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山脉外,死寂暗沉,除却迎风而动的洪荒大旗发出巨大的声响,再无其他音响。

    赤红色的锁链钳制洪荒大旗,让天地间这幅画面显得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咔哧。

    天有雷电,在白云飘渺的苍宇中,携带万丈雷火,呼啸而来。成千数万道雷电光弧缠绕洪荒大旗,每一缕都散发出灭世之威。

    王峰知晓,这是洪荒大旗贸然出世,被引动自身携带的印记,从而勾连九天之上的浩瀚雷海。

    雷海与大旗相衬,将方圆几千里的土地都劈沉,无数飘飘渺渺的黑岩从地面升起。

    恍然如遍地狼烟。

    似乎这不再是死寂的荒废山脉,而是历来兵家必争的杀伐战场。

    “坏了,洪荒大旗的威能在释放,一旦超出极限,这里将会被劈成废墟。”老梆子嘀咕一声,担忧道。

    这面大旗作为震慑黑暗仙金遗留下的痕迹的至上法宝,一旦察觉到古山脉的异常,必然会释放最强战力,剿灭一切潜在威胁。

    这是昔年超级高手赋予它的使命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道蒙昧中带着紫金色泽的神圣大雷,从天降临,撕裂虚空,直接在地面震开一条长达数万丈的大裂缝。

    无数的砂石,黑土坠落下去,这片区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下沉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去夺旗,你帮我护法。”老梆子急切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示意老梆子动手。至于他自身则严密观察周遭变化,以免发生意外,被他人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毕竟老梆子全身精神力都集中在洪荒大旗上,若是外界没有信任的人为其护法,有很大的潜在威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全身撑开护体光泽,耀眼的金光一面抵抗从天降落的雷火,一面用以防御。

    “佛门散手,慈悲为怀!”

    “万物苍生,速来助我!”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虚空之上,老梆子五指并拢,大手一挥,顿时冲出万道霞光,遮拢向洪荒大旗,要将它带走。

    这只手晶莹剔透,全部被霞光遮掩,看似苍老,却蕴含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观察,会发现掌纹间似乎有佛门印记,一经打出,瞬息化为十八道佛影。

    十八佛影或怒目凶瞪,或慈悲和蔼,或嬉笑连连,表情各异,无一重复。

    “佛门法相!”王峰挑眉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这是法相天地的运用,足以说明老梆子的境界至少在长生境四重天。

    但这类法相极为特殊,不属于修道者普遍熟悉的那一路,而是出自佛门。

    更为惊世骇俗的是,老梆子一手演绎十八道佛门化身,强化为终极法相,这已经超出四重天的极境。

    若是王峰猜测不错,这是佛门最广为人知的十八罗汉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王峰龇牙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动身,一掌浮动,十八位佛门法相连并而起,携带惊世之威,其中一尊法相更是仰声一啸,化为一头苍龙,当即撞开万丈雷火,吞纳向洪荒大旗。

    大旗舞动,冲出超级威压,一下子就崩灭了苍龙的攻击。

    虚空崩碎的超级裂缝,在下一刻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愈合,凝聚,回归先前天衣无缝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降龙。”

    王峰嘀咕,颇为惊骇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又是一头饿虎踏山而行,一脚就踏碎山河,崩穿平原,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这头饿虎足下生光,演化成山河大地,古树楼阁,非常飘渺,脱俗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伏虎罗汉。”王峰随声道出。

    两道法相展现最强战术,不断撕裂洪荒大旗以及天雷设下的防御。

    这片场域顿时崩开,无数的混沌气吞吐,已经彻底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地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老梆子爆呵一声,双臂对外发力,两条看似干枯的双臂爆发出熊健的力量,似乎在尝试将天地撕开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,犹如一尊巨灵神在战斗,方圆数百里,都被这股气息牵引,形成浩瀚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有超级雷电自天而降,化成漫天的电弧,轰击向老梆子。并且洪荒大旗发威,释放自身威能,打向老梆子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洪荒大旗中冲出一股暗淡的光束,虽然不明亮,却带有一股洪荒的苍老气息。一瞬间,化开老梆子的法相,其中更有两尊法相来不及重组,被生生撕裂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道时光碎雨在天空绽放,淅淅沥沥的坠落,彻底覆盖这片场域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终于,一条赤红色的锁链被齐根斩断,老梆子顺势展开的攻击成功导致洪荒大旗状态不稳,差点连根拔起余下的所有赤红锁链。

