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站起来了,哪怕气息羸弱,根骨碎裂。

    他依然靠着不屈的,顽强的意志,硬生生的重组肉身,继而站在风沙席卷的天地间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他全身黄金光绽放,像是九天上的仙火被点亮,要焚烧诸天,融灭大世。

    “果然得到了好处。”老梆子微笑,知道自己先前预测没错,只要王峰顺利熬过这场磨难。自身得到的收益,将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饶是先前故作镇定的齐天术也是一阵失神,不敢相信的凝视着王峰。

    那道被黄金光包裹的肉体,真的宛若一位仙人降临,全身无垢,剔透空明。有一股无法言语的气质。

    总之很不凡,能令人自然而然的感受到。

    金色光辉在王峰的体中释放超级能量,尤其是胸腹位置光束,璀璨到宛若一轮神日,其中间正好纳入帝骨。

    帝骨沉浮,居于神日中间,竟然成功的融合进王峰的根骨。

    这副场景很怪异,却又显得那般理所当然。似乎王峰先前遭受的一切磨难,都是在为成功吸收帝骨而做准备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王峰仰天,张嘴就是一阵厉啸,精神中充满喜悦和兴奋。

    他在一瞬间了然,知晓帝骨所作所为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主要还是因为王峰体质沾染太多尘世的污垢,达不到完美剔透的程度。帝骨为汲取一块完美的寄存地,开始尝试为王峰锤骨,以排斥掉杂质,达到至善至美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种锤炼风险巨大,若是稍有不慎,接受锤炼者就会被威压震慑至死。毕竟这种蕴含有大帝真义的无上威压,也只能真正的绝世妖孽足以熬过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王峰成功的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此刻肌体清明,不染尘埃,尤其是内部骨骼璀璨如羊脂玉,不断发出夺目且透明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这体质,实在太神圣了,仿佛天成的仙肌道骨。”齐天术就是再自傲,于此刻看到焕然一新的王峰,也不得不感叹。

    这妖孽一路走来,简直不可以常理度量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猛然间,天地降下一道紫金雷,携带雷霆之威,横斩向王峰。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度,都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天雷滚滚,还未接触目标,就将边侧的虚空,山峦,古木烧灭。连一点痕迹都没有落下。这里顿时成为一片雷电汪洋,所到之处都是雷光汇聚而成的海洋。

    这种大幅度的雷电攻击,能够轻易的镇杀一座城池的所有居民。

    “雷劫。”齐天术惊呼,这是雷劫,并且目标直指王峰,换言之王峰要渡劫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四重法相劫?”

    齐天术作为四重天的高手,曾经渡过这种劫,那是他冲入长生境四重天接引来的大劫难。

    而王峰虽然战斗经验相当丰富,能够借调战场环境和局势,对自己形成强有力的优势。但境界终究是短板,比齐天术自身要弱于一线,正处于长生境三重天。

    按照齐天术的猜测,王峰既然要渡劫,肯定要突破长生四重天,也就是法相天地境。

    这一境界非常艰难,是一道分水岭,一旦成功渡过便能塑造一具战体,也就是法相。能够协助本体作战,是战斗力提升的最强体现。

    同理,这一境界因为多番艰难,对于修道者前期需要的条件,可谓繁杂。

    除却突破者自身对道法的感悟,以及肉体巩固程度,甚至还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法相,加以融合。

    纵观三千界,资质脱俗的不会从自身选择法相,而是取材于外力,普遍受到尊崇的便是兽类的精血。

    譬如齐天术,便是在家族的支持下得到一头罕见的巅峰妖兽,曾无限接近于天兽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选择了哪条路?”齐天术好奇,王峰要选择的路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惊世骇俗的事情发生了,王峰非但没有在关键时刻迅速凝聚法相。反倒迎难而上,主动破劫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拳轰出,石破天惊,巨大的天幕都被击穿,密布其中的漫天雷海更被攻的偏移轨迹,差点熄灭。

    这种雷电光辉蕴含狂暴的毁灭能量,不说是攻击,就是触摸到都会遭受形神俱灭的危险。谁会想到,王峰会反其道而行,主动攻击。

    世间修道者,凡是接引下雷劫,普遍都是被动承受,以顺利熬过雷电的洗礼,从而进入下一个大境界。

    至于主动攻击雷劫的修道者,世间罕见,毕竟牵连的危险太大。这种行动在世间,可是被称之为挑衅天道。

    试问,挑衅天道,不就是主动找死吗?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拳,他对准紫金雷便是攻击,将那道粗壮如大龙的巨雷崩灭,化成飞灰。

