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呜呜,疼死老人家我了。”

    白龟满地滚,声线悲凉,似乎受到了非人的虐待,那叫声才真是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老梆子使劲挠头,有点难办道,“它的神识没有任何防御,可以一探到底,但可惜记忆被斩,没有办法截取有用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被刻意针对过,截断了外界从它身上截取消息的源头,这家伙难不成知晓一些惊天大秘?这才遭此磨难?”

    “熬汤吧。”王峰吸着鼻翼传来的淡淡药香,建议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白龟脸色都便绿的,原本白皙如羊脂玉的肌肤,显得墨绿一片,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哭笑不得,这玩意太搞笑了吧?

    随后王峰不信邪,继续在白龟的肌体上搜捕,期冀能捕捉到一些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宛若绝世仙剑出鞘的声音猝然而起,从白龟的血脉中斩出,带着些微殷虹血迹,绽放出凄艳的妖光,当即裂开数百丈的虚空。

    “有封印。”王峰倒吸一口凉气,若不是自己躲避及时,很可能被这一道犀利光辉斩中。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白龟嘀嘀咕咕,竟然要酣然入睡,嘴巴边流出口水。更为关键的是,随着时间的流逝,白龟身上沾染的药香越来越淡,即将流失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瞪眼,按照常理,若真是传说中的白龟,其身上的药香是从内部逸散到外界,根本不存在消失的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这已经融入血液,成为一体,除非肉身枯竭血液干涸,不然绝对难以消去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只白龟太怪异了,药性竟然随风而逝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白龟,肯定不是,不然这些原理说不通。”老梆子使劲摇头,否定了白龟与长生药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那先前的药香怎么回事?”王峰反问,“毕竟那气味你我都闻到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舔动下唇,汲取空气中所剩无多的药香,神情沉迷。

    “它应该是去过药田,沾染了部分药香,但绝对跟长生药没有本质联系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蹲下身,一把翻过白龟,戳着它的肚皮,瞪眼道,“老王八,你到底是个什来历?如实道来,不然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老王八?”白龟眼神迷茫,随后勃然大怒,“你才是王八,你全家都是王八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老梆子被骂的一愣一愣,脸上更是沾染有白龟喷出的唾沫。

    王峰哈哈大笑,一脸怪味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错了?”老梆子压制住心中的怒火,反讽道,“你这模样不是王八,难道还是真龙?”

    “哼,你眼睛还不算瞎。”白龟鼻息哼哼,颇为得意。然后它后肢撑起,直立行走,在两人的中间晃荡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相视一眼,脑子有点转不过弯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你是真龙?”老梆子询问。所谓真龙,是广义上的称谓,实质上龙族可分化为数个种类,有强有弱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一头青龙,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。本龙这么玉树临风,你丫的难道看出来?”白龟使出吃奶的劲怒吼,它翻身后,在地上傲气冲冲的踱步,非常霸气。

    许久,压抑的气氛中传来老梆子的仰天大笑,“哈哈哈,一只老王八说自己是青龙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青龙,我还是大罗金仙勒。”老梆子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表示严重不相信。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本体,谁会认为这是一条龙?

    所谓龙,号称百族之首,乃是具备超级飞行能力的种族,是兽类中实至名归的绝对霸主。

    而且真龙生儿便位居神兽,非一般族类可比拟,就是真凰来了也要低头臣服。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啰嗦,老人家我瞌睡了。”这位自称青龙的家伙,丢出一句话后,轰的一声笔直倒下,就要入睡。

    王峰傻眼,“这玩意到底是个啥?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老梆子还在大笑,唾沫星子乱飞,“你没听说吗?它说自己是青龙,一只叫青龙的老王八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王八,你全家都是王八。”白龟蹭的竖起身体,陡然化为一道雷电之光,一拳砸在老梆子的眼眶上。

    后跟躲避不急,被一拳砸出数丈,扬起一地灰尘。

    王峰目光扑闪,心中倒吸一口凉气,刚才刹那的速度太快了,超出他想象的极限。

    记忆力,没有任何人的速度能追的上白龟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死王八,我炖了你。”老梆子勃然大怒,骂骂咧咧,并撸袖管,要提着白龟下锅炖汤。

