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秋山君。”王峰默念这个名字,牢牢记住,若是以后遇上,兴许能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两人交流一段时间,朝着附近的一座酒楼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午饭时间,酒楼人满为患,二楼早已客满。不得已,王峰和老梆子选择了一处紧邻闹市街道的位置。

    两侧嘈杂声不绝于耳,倒是多了一股蓬勃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你这段时间什么打算?”王峰询问老梆子,他的本职人物是带领王峰进入东都城,现在已经成功抵达,兴许也该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不想老梆子淡淡一笑,“暂时不急,这段时间应该有热闹。”

    王峰嗯了一声,不再过问老梆子的私事。而是沉默的等待着酒菜入席。

    至于王峰后期的计划,一方面等待机会博取执天令,一方面寻找适合自己凝聚法相的精血。

    两件大事,同步着手,若是不出意外,他会在东都耽搁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齐家那位惊艳才绝的后辈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若问天下大事,哪里议论的人数最大,十个有九个人会认为是酒楼。此时很多闲极无聊的修道者,正在议论最近发生的某些大事件。

    三五人一交流,顿时吸引各路修道者注意,自然而然的将某个话题推到一定的热度。

    此时关于齐家惊艳后辈失踪的事情,理所当然的成为热点。

    “齐天术失踪了?”有人一口报出齐天术的名字,几乎不用思考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此人未卜先知,而是齐家近些年公认的第一年轻高手,仅齐天术一人。既然提到最强者,自然便是齐天术。

    再者齐天术除却必要事件,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东都城一带活动。他不但是东都城的名人,而且极富名望。曾是执天教某位大人物钦点的外门弟子。

    时下陡闻齐天术在外城失踪,当然会引起一番大震荡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有人耐不住性子,着急问道。

    先前引起话题热点的修道者,努力吞吞口水,这才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如实道来,“听我在外做生意的叔叔传言,说齐天术在飓风城与人一战,最后被活捉了。”

    他名赵英,家中有一位叔叔常年奔波各地,事发前正好经过飓风城。所以赵英对消息的来源非常笃定。

    “随后那位活捉齐天术的高手,直接带着后者避开齐家撒出去的眼线,成功的消失了。据传齐家的人现在快疯了,开始各地悬赏,务必要找回齐天术。”赵英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齐天术被活捉!”

    现场有修道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这等在东都城都素有名望的后起之秀,竟然被人活捉,这简直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是哪位老辈人物出手的?不怕激怒齐家吗?须知,齐家可是有护法在执天总教高就啊。”

    一位精瘦男子嘀咕两句,匆忙发问。按照他潜意识里的理解,齐天术算的上后起之秀,既然被活捉,肯定是老辈人物出手,同代极少有人做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老辈人物。”赵英摇头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现场气氛经由赵英眉头的微微蹙起,变得越发肃杀,有一股沉闷的气息在弥漫。

    赵英苦涩道,“是同辈中人,而且比齐天术还要年轻好几岁。关键的是,他崛起之前毫无征兆,甚至连名字都不曾听闻过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打了几场硬仗,直接就声名鹊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无数人感觉匪夷所思,几场硬仗就声名鹊起,这成名速度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齐天术都能被活捉,普遍猜测他挑选的几位对手肯定都是成名之辈。

    “与他对战的不会都是潜龙榜上的人吧?”有人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英点头,无奈笑道,“有几个直接战死了,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甚至连老辈人物都不敌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近一座的王峰和老梆子面面相觑,实在想不到如今的消息传递速度,会迅捷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他和老梆子进城才一日,这里就开始议论起来自己。按照当下的关注热度,要不了几个小时,他就彻底出名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有助于齐天术,若不是活捉此人,应该无人会多加议论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的大魔神,一派胡言。那家伙就是一个胆小狂徒,在巨人城得罪我齐家后,不敢停留,连夜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我族齐天术被活捉,那是有心人士在造谣。诸位应该知道我族天术的修为境界,试问三千界,有几个同辈中人,能轻而易举的将他活捉?”

