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王峰和老梆子在各自行动之前留有暗号,寻找对方并不难。 大约数刻后,王峰在一处荒芜的沙漠地带发现老梆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片沙漠并不大,最大覆盖数千丈的平原面积,但位置相当诡异,居于处在群山林立的腹地,属于中间地带。

    王峰飘然落定,看向老梆子,言简意赅道,“刚抓到一批执天教的人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闻言神色一愣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几乎这边一出事,那边就派人进来排查了。看来执天教对这一片古山脉很看重,掌控力度超出你我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要速战速决了。”老梆子嘀咕,眼神游离不定,他道,“那批人了?”

    “杀了六个,羁押一个。”王峰微笑,“执天教那边暂时被拖住,我们没时间耽搁,要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有点担忧道,“执天教的执行能力不可小觑,既然派出第一支小队,就会有第二支,第三支小队。最后才是多方消息汇总,这才判定结果。”

    他对执天教的行事风格多有了解,所以不认可王峰的侥幸。

    王峰有点意外,但还是不解道,“我有疑惑,以执天教如此超级大的门阀势力,为何不直接出动一位超级高手?何必动员这么多没实力的小喽啰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确实有道理,甚至按照一般人的理解有点违背常理。”老梆子笑,“但正是因为执天教的作风,偏偏显得合理之极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王峰蹙眉。

    “问题还是出在执天教内部,他们这一派强者太多,经由多年的发展,已经衍生出多个派系,平日里都不和睦。”老梆子继续道,“所以处理某些极端的事情,谁也不希望敌对派系过多染指。”

    “迫于无奈,执天教任何事件都会有不同团队出去处理,背后自然所属各个派系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意思,古山脉会有不同派系的执天教团员进来?”王峰龇牙,有点理解不了,“以你的意思,这些不同派系不会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所以尽量出动一些小喽啰,不动用真正的高手。”老梆子解释,“这也是为避免真的内部发生流血冲突,会尽量压制损失,小鱼小虾死就死,不影响大局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峰无语,这执天教的风格还真别具,这方式都能想出,“总教主难道不管?任由门下大人物明争暗斗?这对执天教的统治不利吧?”

    “恰恰相反。”老梆子摇头,“正是执天教总教主故意放肆,下面的派系才会毫无顾忌,明争暗斗不绝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的不利教门齐心,显然是多此一举。”老梆子道,“执天教已经是超级大教,三千界没有可与之抗衡的大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就缺少竞争,一旦缺失竞争,才会更大程度的瓦解执天教的凝聚力。为保证教门生生不息的竞争势头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从执天教内部出手?让他们陷入一种内斗的局面。”王峰叹为观止,心道,这样的处理方法还真有一定的效果。

    执天教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按照执天教现今在三千界的超然地位,旗下各派大人物一旦陷入内斗,必然是大规模斗争。

    这非常考验总教主的领导能力,一旦统治手段过刚或者过柔,都会导致难以收拾的局面。不过看执天教当下蒸蒸日的势头,总教主的领导能力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“其实执天教这些年是最安分的,当年的派系争斗才叫一个叹为观止。”老梆子扯开话题,一边走一边向王峰解释道,“当年执天教仅有两个派系,一个战派一个和派。”

    “战派和派?”王峰感兴趣道,“各自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曾经执天教发展到鼎盛阶段,门下分出两派,各自持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一方称之为战派,都是一群好战分子,认为执天教风头无双,是该兼并天下教门,一统三千界,成立皇朝。将所有的教门势力都收编进来,加以掌控。”老梆子回忆道。

    王峰愣住,摇头道,“这不是要引起世界大战吗?那些稍弱的教门会心安理得的被兼并?”

