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神丹最后一道程序堪称变态级别。

    所谓的九重天雷,乃世间最强雷电,即使是那些位列至尊境的超级高手,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九重天雷。因为这个等级的天雷过于恐怖,稍有不慎就会被雷电活活劈死。

    按照人世间的普遍认知,天雷分为两种,一种是修士渡劫中牵引下来的雷罚。另外一种则是因为自然天气原因形成的雷电。

    二者虽然用途不同,但狂暴能力大同小异,甚至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王峰仔细观察药方,发现在雷电的种类方面没有严格要求。他猜测,只需要雷电激发后的温度足以淬炼丹药即可,无需对雷电进行太多的界定。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,一般人也无法承受啊。”王峰龇牙,肉身强壮如他,也不敢轻易的招惹九重天雷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他叹息,终于明白养神丹为何如此难以历练。看药方的炼制方法,跟找死无异。

    但增强神识之力是当务之急,而养神丹又具备一定的药效。王峰始终还是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先将修罗蔷薇草弄到手再说。”王峰嘀咕,做出下一步计划。

    时下王峰没有过多的点金石,在成功购买修罗蔷薇草的前提下,他必须要弄到大批量的点金石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王峰唯有进入山川,运用万古点金手测算附近是否有金山的存在迹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都附近山脉居多,经由老梆子的带领,王峰进入一片广袤的山林地脉。

    巍峨的山岭如同巨龙盘绕,一眼忘不掉边际。山岭山成片的古木丛生,层层覆盖形如一片绿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其间有古兽嘶吼,惊起丛鸟奔腾,哗啦作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古山脉外侧位置,看似繁华,实则……”老梆子叹气,有点惋惜的看着绵延不绝的绿叶如海浪婉转,神色迟缓。

    王峰不解,“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大事件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老梆子笑笑,指了指山脉中最高的一座山峰,“翻过那座山头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座海拔数千米的巨型山岳,顶峰峻峭,像是一柄古褐色的大剑倒插在上面。

    山风呼啸而过,有莫名的啸音自顶峰垂直而下。那声音空荡激鸣,像是漫漫沙场中响起的号角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原地飞起,一瞬息跨过山峰,俯视整个大山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嘀咕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外侧看似繁华的山岭,进入内陆后,发现这里荒凉无比,残败不堪,甚至还有几座古老的建筑被遗落在此地。

    这副场景真的像是战争席卷后的破败城镇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一棵不知生长几百年的古木,仅是经由一阵山风的吹捧,便戛然断落,一分两半。露出里面黑漆漆的空槽,应该是被烈火焚烧过,内侧的本质都被掏空。

    “走吧,下去看看。”老梆子建议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迎着一座山道垂直而下,在占据一个视线相对辽阔的位置后,王峰五指微动,覆盖在一块黑漆漆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掌心秘力转动,注入石壁,然后一束束微光如根须植入大地,深深的扎根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王峰在动用万古点金手,就地捕捉附近有没有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万古点金手是一门专门锁定点金石的神术,只要直接接触附近的山脉,便能感受附近的山岭波动。

    一呼一吸间,王峰神色起先凝重,而后怀疑,最后失望。

    “地脉没有显著的波动,基本都是一些没有太大研究价值的普通石矿。”王峰言语,神色中有失望。

    这么浩瀚的一座山脉,居然没有一丁点波动,令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早猜到如此。”老梆子嘀咕,神色中并没有显著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王峰狐疑,很是不解老梆子这句没头没尾的话。

    老梆子抱着双臂,回道,“古山脉在百年前确实传出过某些异样的波动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贯通玄术的高手也如你这般,能感受到山脉非比寻常的波动,从而推测山脉的具体价值。”老梆子指了指王峰,继续道,“不过后来事实证明,测算没错定位也没有错,但挖出来了一件令整个东都人都心惊胆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以至于东都对此留下心理阴影,废弃了这座古山脉,再无人敢进来,就怕会重演当年的事故。”

    王峰认真听见,不解道,“究竟挖出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块金子,黑色的。”老梆子欲言又止,随即神色凝重道,“黑暗仙金。”