    便在这是,又是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,顿时引起众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身穿白袍的青年男子,大约三十岁,贼眉鼠眼,有一股邪气。他进入酒楼后,施施然落座,语气不屑的对先前的议论加以否认,并对王峰一番贬斥,将后者塑造成胆小怕事之徒。

    “他是齐方,是齐家建立在东都当铺的一位主事人。”

    现场有修道者认出此人,正是出自齐家,不过外派在东都城,是此地一位颇有财富,名望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这番话引起王峰的思索,齐天术被活捉这种事本就是事实,为何齐家人会不承认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空间戒指里关押的不是本人?

    这睁眼说瞎话的作风,倒是让王峰一时迷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齐家这是在圆谎。”老梆子精明老辣,一听就听出门道,他传音道,“齐天术毕竟是齐家近些年推出的第一高手,征战数年才积累下这份名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被你生生活捉,对他名望声威是一种严重的挫伤。如果传的天下皆知,齐天术甚至齐家,以后都没办法抬头做人。所以他们要尽可能的压缩这件事产生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可能,齐家会全面封杀这条消息,以尽最大限度的挽留齐天术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峰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齐天术作为潜龙榜比较靠前的年轻高手,一旦惨遭滑铁卢,对自身名望确实是一种严重伤害。如果不严加掌控消息外泄,而任其如野草丛生般蔓延下去,确实让齐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王峰猜测,齐天术在被活捉的时候,齐家已经开始运作。奈何位居高位的大世家,总会有几个死对头,这种消息传进东都,并出现即将满城皆知的迹象。指不定就是哪个宗门故意在引导话题,泄露消息,要给齐家难堪。

    王峰甚至怀疑,这事是银剑宗做得。因为当初围捕自己,就有银剑宗参与。这两家的后辈可是有不和传闻,趁你病要你命的机会,银剑宗岂会眼睁睁的放弃?

    “大家族有大家族的难处啊。”老梆子微笑道,“既然齐家要睁眼说瞎话,那我们就戳破他们。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本来就不是好鸟,此刻见有热闹可蹭,冷不丁的就朝着齐方抛出一问,“既然齐天术没有被活捉,请问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在闭关,最近一段时间不会出现。”齐方面不红心不跳,神色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继续问,“他还真坐得住,如今谣言四起,说他被活捉。难道就不出来露个面,主动澄清一下?”

    “老夫若是记得不错,贵族少主素来自恃尊贵,这种有辱名望的谣言,怎么会反常的不出面澄清?”

    老梆子调理清晰,说话面面俱到,顿时引起现场一片嘈杂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你族齐天术的性格,东都城大部分人都了解。这种事不出面澄清,真的会让人怀疑哦。”按照有修道者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还是出面澄清一下,免得谣言纷飞,对你齐家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齐天术可是天纵人物,这么被谣言缠身,多少会影响心境吧?还是赶紧出面吧。这么冷淡处理,多少有点与大人物的身份不符啊。”

    齐方面色微变,本族少主被活捉一事,他比任何人都知道,是不是真的。当下被各路修士逼问,顿时有点站不住脚。如果一个应付不好,出了马脚,只怕真的要贻笑大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呐,齐天术真的被活捉了,齐家人在撒谎。”老梆子龇牙,一脸猥琐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瞎说什么?竟敢造我齐家的谣,你是不想活了吧?”齐方容颜大怒,这句话直戳他心口,一时间控制不住,脱口骂出。

    老梆子一看有戏,这青年人快藏不住私了,故意提高声线道,“老夫看你额头冷汗密布,神色慌张,语气更是略显浮夸,一看就是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齐天术被活捉,这件事是真的,哼,你瞒不住老夫的火眼金睛。”

    齐方额头冷汗长流,匆忙丢下一句话,“随你怎么说,等我族天术出关,自会击破谣言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转身就走,不再理会现场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终究有破罐子破摔的嫌疑,现场各路修道者若有所思,开始猜测齐天术被活捉这件事的真实度,到底有几成?

    至于王峰和老梆子在胡闹一番后,低头饮食品酒,浑然不放在心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