    征战间,王峰神色笃定,双目有神,每一拳落下,都必然是超越自身极限的招式。他的拳上光辉璀璨,所爆发的巨大的轰鸣,比之雷电还要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在做什么?找死吗?”齐天术不解,当务之急是要凝聚法相。而非一味的征战,而耽误最好的事迹。

    何况这种强猛的攻势只会越加激怒雷劫,从而招惹来更大的惩罚。

    莫说是齐天术,老梆子也不是很理解王峰的做法,瞪大眼睛,在远处观望。他没有过于靠近,因为那里彻底成为雷电汪洋,方圆几百丈都被轰杀为废土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浩瀚广袤的星空上,突然出现一座古建筑,屹立于模糊的虚空中。虽然看不清真相,但一股油然而生的威压,令天地间肃杀森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条紫色的大雷从古老的建筑中飞遁,并携带着一道可震裂九天十地的怒鸣。

    “真龙之怒?”齐天术和老梆子再次变色,那道携带无上怒吼的紫色光晕,分明就是一条真龙在翱翔九天。

    或者更准确来说,那是一条经由雷电演化的紫色大龙,正来势汹汹的撞击下王峰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刚刚还在虚空深处,下一刹就张开房屋般的巨大口腔,一口咬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王峰怒发飞扬,一声呵斥,直接补上霸道无匹的金色肉拳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真龙咆哮,声震九天,一阵形同水层涟漪般的气浪硬生生的击散王峰的攻击。

    咔哧。

    金色拳头空中解体,一切威慑力都化成泡影。王峰目光一凌,原地消失。那头携带无上神威的真龙错失目标,勃然大怒,紫色的尾巴只是轻轻一抖,就压塌了数千丈的虚空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王峰动用神虚三十六变,隐藏在虚空一角,但还是被紫色雷龙寻出踪迹。一尾甩动,直接将他逼出虚空,露出踪迹。

    “雷电生龙,下凡显化,这种举世罕见的天劫,据传是为对付超级妖孽而准备的。但偌大的三千界,如此惊世骇俗的人物,简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一个纪元出现一位都算奢侈,没想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齐天术面容苦涩,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。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,他断然不敢相信,王峰会引来雷龙,并不惜全力要将他截杀。

    老梆子也是大眼瞪小眼,倒吸凉气,“这小子,这是要屠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准备好进入四重天,给我滚回去。”王峰屹立在虚空中,双目璀璨有神,正怒声咆哮,

    这句话准确的解释了他为何主动宣战,挑衅天道。实在是因为他自身没有寻到合适的妖兽精血,此时破境,不合理。

    其实,若不是今天一番艰难的锤骨,导致境界松动,从而引来雷电劫罚。王峰事实上还会再压制自己一段时间,以找到合适精血为止。

    “时机不合,我无意破境。”王峰自语,默默摇头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在压制境界,要让已经出现的劫罚,自己退场,这也忒霸道了吧。”老梆子龇牙,开始好奇王峰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水满则溢,瓜熟蒂落,一切因果冥冥中早已注定,既然修为已满,为何不进?”

    突然间,虚空深处那座古老的宫殿颤动,并传出一道极为沧桑,古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拳祭出,打向虚空深处,用以回复这古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雷电真龙暴怒,冲击向王峰,它全身都携带者雷电光芒,这些超级能量太浩瀚,以至于雷龙遁空飞行间,像是一条雷电汪洋在虚空中流淌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抬手,五指并拢成拳,却见他掌心金光越来越炙盛,直到犹如一团神圣烈焰后,一拳就重击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威势显赫,并牵引出一丝尚未消失的大帝真义。仿佛是一式帝拳,能轻而易举的屠灭苍生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雷龙头部遭受王峰的重击,开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虚空解体,消逝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王峰趁势而起,一步晃动落于紫色雷龙的身边。他不耽搁,双手直接握住龙尾,而后双臂猛烈的对外撑开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漫天的紫色雷雨像雷龙真正的血迹,迎空绽放,将天地都渲染的肃杀。

    “屠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头雷电演化而成的绝世雷龙,被他硬生生的屠杀掉。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,太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