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棵渺小的古树,以超出人类难以理解的速度,急速奔驰。

    它像是一道流光,在天地间拉出一条白色的彩虹,宛若一贯贯穿虚空的神桥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因为速度太快,两侧的虚空都以不规则的形态扭曲,变形,随时都有可能崩裂。

    “于我身体有共通之处?难道这是?”王峰尚在凝神,下一刻灵光闪动,极为兴奋道,“我知道了,那是世界树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自铁血帝国出道,身怀世界树,一路奋斗。虽然此些年,世界树都处于沉寂状态,极少动用。

    但作为王峰人生中最至关重要的神物,他对世界树有着本能的好感。当下遇到同种类型,自然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王峰开始万里追击,他全身都在发光,速度更是提升到极限,身后卷起万丈狂龙,全由尘沙汇聚而成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青龙也发现端倪,一路分奔,目标直指这棵瘦弱的世界树。

    作为一只极有可能具备超级飞行能力的青金巨龙,青龙的速度一跃跻身为自快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青龙不含糊,张嘴就要啃这棵小树,且越来越接近世界树。

    “这败家子,怎么见什么东西都想咬啊?”老梆子速度最次,游离在最后面。时下看到青龙要啃食这棵价值不菲的世界树,顿时肉疼。

    这等奇树来历不凡,岂能轻易吞食?这简直是对神物的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危急关头,王峰一掌拍击,当即将青龙扇飞,前者这才没用遭此厄难。

    “你为甚打我?”青龙不忿的叫嚣。

    王峰瞪眼,“不准吃。”

    “偏不。”青龙嘟哝着嘴,在虚空一个鲤鱼打挺,再次张嘴咬向飞驰的世界树。

    王峰气得直翻白眼,这家伙就是一个祸害。奈何后者速度太快,完全追不上,只能唏嘘。

    “咦?它来的方向怎么这么熟悉?”老梆子嘀咕一声,传音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愣神,四下一打量,发现这是通往神道树的地方。不过后者早已覆灭,时下残留的地方遍目荒凉,十分破败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世界树一头扎进神道树所在的方位,像是潜龙出水,爆发出炫目的光。那种神光普照天地,发出极为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消逝于漫长岁月前的神道树,突然发生一些奇妙的变化,它干枯的老树根,开始喷涌出漫天的光雾,霞光缕缕,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增加。

    随后这些光雾化为蓬勃的金色光束,在天地间闪耀。

    “一枚金色的枝叶长出来了,好神奇。”老梆子嘀咕一句,指了指神道树某个方位,十分震撼。

    这枚金色枝叶不过瞳孔大小,非常普通,但扎根于死寂的老树根中,就显得那么突兀和明显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金色枝叶摇动,而后砰的一声冲出一道光辉,在一座山岳上形成投影,折射于王峰和老梆子面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模糊的神影,在天地间显得极为伟岸,像一尊天神傲立苍穹。

    这道模糊的金色神影随风而动,然后卷起一抹金色的光,将先前逃进腹地的世界树保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世界树开始摇动枝叶,像是在感恩,又像是对刚才的逃脱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和老梆子神色古怪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许久,那道投射出的金色神影发出浩瀚的声音,宛若晨钟暮鼓在敲击,在轰鸣,“世界树乃我树族不可多得的物种,普世间不出十棵,加之当年残酷一战,十不存一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只有一滴生命气息借天地之伟力,死里逃生,正缓慢修复本我,你们不要打扰。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浩瀚中又带着慈祥的味道,很和蔼,很祥和,像是在阐述一件极为平淡的事情。并没有因为王峰和老梆子先前的冒犯之举而动怒。

    然而这道声音即使再祥和,再和蔼,其内在蕴含的某种神道力量,也让王峰和老梆子肉身紧绷,神魂紊乱,似乎随时都有爆体而王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神道树吗?”王峰心中惊骇,这股气息太浩瀚了,并且仅仅是投影,若遇到万载前的那株真正的神道树,后果不堪想象。

    王峰强忍着心中惊骇,这才镇定道,“晚辈身怀世界树幼苗,心有所感,这才追寻过来,其实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浩瀚的神影在虚空抖动,声音随之而来,“当年世界树分崩离析,化为九枚种子残留人世间,以保存种族得以延续。没想到万载过去,终于存下了唯一一棵幼苗。”

