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是按照王峰以往的境界水准,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番惊世壮举。 一切皆因先前遭受帝骨锤炼,那些丝丝缕缕大帝真义尚未消失干净。

    最后王峰紧急关头,加以引用,一拳就击溃了雷龙的攻击。

    落幕之战,更是以王峰成功屠龙收尾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经由无尽雷电组成的紫色真龙化成晶莹闪亮的紫色雨雾,逐步蔓延向虚空的每一个角落。随后彻底湮灭,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虚空深处,那座古老的宫殿一阵猛烈颤抖,随即传来砖石崩裂,地基塌方的浩瀚嗡鸣。

    其实,这座古老宫殿也是由天劫组成,甚至先前与王峰对话的神念也是如此。不过因为天道之力,浩瀚无疆,可演化天地万物,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现下若不是被王峰一拳打碎核心,逼出真正的天道踪迹,这座古老宫殿还会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逆天而起,违背天道纲常,不可留。”一道神念自虚空深处传来,像是末日审判,矛头直指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我辈修为,悟道进阶皆由本心,何时需要你这种飘渺而不知存在的意识体左右我辈修士的成长?”

    “我心不死,自会永证大道,至于你,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吧。”王峰食指点动,毫光飞跃,于九天之外崩穿了最后一抹投影。

    浩瀚的宫殿消失,天地间,再度回归宁静。

    “终于结束咯。”老梆子窜到王峰面前,上下观望,一脸欣喜。那种眼神像是看待自己小媳妇似的。

    王峰一阵毛孔悚然,忍不住推开他,“看什么看,走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你真的放弃了进入四重天的机会?”老梆子不敢相信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适合破境,如果不是刚才淬炼根骨导致瓶颈松动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。”王峰摇头,若说一点都不遗憾,那是假话。

    但目前状况确实如此,他不得不舍弃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应运而生的天劫被你送走,等你下一回真正要突破的时候,就会凶险数十倍啊。”老梆子担忧道。

    天劫本就因为个人体质,以及对境界感悟的差异,而分成强弱等级。比照王峰刚才的举措,后期肯定会招惹来惊天大劫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那些为时过早。”王峰笑笑,露出一嘴灿烂的白牙,回归以往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截帝骨去哪了?”王峰询问,这是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“老夫也不知道,除却被你吞食的一截,余下的莫名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罢,老夫没资格获取,这是命。而你虽然得到,但一截已经是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总体而言,这一次的收获还算客观。”

    王峰嗯了一声,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。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吧,刚才至尊生灵和黄金骨的大战太惊世骇俗,肯定会有战斗余波扩散到外面。指不定会吸引来什么等级的高手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老梆子建议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拾起人皇剑和苍天战刀。

    随后他视线回转,看向齐天术。

    齐天术刚才着实被震撼到,现在被王峰冷不定的扫了数眼,神色才恢复过来。而后化为满脸的杀气,“大魔神,奉劝你尽早放我离开,不然你会倒大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王峰耻笑,“我倒是很想知道,你齐家要怎么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,别废话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留情,一伸手将齐天术收拢进空间戒指。而后他与老梆子前后脚离开这片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许久,五彩神火腾腾燃烧,化为五条巨大的火龙在天空舞动。随即惊人的一幕开始发生。

    先前一场至尊神战,导致方圆数千里废土崩塌,干裂。可此刻却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恢复原先的本貌。

    绵延数千里黑色焦土,断裂的山,枯竭的河,燃烧百年永不熄灭的神圣火焰,一幕幕原景重现。仿佛那一战,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都城,素来有龙兴之地的称谓,是与中土并驾齐驱的神圣大都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疆域浩瀚,扎根于此地的顶级流派,超级大教更是比比皆是。执天教分舵,补天道阁,金剑宗,等等扬名立万的顶级大教,都在这里留下宗门。

    其中秋水剑谷,金剑宗是以东都作为正统位置,扎根此地的并非分派亦或者分舵,而是真正的道统。

    “秋水剑谷啊。”王峰心有感慨,对这一家族有着莫名的好感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些没来由的好感源自人皇剑。因为人皇剑极有可能是剑谷上任老谷主临终锻造出的千古绝剑。

    若是有机会,他会亲自造访秋水剑谷,想去看看人皇剑第一任主人曾经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秋水剑谷?”老梆子低估,有点诧异,“怎么好端端的提到了剑谷?”

