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。 ”

    王峰一掌拍击,遮天蔽日,巨大的掌心在虚空凝聚,像是一道城墙坠落下来,精准的扑向白龟的头顶位置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一掌交接,绽放漫天的金属火星,那些随之而来的震耳声,神似两座钢铁城池撞击都了一处,将虚空都燃烧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好坚固的甲壳。”王峰骇然,这一掌牵引的反震力度超出想象,连带的自身虎口都在发麻发软。

    比照王峰的杀伐力度,世间任何坚固物体都难以抵抗,然而这头白鬼非但相安无事,连位置都没移动半寸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痛死老人家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更令王峰难以忍受的是,这头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岁的老王八龇牙咧嘴,两颗绿豆般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,嘴巴不停嚷嚷着疼。

    “尼玛。”王峰一头黑线,他这一掌唤作寻常修士早就肉身崩裂,神识粉碎。眼前的家伙竟然一个劲的叫疼,这是夸自己还是骂自己?

    “小不点,你干嘛欺负老人家我?这年头睡个觉都不踏实咯。”白龟醒过神,瞪着绿豆小眼,一脸警惕的看着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面色沉稳,他对于这头白龟能够张嘴说话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毕竟,白龟一直被外界传为活着的长生药。这里的活,代表的思维,意识,甚至是语言组织能力。而非草木那种活法。

    其实确切来说,白龟之所以被称之为活着的长生药,无外乎自身背负的长生药反补自己,从生理上改变自身。

    “嘶嘶,真痛啊。”白龟一边龇牙咧嘴,一边还不忘满地打滚,以舒缓自身的痛楚。

    它因为太白皙,以至于在地面运动后,像是一颗大珍珠,闪现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王峰心里骂娘,有这个必要吗?

    “小不点,你还没告诉老人家我,你为什么要打我?”白龟旧话重提,询问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如何回复,这让他微微失神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着了它的道。”这时老梆子一声惊呼,将王峰从失神的状态唤醒。

    “风紧,撤呼”果不其然,先前满地打滚的白龟撒丫子就跑,像是一道雷电,眨眼就消失踪迹,唯留下一条淡淡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这,速度。”王峰傻眼,这家伙也跑的忒快了吧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快追啊。”老梆子又是习惯性的翻白眼,碎碎叨叨道,“这玩意成精了,故意分散你的精神力,自行逃遁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言语间,老梆子手腕微动,一串银铃响动,声线空旷,空灵婉转。

    老梆子贼笑道,“幸好老夫算到它会逃,趁它不留神,在的肌肤表层植入了一道秘印。只要随着声源发出的位置一路追寻,它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。”王峰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用以追踪的神秘法器,忍不住赞许两句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随后两人一路飞空,沿着广袤的山脉搜捕。

    “白龟与长生药相生相息,即使短暂离开也不会隔得太远。只要找到白龟,就会顺藤摸瓜的寻见药田。”老梆子笑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这种主观判断他没有异议,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八千丈,在某处山脉的腹地,一条银白色的瀑布垂直坠下,发出滔滔不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瀑布下是白色汪洋,正在阳光的映衬下,闪现片片粼光。时下清波荡漾,水面安宁,垂下落下的瀑布并没有带来实质影响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老梆子手腕上的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在粼光闪烁的湖面回荡。

    “就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一锤定音,指向脚下的湖面。

    王峰低头查看,也不啰嗦,抬手就是一掌,金光在他掌心扩散,如一片涟漪自上而下覆盖进湖面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大浪滔天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王峰一掌截断湖面,重击水下,带起的巨大浪潮被斩出一条沙道,无尽的泥沙从湖面下翻卷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老梆子抚摸手腕,在湖面上方巡游,但王峰一掌击开河道,并没有得见白龟。

    但铃声不绝于耳,地点绝对没有错。

    老梆子这件神秘法器名为锁魂铃,是经由盖世强者以精血铸造的无上法器。一旦对方被植入秘印,即使相隔千年,也能精准的捕捉到对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锁魂铃曾号称天下第一追踪秘宝。

    不过老梆子所持有的这一件并非完整,部分残缺,可即使如此,其潜在的能力并未失去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一咬牙,注入精血沾染锁魂铃,增强秘印与本件联系。果不其然,道道呼啸而起的铃声如晨钟暮鼓,响彻人心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血光透过锁魂铃飞射出去,斩进清波荡漾的湖底。下一刻,滔天大浪卷动,无尽的泥沙从湖底翻滚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数息后,一道极为响亮的怒吼震荡,以至于整座山岳都在颤动,移形。