    那道声音继续浩荡,他叹气,“可惜你机缘未到,来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早了?”王峰不解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神影晃动,继续发声,“凡事不可多语,总有一天你会明白。届时你再来,带走它。”

    神影低头,看向自己守护的那棵世界树,“你体中的世界树,暂缺一缕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缕生机,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峰沉默的看着那棵躲在神道下,看似孱弱的世界树,有震惊,也有欣喜。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”神影催促,示意王峰和老梆子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恭敬还礼,神色郑重的转身退走。

    “师尊?”

    “啊,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我的头好痛,师尊,是你吗?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青龙陷入诡异状态,只见他双目迷茫,泪珠滚动,痴痴呆呆的看着浩瀚的神影,嘴中更是呢喃自语,充满痛苦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青龙在虚空中舞动,张嘴一啸,便冲出骇人的流火,似乎要焚灭苍生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诧异,目露疑色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?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?好痛苦。”青龙大哭,绿豆大的晶莹泪珠,像是秋日里的暴雨,发出巨大声响。

    “难道青龙真的是神道树养的那头青金巨龙?”王峰嘀咕,脑海中浮现起先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棵伟岸的黄金神道树,在遭遇天火雷劫的时候,一头青金巨龙自树中飞出,要承担神道树遭遇的磨难。

    最终记忆被斩,永世封存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青龙呢喃,状态很怪异,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痛苦,令听者都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可惜他记忆被斩,遭到一定期限的封印,现在很难回想起当年的事情。若不是神影发出若有若无的气息,令他神魂被刺激,只怕很难记忆起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残存脑海中的模糊记忆,始终是碎片状态,除却唤一两声师尊,再也没有其他词语。

    “带他一起走。”神影看向王峰,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王峰其实很早就想带走青龙,只不过遇到神影的托付,心绪难宁,有一种异样的感触在心中泛起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很多年,帮不上他。”神影摇头,语气悲哀,似乎在与天同泣,很空旷也很苍凉。

    老梆子看了一眼王峰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自神道树投射出浩瀚的神影,王峰就知道这是一种岁月痕迹,属于过去残留下来的画面,其本质早就漫长的岁月之前就消逝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仅是神道树留下的一抹模糊的印记,并不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他愿意跟我走吗?”王峰嘀咕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头真正的青龙,而且看过他的本体,这种位居神兽第一列的超级种族,一旦驾驭不好,反而成为祸害。

    “他本性不坏,差的仅是运气,当年若不是为我,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结局。”神影叹息,忽而飞出一抹光,强行击断青龙身上威能不如当年稳固的封印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神圣光环击断封印,然后包裹住青龙。

    青龙神色迷茫,于神圣光环中扭动数下,而后体中一阵空乏,竟然沉沉的熟睡过去。

    他像是襁褓中的婴儿,非常安静的沉浮于神圣光环中,没有发出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“我身已死,万古同消,今日托青龙和世界树于你,好生对待他们。”神影发声,继续道,“青龙现在就带走,至于世界树,等你彻悟的那一天,自然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惊雷自天而降,将所有的模糊痕迹都击碎,这里再次回归到先前破败,焦黑的画面。

    王峰一阵叹息,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老梆子摊摊手,指了指虚空中沉沉浮浮的青龙,“这家伙封印被解,也不知道化为什么模样,别又是什么大王八,小乌龟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王峰好奇的走近,打量包裹在蒙蒙光辉中的青龙,可惜光芒太甚,无法透过现象看清本质。

    只能听到时不时传来的酣睡声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王峰食指一定,将其收回空间戒指,加以安顿。

    老梆子又道,“现在你的事情解决了,该随我一起带走洪荒大旗了。我怕迟则生变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神态很焦急,不愿意再多浪费时间。毕竟这里是执天教的掌控范围,一旦被刻意针对,将有性命危险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现在就走,以免被执天教发现端倪,派人来查。”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两人齐身而跃,化为两道流光,沿着古山脉外侧奔驰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许久,这里山河崩碎,景象消逝,成为一片永恒的死寂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