    “仙金?”王峰惊呼出声,有点骇然,仙金可是三千界一顶一的神级宝贝,一块足够分量的仙金足可让整个天下人都为之癫狂。

    据传这种东西唯有仙人才有,是锻造仙器的首要材料,稀有程度堪称世间之最。一旦注入仙金锻造仙器成功,其威力能轻而易举的崩碎星辰日月。

    “是魔化后的仙金。”老梆子及时更正道。

    “魔化?”王峰面色微微变,看老梆子的神情,似乎这件事背后还发生过某些大事件。

    “当初并不知道这块仙金的危害性,以至于被挖出后,所有高手都懵住了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仔细回忆,而后神色不断变幻,“如果不是东都几位闭死关的超级巨头出手,东都都要覆灭。”

    “有老辈修道者推演,说那块黑暗仙金极有可能是某位真仙喋仙后遗留的最后秘物。虽弄不清这位真仙因何战死,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,这位仙人死不甘心,一身精血化为诅咒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因为真仙血迹的侵染,导致这块仙金发生质变,有无穷无尽的怨念积累,成为世间第一凶物。当年在古山脉一出世,就导致东都城长达九日的天昏地暗。更有无数修道者经受不住黑暗之力的震慑,接连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有真仙战死?”王峰神色迷茫,愣在原地,心中忍不住发问,这片世间真的有仙人存在的痕迹吗?

    五行山有仙尸,这里又曾经出现过真仙血迹,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在预示,真仙并不存于传说中,而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块黑暗仙金后来怎么样了?”王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东都数位超级巨头联手,将其封印,放逐到了星空之外。”老梆子指了指天穹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所谓星空之外,便是宇宙深渊,已经完全脱离界面,成为宇宙中的一粒尘沙,永生永世放逐。

    王峰知道这种黑化后的仙金,肯定毁灭不了,为避免祸害三千界,放逐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它终究还是存在。

    老梆子没有理会王峰变幻莫测的脸色,继续道,“那块黑暗仙金沾染的诅咒之力太骇人,若是早出土百年,那几位超级巨头都不敢出手封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片残破的古山脉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模样,是因为当年黑暗仙剑的出土导致的?”王峰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点头,没有继续回话。

    王峰让自己心思镇定下来,不再忖思这些久远之前发生的大事件,而是认真巡视,看能否寻到一些其他踪迹。

    按照当年事情的发展,黑暗仙金已经被彻底清除,不会再次出现第二块,顶多是一些边角料。所以王峰不担忧,自己会不会寻出什么黑暗之物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王峰在一块傍水的山林位置停留下来,有点狐疑的愣在原地,没有继续动作。

    老梆子凑上来,“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峰捻起一块沙土,放于眼前仔细观察,不确定道,“似乎捕捉到了一股异样的波动,时弱时强,似乎被什么东西禁锢住,无法成功激活。”

    “在什么位置?”老梆子原本一本正经的面孔顿时一变,紧张的盘问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“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。”老梆子贼笑,一脸的纯良模样,“我这不是尽早帮你找到点金石吗?”

    王峰感觉老梆子状态有异,但没多想,指了指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老梆子二话不说,一掌就拍击过去,顿时那里尘沙飞卷,乱石崩裂,发出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。并且有明显的火花自地脉深处迸射出来,将那里映射的光芒大作。

    “这?”王峰愣住,他发觉波动越来越大,似乎有东西被激活,正在地底发出猛烈的颤动。

    那种颤动像是绝世猛兽出逃,非常骇人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又是阵阵金属撞击的声音,爆出的火花成片燃烧,分成九个方位,覆盖数百丈区域。

    “果然在这里,嘿嘿,要发大财了。”老梆子完全将王峰弃之不顾,一脸的贼笑,眉毛都快扬起来了。

    王峰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,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幸好有你帮忙,不然老夫不知道要耗费多久时间才能找到它们。真是天助我也啊,哈哈。”老梆子大笑。

    王峰气得神色煞变,“你带我来这里,其实一早就有自己的计划?你到底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找什么。”老梆子否认,然而如实说道,“只是希望你帮我定位出镇坟锁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镇坟锁?”王峰无语,忍不住咆哮,“你他妈的又跑来挖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