉沉浮浮的物体,正是其中一截帝骨。

    这种生长于大帝肉身的非凡骨骼,一旦亲密接触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暂时无妨。”王峰仔细感受,发觉帝骨进入体格后,并没有散发出类似杀气的波动。应该暂时没有危险,仅是在寻找寄存的地方。

    老梆子见王峰能调理清晰的与自己对话,心中长出一口气,不过他还是很紧张道,“那现在怎么办?你得想办法取出帝骨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逆天之物,素来恐怖,若是一个处理不好,极有可能会爆体。”老梆子毕竟见多识广,看出症结所在,好心的劝阻道。

    王峰犯难,嘴角苦涩,“这个时候只怕由不得我自己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帝骨震荡,爆发绝世霞光,植入王峰身体的每一寸地方。这像是在洗礼,也像是在侵占王峰的肉躯。

    “蹦。”

    一根成长在胸骨位置的骨骼,终于忍受不住威压,当即崩裂,化成十段,悬浮在王峰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又是接连两根,相继断裂,森白的骨骼并未脱离筋络和血脉的牵连,着这样倒垂在肉身中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功夫,王峰全身三百六十五根最关键的骨骼断裂,累计成数千块残损的细碎骨骼。

    有的巴掌大小,有的指甲盖大小,有的直接就是肉眼不可见。

    时下,王峰的肉体中所有的组成部分,系数遭受牵连,要么被打断,要么被震碎。从而为帝骨腾挪出足够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要做什么?”王峰面容苦涩,嘴角露出惨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以他如今的修为,任何大面积的伤患都不足以重伤,但这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骨骼破裂,血脉喷涌,多多少少会影响心境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帝骨没有将目标锁定向头颅位置。那里是神识宝地,是最为关键的地方。

    莫说是遭受一次重击,便是稍稍释放一抹威压,神识就会有瓦解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胸腔再次剧震,喧嚣而上的音潮,如同一条咆哮不绝的巨浪,撞击向截断河流的拦江堤坝上,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王峰张嘴喷血,面容失去所有血色,苍白到病态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浑身颤抖,随后肢体分裂,自中间位置爆开,无数的肌肤,骨骼,乃至衣物,发丝全部被分离出来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一个活生生的人,仅是在一抹波动的冲击下,瞬息解体,化成数万块残渣,密布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人皇剑被震出,绝世剑光一闪,随后铿锵争鸣声载着它狠狠的扎入一座破败的荒山上。荒山裂出一道剑缝,蔓延向地表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苍天战刀同样被激飞,落于另外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两大兵器一直寄存在王峰的空间戒指中,现在全部被震出,散落在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脱离的空间戒指传来一阵猛烈的咆哮,一道模糊的身影在边缘晃动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我要杀了你。”那是齐天术的怒吼,“你百般屈辱于我,我齐天术要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于飓风城一战,他被王峰生擒。经由后者一道秘术的加持,彻底的封死于空间戒指中。

    时下若不是某些意外发生,他还指不定要被关押多久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一抹阳光照耀在齐天术阴气沉沉的面容上,散发出一股邪性的俊美。齐天术终于坠出空间戒指,滚到了附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王峰在齐天术的身上加持有秘术,此刻即使脱离空间戒指出现在外面。他依然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掌控由王峰意念所发,如果引导者不主动撤销这股秘术的加持,被困者是无法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,齐天术虽然得见天日,却依然无法获得自由。只能仰天怒吼,以发泄心中的不满和憎恨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可敢光明正大的一战?”齐天术继续咆哮,漫头狂发在虚空舞动,将他渲染的如入魔怔。

    老梆子淡淡的撇了齐天术一眼,“吵死人啦。”

    哧!

    老梆子一脚前挺,足下生光,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踏在齐天术的面部。五个脚趾印非常清晰的显化在脸上。

    齐天术修为,自由被王峰禁锢,此刻面对老梆子的来袭自然无力反抗,只能硬生生的承受。

    “你敢用脚踏我。”齐天术大吼,脸上的脚印由白泛红,相当明显。

    老梆子挠挠耳朵,不予理会,一双视线始终落在王峰所在的方向。全程无视齐天术这位出自齐家的逆天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,不会是死了吧?”老梆子在远处一阵心惊胆跳,这副画面太恐怖,一般人遇上肯定要吐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寻找后,老梆子惊咦一声,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他在王峰爆体的中央位置,发现一颗完整无缺的头颅,除却头发全部消失,其他没有遭受损失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那里传来王峰艰难的咳嗽声,“妈的,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“没死就好,没死就好。”老梆子嘿嘿笑,心神为之放松。然后他道,“小子,机不可失,兴许你能得到一桩大机缘,迅速召回残体,再次重组。任由帝骨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峰不解,如此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摸摸下巴,有点不确定道,“老夫感觉这大帝骨骼要锤炼你的根骨,并非要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锤骨?”王峰瞪眼,不太认同老梆子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速度行动起来。”老梆子怒其不争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王峰凝目,而后全身一震,那些飞向不同方向的骨肉全部收回,一块一块的重新组建。就连如烟云消逝的发丝,都原路返回,植入王峰的头皮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他全身黄金光绽放,像是一轮金色的太阳悬浮在头顶,令王峰整个人再次显得英武雄壮。

    “合体。”王峰大吼,十指联动终于完成最后一块表皮的重组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帝骨沉浮于王峰的胸腔,再王峰合体成功的刹那,如涟漪般扬起一阵波光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根骨再次承受难以言喻的威压,随即寸寸断裂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峰怒声咆哮,实在太痛了,即使以他如今的雄健骨骼也无法支撑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一簇凄艳的血海自他的天灵盖冲出,形容夜空下的灿烂烟火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“咔哧咔哧。”

    一阵阵刺耳,轰鸣的咔哧声,连远在舒丈外的老梆子都感受到一股刺痛。这种蕴含有大帝真义的威压,并未什么修道者都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王峰能坚持到第二次根骨锤炼,本身就依仗了自身体质的独到优势。

    “再愈合。”王峰这一次连头颅都被碾压成雪泥,若不是一团金辉包裹神识,只怕此刻已经战死。

    他沉吸数口气,怒笑一声,再次重组身体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十倍帝威碾压而落,自肉身内部蔓延,当场将其镇杀成一张薄如纸片的皮囊。

    “坚持啊。”老梆子看的一阵头皮发麻,连续三次重组三次解体,一次比一次严重,尤其是那种超级威压,必当承受住此生难忘的痛楚,才会艰难熬过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王峰三次锤骨,所承担的心里压迫惊恐到何等地步

    “这就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先前一直咆哮不绝的齐天术,再看到当下的残酷场景后,也是瞠目结舌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若不是亲眼得见,他简直无法想象,世间竟有人真的能承受如此压迫。

    “不过终于还是要死了。”齐天术震撼过后,开始冷笑,因为他看到王峰的神识越来越羸弱,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重组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王峰一阵大吼,再次于腥味弥漫的沙土中,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