    王峰摊手,提醒道,“别乱动,这家伙,好像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随后指了指青龙龟壳上的某个位置,那里光芒忽隐忽现,像一团妖火,构成一枚奇异的字体。

    那字体类似某种飞行生物在羽化飞仙。

    “一枚古老的字体,不属于现世的字体,竟然连我这么见识广博的人都不认识。”老梆子为之动容,心有惊骇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确认字体代表的意思,但可以判断出,这是某种特殊的封印。先前那一缕险些击中王峰的封印之力应该就是出自这里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破开封印?”王峰心有一计,居然准备尝试破解封印。

    老梆子拦住他,“不要,如果遇到极限封印,一旦强行破解,会引爆方圆数百里的区域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任你我有通天本事,也会化为一团灰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它会不会真的是……”王峰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老梆子嘟嘴,还是不相信,不过最后妥协道,“先羁押,有时间让商行海研究研究。反正过段时间商行海要来东都城,正好赶上。”

    王峰点点头,他食指微动,启开空间戒指,随手将青龙扔进去,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什么打算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抚摸额头,“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寻找,我们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寻找药田是当务之急,其他的事情可以延后处理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因为先前急于追寻青龙,导致迷失方向,在原地耽搁许久,才锁定一个方位,飞行出去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是沿着一条神秘木道误入药田。”老梆子仔细回忆道,“如果想成功进入药田,必须先找类似的木道。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两人接触后联络方式后,各自散开,沿着截然相反的位置离去。

    王峰一路北上,沿着一条巍峨的山脉寻找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御空而行?还不速速下来。”不知多久,一道犀利的剑光陡然出鞘,斩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这一剑光辉璀璨,剑势凌厉,非常霸道。并且杀意倾泻而出,犹如一条波涛怒卷的汪洋冲撞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王峰五指镇压,崩碎剑辉,随即俯视山脉方位,发现一列数条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手握剑鞘,眼神阴鸷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避开我的一剑,看来不是一般的修道者,你?”握剑之人食指勾动,传声向王峰,“还不速速滚下来,难道要我请你吗?”

    此人容貌年轻,身材偏瘦,一双眼神如剑光犀利,是唯一出彩,值得陌生人多看两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峰大袍挥舞,于数丈外降落,冷冰冰的直视这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且不管此人究竟是何来路,就刚才轻易出剑截击自己的行径,王峰肯定不会给对方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哟?板着一张脸给谁看?我剑一还是首次遇到,见到我还能镇定的人,稀奇稀奇。”这位名为剑一的男子嘻嘻哈哈,眼神冷酷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。

    仿佛在嘲笑王峰孤陋寡闻,连鼎鼎大名的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为何截击我?”王峰懒得啰嗦,就是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敢在剑一大人头上遁空而行,这是冒犯之罪,你这人懂不懂尊重?”剑一身侧某位年轻修士站出来,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王峰哑口无言,这一伙人是不是太霸道了?仅仅是出现在对方头顶的区域,就险些被一剑斩杀。

    “这座山脉是你家的?”王峰反问。

    年轻修士僵持在现场,扭扭捏捏一阵,勃然大怒道,“你放肆,见到剑一大人还不下跪,想死吗?”

    王峰心里也是火气上来,“我就问你,这座山是你家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年轻修士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既然不是你家的,我在哪里飞,关你们什么事?剑一很出名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没听过,也没兴趣关注。”王峰摇头,一针见血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剑一突然脸色下沉,心有怒火道,“你可知道自己在跟谁叫板?真的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一个孤陋寡闻的野外散修罢了,别误了我们的计划。”又一位年轻修士好心劝阻道。

    所谓好心,不过是凌驾在嘲讽王峰的基础上,称其为没有见识的野修。

    “不错,执天教这次分发任务,我等要好好表现,不能延误时机啊。”剑一后方有修士继续劝阻,语气不算过激,似乎真的有要事。

    王峰目光闪动,有点意外,这些人竟然跟执天教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卑微的野修罢了,耽误不了大事,我先教训教训他。”剑一跨步,走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摸摸鼻子,心中冷笑,这年头不怕死的人还真不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