    关乎人皇剑来历,老梆子并不知情,所以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王峰回视,简单解释,当然没有说实情,“剑谷影响力辐射五大区域,提及它,完全有感而发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老梆子点头,继续道,“这一家族的人,天生习剑,个个都是剑道翘楚。天下十大剑客,至少有九位出自剑谷,足见剑谷在剑道一途的超凡造诣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一家族先祖曾得罪一位巨头人物,被降下血咒,后世人若有成皇者,必灭其满门。”老梆子说到此处,不无遗憾道,“不然以剑谷的造诣,也不知走出了多少位人皇境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剑谷至少有数位剑道至强者,迫于祖上血咒,最终放弃念想,带着一生的遗憾离逝。”

    王峰神色不变,心中却激起波澜,他道这种诅咒果然是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“如何才能够造访剑谷?”王峰询问,“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梆子似乎有难言之隐,稍作迟疑,他继续道,“其实在东都,世人皆知剑谷落根于东都附近,却无一人知晓他们家族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意思?”王峰诧异,“不是说秋水剑谷的道统就立在东都吗?怎么会无人知晓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家族的具体位置?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老梆子叹气,“这是剑谷家风,外人也不能左右。你以为凭借剑谷的剑术造诣,那些人真不想去登门造访?”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剑谷的具体位置,只怕家门槛都被踏破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狐疑,但还是耐住焦躁的心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人推演过,印证出剑谷应该在东都某处山谷中,因为某些秘法抹去了家族建筑的任何痕迹,看着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。”老梆子继续道,“若非剑谷自行开谷,解除秘法,外人是无法定位他们家族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遇到大事件,不然按照剑谷素来一尘不变的家风,会五年开一次谷,开谷五个时辰,其间递送一位家族年轻英才入世历练。五年期满,再回剑谷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咂咂嘴,无奈道,“剑谷的家风很奇怪,除却入世历练的后辈,其他族人从来不与外界接触,似乎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剑谷在剑道领域的成功太杰出,这样与世隔绝的家族,早就被外界人遗忘。”

    王峰汗颜,这剑谷的家风还真是奇怪,他道,“难道剑谷能一直完好无损的隐藏自己的家族位置?而始终不暴露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发生过一次。”老梆子似乎想起什么,继续道,“曾经有一位剑谷入世历练的后人,被数大高手用计挟持,要逼他说出剑谷的位置。你猜最后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峰好奇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从哪座山脉里走出来五位身背大铁剑的剑士,当夜就在东都灭了十五座宗门,最后更是连执天教的一处分舵都未能幸免,被屠个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天各方人士才调查出,这十五座宗门正是用计挟持剑谷后辈的部分主谋,统计五千三百六十二人,无一幸免,而且全部是被一剑割喉。其中不乏至尊级别的人物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一剑割喉?”王峰震撼,“那五人?”

    “外界传是剑谷出动了五位大至尊,目的就是要警告某些教派,不要擅自追查剑谷的事情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“那执天教分舵是怎么回事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压低声线道,“传言那次挟持就是执天教一位护法计划的,最后也倒霉了,连头颅都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打秋水剑谷的主意。”老梆子咂咂嘴,笑道,“所以说哦,关于剑谷的事情还是少问为好,指不定哪天就引来了几位其貌不扬,身背铁剑的大至尊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峰瞪眼,“乌鸦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这次剑谷入世历练的后人是否还在外面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老梆子点头,“而且非常有名,出世一年就挑翻了潜龙榜前一百席位中的九成年轻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近期的行踪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王峰再问。

    “秋山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