    赤红锁链是用以稳固洪荒大旗的法器,一旦被崩碎,后果不堪设想。虽然当下没有急剧恶化,但潜在危机已经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老梆子张嘴一啸,神色亢奋,开始动用各大神术攻击。

    他一会手心如满月,一会掌纹绽放神轮,一会五指并拢如战刀,一会又化身为流光,不断递换位置攻击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羔子一直在隐藏境界啊。”王峰嘀咕,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触。若非答应老梆子提防外侧环境,他真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倏然间,王峰舒展的眉头微微凝气,而后气息紧绷,全身进入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神纹开光,于王峰的额骨位置闪耀光泽。

    这是神识宝地,一旦遇到不可想象的敌人,它会自主展开防御,一来可警告王峰危险,二来彻底锁死神识,防备外界攻击。

    “有人靠近了?!”王峰神识何其敏感,自神识发出预警,他就同步锁定目标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百里之外,一道黑色光影于虚空漫步,他一步千百丈,瞬息迫近。王峰前眼还确定黑影在千丈之外,一个眨眼,黑影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气息平稳,神色安然,并身着整套黑装的中年男子。纵观外表,相当普通,但额心位置的一轮黑色神月,令人不自然的感到一股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这轮黑色神月暗淡无光,类似纹身刻在两眉之间,与王峰神纹所在的位置大致相当。

    黑衣中年人双手附后,淡淡的扫了一眼王峰,旋即目光转向高空中的老梆子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神色紧张,掌心微动,按住人皇剑,惶惶剑威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黑衣人回头看了王峰一眼,如此说道。他的眼神很平淡,平淡到没有任何神采。

    但这一眼令王峰如坐针毡,后背更是黏起一层细细的冷汗。

    一股来自神魂的压制,令王峰五指都在颤动,随时都有可能脱离剑柄,失去对人皇剑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这是遇到超级高手的节奏,不然何以至此?尚未一战,心理防线就全部崩盘。

    “天养生,你胆子不小啊,主意都打到我执天教的头上了?”黑衣人看向老梆子,道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王峰疑惑,天养生?

    那是老梆子的本名吗?

    随即王峰视线回转,细细打量向黑衣人,刚才从对方的话中,已经得出此人来自执天教。

    比照先前带给王峰的那中神魂压制,王峰猜测,此人必然是教派的大人物,非寻常门徒。

    若是执天教的寻常门徒都能如此强悍,那未免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白云之上,苍穹之下,老梆子一手散发无量神威,终于折断赤红色的锁链,将洪荒大旗揽走。

    随即他化为一道流光,飘然落于王峰身前,一脸无恙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这点事情都能惊动你出手,执天教是不是有点大题小做了?”老梆子嘿笑,双目看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黑衣人也在笑,不过相对于老梆子,多了一股邪性,他唇红齿白,竟又有散发丝丝缕缕的儒雅气息,“那要看你拿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洪荒大旗用以镇封山脉邪祟,你带不走,留下吧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“多年岁月过去,这座古山脉早已没有黑暗仙金遗留下的痕迹。既然如此,借大旗一用,没有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动手?”黑衣人双目发出骇人光泽,语气微微发冷。

    老梆子无声而笑,“洪荒大旗的第一代主人是谁,你以及你身后的执天教比谁都清楚。纵观天下,这面旗帜,谁能比我有资格带走?”

    王峰诧异,关于这面旗帜看样子还有秘辛,老梆子此番前来倒算不上偷猎,反而有物归原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养生,你不要胡闹,放手。”黑衣人神色大怒,呵斥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不再言语,沉默的后退,秘音传递给王峰,“跟紧我,这家伙是执天教的护法,有点强。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峰翻白眼,他早就知道此行不会那么平安无事,但招惹来一位护法,着实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又坑我,现在来了位护法,怎么打?”王峰欲哭无泪,感觉自己又上当了。

    自相识老梆子,就没碰到过一次好事。

    老梆子也很无奈,“又不是我叫他来的,来都来了,只能打了。难不成跪地求饶?”

    “滚蛋。”王峰龇牙,握紧人皇剑的手又默默地加重几分力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