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一,很桀骜,很自负,张嘴就要王峰下跪道歉,不然有他好看。

    至于其背后的数位年轻修士,也是起哄,看待王峰的眼神中充满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下跪向我道歉还来得及,不然后果自负。”剑一双手附后,自负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了?”王峰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想找死了,剑一大人的命令你也敢反抗?”一位年轻修士高傲道,张口闭口大人大人,如奴仆般衷心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张嘴呵斥,并不给对方颜面,“我跟你家大人说话,有你这狗奴才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这位本名柳宣的年轻修士脸色顿时一变,大怒道,“你敢骂我狗奴才?你这是在侮辱剑一大人。”

    柳宣修为孱弱,加上王峰先前一掌镇裂剑一的截击,知晓对方境界不俗,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依仗剑一的威名嘴上放肆,真的要动手,他还是不敢。

    “骂你狗奴才有错?”王峰挑眉,不给对方半点颜面。

    “剑一大人在此,你还敢放肆?信不信我家大人一掌就能取了你的狗命?”柳宣脸红脖子粗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激动,为何不亲自出手?”王峰一针见血,看出对方也就嘴巴利索,论实力,连一般修士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。”柳宣扭扭捏捏,随后才补上一句道,“剑一大人可以对付你,何须我出手,你乖乖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王峰反问,“按照你的逻辑,你比你家大人还厉害,不屑于出手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柳宣翻白眼,一时间不知如何反驳,只能嘀嘀咕咕的不断重复,“我,我,我没有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剑一呵斥,目光移向王峰,“你已经错过了我先前给你的机会,乖乖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剑一抽出腰腹间的宝剑,刺向王峰,剑气上光芒氤氲,泛着缕缕剑威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金刚软剑,不但锋利且柔软,能完成任何刁钻角度的袭击。他采取最残忍的剑招,一剑击向王峰的右眼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掌如雷,只手镇压,掌心泛起的金色光辉,宛若一轮神日盖下来,炫耀的现场光芒大作,形同偷天换日,全部变成金黄色。

    “肉身抗衡?”金一目光闪动,有点意外,随即冷笑,“竟然敢凭借肉身抵抗我的金刚软剑,真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当自己是铜墙铁壁,无物可破吗?”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全场瞠目结舌,王峰掌心逸散的光泽越来越惊艳,像是一场金色的沙漠风暴。

    不但钳制住剑一的攻击,甚至有隐隐占据上风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剑一目露迟疑,不敢相信,他右臂发力,试图二次进击,要一举击溃王峰的肉身防御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邪。”剑一大吼,右臂发光,有璀璨剑气缠绕。

    这是剑气以及杀意不断递增的景象呈现,非常可怖,足以证明他是一位剑术造诣相当惊艳的奇才。

    但,依然不够。

    “给我跪下来。”王峰大掌挥动,极为轻描淡写的覆手而落,承载着漫天的金辉镇压。

    剑一的金刚软剑在承受极限攻击力后,终于咔哧一声,化为七截,寸寸断裂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王峰嘴角挂起冷笑,一掌从天而降,像是仙人压顶,当即镇压在剑一的头骨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剑一周身防御全部被这一掌击溃,轰的一声跪俯在王峰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剑一大人他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邪术?居然两掌就击溃了剑一的所有防御,他难道真的肉身无敌吗?”

    剑一身侧的数位年轻人神色煞白,瞠目结舌的看着现场,全部傻掉。

    须知,剑一可是东都城年轻一辈相当出彩的人物,并被执天教看重。不然这一次也不会代替执天教做事。这属于极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高手,居然败在了无名之辈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放了剑一大人。”柳宣强忍着心中的骇意,哆哆嗦嗦道。

    王峰不予理会,笑看剑一,“你可服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。”剑一大吼,嘴角血迹横流,“刚才一时大意,这才让你钻了门道。可敢放我继续一战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先前分明动用邪术,胜之不武。”柳宣也着急的附和道,“若是再战,剑一大人胜你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王峰无奈的摇摇头,这帮人脸皮还是挺厚的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执天教派你们做什么?”王峰冷声询问,若不是无意得到他们是执天教排出来的人手,刚才三下五除二全部送上路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?你做梦。”剑一脾气很僵,即使跪在王峰面前,他也神色桀骜,不将王峰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素来不是什么善人,他见剑一抵抗,顺手挥舞,一抹极光闪纵,当即将柳宣控制住。