    “那瀑布……”王峰第一时间发觉端倪,正当抬头一看,发现垂直落下的瀑布在移动,并从其中探出一条爪牙。

    “白龟的肢体。”

    王峰惊呼出声,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找寻不到白龟,原来自身矗立的位置就是鬼壳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白龟本体,太大了,犹如一堵城墙在移动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两颗如灯笼般的眼睛在对面看似陈腐的山岭上倏然撑开,一头熬过漫长岁月的白龟,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!”

    老梆子也是一阵瞠目结舌,愣在原地,身体略微僵硬。

    “尔等为何寻我麻烦?”一道沧桑的声音从白龟的口腔中发出,有一股油然而生的王者气息。

    相对于先前玩世不恭的神态,当下的白龟霸气无双,宛若仙人下凡,神圣光泽笼罩全身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脚踏落,山崩地裂,湖面截流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头顶的天空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暗淡,那是白龟的掌印,直接禁锢了苍穹与大地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眼神一凌,人皇剑出锋,惊艳绝伦的剑辉劈天斩地,决裂苍穹,一剑就击穿了白龟的攻击。

    人皇剑的来历可比拟任何超级大教的镇宗法器,杀伤力绝非一般人可抗衡,连熬过漫长岁月的白龟都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“呜呜,疼死老人家我了。”白龟被一剑斩开掌心,虽没有裂开肌肤,但巨大的刺痛感让它立马泄气,又嗷嗷的嘶吼起来。

    王峰再也不上当,掌心铺开,注入一股神力贯穿进白龟的头骨,用以掌控。双方心神形成联系,一旦白龟有反骨,王峰只要意念一动,就能控制后者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白龟的身体瞬息变小,在半人高的时候终止变化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点,不然将你煮熟了熬汤。”王峰瞪眼,用语言恫吓白龟。

    白龟不忿的嗷嗷道,“老人家我都一把年纪了,你这小不点还欺负我,是不是太欺负人了?”

    它一边打滚一边哭鼻子瞪眼,已经绿豆般大小的眼睛真的流出数滴晶莹的眼泪。

    王峰傻眼,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,不免吐槽道,“怎么比老梆子还无耻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比我无耻?老夫很无耻吗?”老梆子自附近走来,对王峰的吐槽标示严重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别扯那些没用的,现在怎么办?”王峰摆手,指了指满地打滚的白鬼。

    老梆子蹲下身仔细打量,时不时的还抚摸它莹润的鬼壳,渍渍称赞道,“果然是好东西,这鬼壳都沾染有迷人的药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熬成一锅汤,肯定能延年益寿。”

    白龟急眼,自甘下贱道,“我太老了,熬出来的汤不好喝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老梆子一巴掌拍在白龟的壳上,切入主题道,“长生药在哪?”

    “长生药?什么东西?”白龟闪烁的小眼睛表示很迷茫,摇摇头,“老人家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还装傻?”老梆子像大人吓唬小孩般,一巴掌拍击过去“再撒谎我真的将你熬成一锅汤,还不快告诉老夫长生药到底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白龟哭哭啼啼道,“老人家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长生药是什么,你让我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王峰蹙眉,看其神态,似乎真的不像是在撒谎,因为以他的眼力,在这么近距离的直观注视下,只要对方稍微有掩饰,就会被捕捉到。

    可白龟显然没有,一切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神色凝重,食指按在白龟的肌肤上,以双方零距离的接触来查探白龟的全身,“貌似状态出了问题,这白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点动眉心,放出神识覆盖在白龟身体的每一寸,琢磨许久,有点狐疑不定,他看向王峰,“你试试?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撑开神纹,放出一抹神光,开始梳理白龟的筋骨以及血脉,甚至连额骨的神识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许久,他得出一个令自己瞠目结舌的结果,“它的记忆被斩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不其然。”老梆子神色一下子瘫软,失望中又带着不解,“到底谁干的?竟然将白龟的记忆斩断,究竟想隐瞒什么?”

    王峰站在原地,亦是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毕竟白龟记忆被斩,寻找药田甚至长生药,就必然成为空谈。这一点让两人都非常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