    “和派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老梆子点头,“这一派主张和平发展,一直反对兼并天下各路教门。认为这么做有干天和,是祸害苍生的罪恶举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派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僵持不下。”老梆子沉声道,“他们的斗争甚至一度影响到三千界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年各路大势力都进入战备状态,甚至成立联盟,就怕执天教战派站立上峰,引发天下大战。”

    王峰经由老梆子的解释,竟然也无端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进入三千界,听到最多的便是执天教,看来这一教门真的强大到无边无际的地步。

    再一想叶清秋,王峰心中升起蓬勃战意,有生之年,必踏进执天教,告诉那位天之骄女,我大魔神配的上你。

    “斗争最后怎么样了?”王峰回过神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啊……”老梆子摸摸下巴,笑道,“死的一个副教主,然后一切都消停了,和派勉为其难的占据上风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副教主是战派的领军人物吧?”王峰猜测。

    老梆子点头,没有否认。”

    王峰好奇,“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外界都在传是秋水剑谷动的手。”老梆子迟疑不定,也无法给出确定答复。

    王峰一听秋水剑谷,兴趣更盛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执天教的副教主境界高深莫测,是三千界一顶一的超级高手。但最后却无故战死郊外,连神识都被崩灭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有修道者实地检测过尸体,听闻这位副教主死状极为诡异,是被一次性击杀的,那里并没有规模浩大的战斗痕迹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继续道,“在当年有能力威胁到执天教的只有秋水剑谷,至于近些年发展起来的补天道阁尚未崛起,根本不可能捕杀一位执天教的副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一切矛头都指向秋水剑谷。”

    王峰抚摸下巴,认真询问,“秋水剑谷怎么答复的?”

    “答复个屁。”老梆子瞪眼,“秋水剑谷扎根东都城千百年,连家门地址如今都是云里雾里,谁能找他们麻烦?”

    “就是现今如日中天的执天教也不敢招惹秋水剑谷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随后又补充一句道,“秋水剑谷的敌人来自遥远的过去,不属于现今。”

    王峰对这句话特别有感触,深表认可。

    秋水剑谷有千年血咒,一旦家族出现位极人皇境强者,必会引来灭门惨祸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血咒的潜在威胁,以秋水剑谷得天独厚的家族底蕴,以及家族后辈逆天资质,早就成为三千界当之无愧的霸主。还轮到执天教称王称霸,号令天下?

    “听闻秋水剑谷的上任老谷主失踪了?”王峰试探性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他始终觉得执天教这件事不简单,兴许真的与秋水剑谷有关联。毕竟这一家族曾经失踪过一位老谷主。

    再联想人皇剑的出现,以及执天教副教主的战死。

    王峰自然而然的怀疑,老谷主也许是遇到超级对手,最后关头,以剑入人皇境。纵观三千界有数的超级高手,能诱发老谷主背水一战的只有这位战死的副教主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。”老梆子点头,没有否认,“不过事情过去很多年了,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毕竟秋水剑谷太神秘了,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秋水剑谷一直拒绝与外界沟通,即使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也没有寻求外界的帮助。他们家族的事情,外人管不到。”

    王峰看老梆子的表情,大概也不太知情,顿时兴趣缺失,不再询问。其实这些事情即使得到真相,也没有太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咦?”也不知过去多久,王峰始终不停的步伐愣在原地,神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老梆子狐疑,看向王峰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不等王峰回话,一道白光在王峰的指间绽放,嗖的一声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的,我的,都是我的。”一道兴奋的声音随着白光飘然而逝,速度非常快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“那是?”老梆子傻眼。

    王峰也傻眼,“草,那头大王八冲破我的空间戒指,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空间戒指密封性非常严谨,加上有特殊秘法封印,根本就不存在从内部逃出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这只自称青龙的大王八就这样大大咧咧的跑了,让王峰既意外的同时又很震惊。

    “还愣住做什么?追啊。”老梆子大吼,急速跟上。

    王峰醒悟,抬脚就追。庆幸的是,他在青龙身上植入的封印还在,只要稍加控制,便能锁定对方流窜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路疾驰,飞奔八百丈后,一条汪洋垂泻,发出滔滔不绝的声浪。激起的万丈浪潮遮天蔽日,让这里模糊而空灵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迟疑,随即神色一振,“好浓郁的香气,感觉毛孔都在舒展,神魂都要沉迷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香弥漫八方,时而浓郁时而清淡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里是药田?”王峰兴奋大吼,倍感喜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