    “我先杀你的狗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简单的五指发力,柳宣还没来得及惊呼,连人带神识全部毁灭。空留下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说不说?”王峰呵问。

    剑一神色呆立,心绪惶恐,眼前的这家伙处事过于无厘头,竟然真的敢杀他们。

    须知他们可是背负着执天教的密令,动他们等于不敬执天教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我们在替谁做事?你胆子太大了。”剑一沙哑着喉咙,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没有回话,仅是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的态度。第二抹血光飞溅,染红场地,甚至有些许血迹溅射进剑一的发丝。

    “你,你,我……”剑一这下子真怕了,但张嘴欲言下,不等脱口而出,王峰招招毙命,一眨眼剪除了自己所有的扈从,独留他一人跪在王峰面前。

    “还说不说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。”剑一纵使再桀骜,面对生死的威胁,终究还是怕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相信,若是自己再拒不合作,下一个死的便是他。

    “今日分部有老辈人物推演出古山脉波动异常,并引发异象,所以令我等进入山脉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剑一诚实道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他猜到这件事与自己有关,但没想到执天教的动作如此快。

    须知这里距离东都大城,尚有数万里路程,这等规模的距离还能同步控制,一有异动就能派人排查,执天教的能力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?”王峰再问。

    剑一跪在地上擦头,一点都不敢藏私,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,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得罪了王峰这尊杀神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这就是所谓的年轻才俊,一点骨气都没有,几句话一吓,立马就失去风骨,问什么答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如何向执天教报备消息,遵照我的说法,告诉执天教,这里一切平安,没有异动。”王峰命令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执天教派人排查,必有联系的特殊方式,一旦确定,肯定会传递消息出去。

    王峰想试试能否从剑一身上得到某些方法,将目前执天教这方面的势力拖住。

    至少在保证他和老梆子成功离开古山脉之前,一切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剑一愣住,瞳孔中布满绝望和惶恐,身子骨都在不住颤抖,“这,这万万不可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明白王峰是要自己发假消息蒙蔽执天教,告诉这一派古山脉没有异常,无需再请人进来排查。

    可这么做等若实打实的出卖执天教,这种事情可不是他这等修士敢做的,如果后面被执天教查实,自己绝无活路,甚至会连带的拖累自己的家族。

    所以,王峰的一番询问,直接让剑一呆在原地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照做。”王峰冷着脸,呵斥道。

    剑一满身颤抖,希望王峰的要求还有商量的余地,他语气悲凉道,“可我若是报了假消息出去,同样是在找死。执天教是三千界的超级大教,谁得罪他,下场都不会好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通,眼前的王峰究竟是什么来路,明知道自己是执天教的人还敢动手,现在甚至逼迫自己去骗执天教。难道真的不怕死吗?

    “那你想现在死?”王峰呵呵冷笑,掌心的光逐渐璀璨,有不加掩饰的杀意弥漫全场,并锁定剑一的额骨位置。

    只要王峰心念一动,可当场崩碎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剑一终于绝望了,他明白王峰真的要这么做。最后万般无奈,只能依照王峰的要求,传递出消息,告知执天教,古山脉无恙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放我了吧?”剑一长出一口气,恳求道。

    王峰等确定剑一的行动完成后,冷笑起来,“放你?放你出去走漏风声吗?请执天教的人进山围剿我?”

    “你要反悔?”剑一大悲,觉得王峰蒙骗了他。

    “何为反悔?”王峰冷笑,“我答应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剑一这才恍然大悟,这一切都是王峰逼迫自己做的,并没有什么条件。一想到这里,他全身冷汗长流,大起不敢出。

    王峰眸光闪动,觉得剑一暂时可以羁押,所以他戒指一动,将其封印进空间戒指,与齐天术成为了邻居。

    “看来计划要提前了,先去找老梆子。”王峰嘀咕一声,原地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