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笑。”黑衣人摇头,似乎对老梆子的负隅顽抗颇感到极为不屑。

    他作为执天教的一位护法,无论是自身实力还是境界感悟,都远不是一般修道者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天养生,你真要我出手?”黑衣人做最后一次的谈判。

    他应该认识老梆子,知晓其来历以及真是水平,所以心底非常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的屁话,打吧。”老梆子瞪眼,双手舞动,带起一阵狂风,衬托出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。

    若非王峰对这位老家伙早就知根知底,乍一眼,还以为是位得道高人下凡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眸光一泛,全身凝聚出一股特别凌厉的气势,尤其是瞳孔深处,似乎孕育有沧桑岁月,真在此一刻释放苍茫气息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目光一转,两束白光犹如战天之剑,铿锵出鞘,一剑斩向老梆子,一剑锁定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王峰抬手就是人皇剑,惶惶剑威横空而过,当即将黑衣人的剑光斩成无数道。

    漫天的剑气沉沉浮浮,像是早晨的露珠悬浮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王峰屏息,不敢懈怠,须知这一剑仅是对方眸光所化,若是真动手,他只怕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老梆子也大遮大揽,狂猛出手。

    这位品味特殊,喜好挖坟的老家伙也不知从哪里祭出一尊法宝,仍入空中后,释放出漫天的黑色光雾。

    这些光雾不断扩散,眨眼就覆盖整片天宇,将这里渲染的黑漆漆一片。并且黑色光雾中,夹杂一股令人心神不安的特殊气息。

    神似糜烂的腐肉,在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死气?”王峰恍然大悟,而后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虚空中,丝丝缕缕的光雾不断交织,不断凝聚,像是一片片浓郁的蜂蜜。

    随之扩散的死气吞噬苍穹,腐化大地,这片区域正在遭受难以想象的重创。

    “死人的气味,你这老家伙的爱好还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专一啊。”黑衣人冷笑,伸手一揽,撕裂虚空,至少崩碎了几百丈的黑色光雾。

    但撕裂之后,黑暗的光泽迅速凝聚,将其陷入绵延不绝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摸死人坟墓多了,自然偏好一些东西,这些死气正是从坟墓中带出来的,你慢慢享用吧。”老梆子大笑,恢复以往的神色状态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抖动人皇剑,准备出击。

    刚踏一步,一只干枯的手拦在他的面前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趁他病要他命,当然打啊。”王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。”老梆子咯咯笑,“关键时刻,机不可失,当然是逃,还打个球。”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老梆子一抖手,拉住王峰就逃窜。

    王峰傻眼,这都什么跟什么?

    先前老梆子好不容易在王峰心中凝聚起来的光辉伟岸形象,瞬间崩塌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那一端,黑衣人张嘴一啸,爆发出极为厚重的声音,硬生生的崩碎了无穷无尽的死气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一手腾空,抓空急速逃遁的王峰和老梆子。

    这太恐怖了,巨大的掌心像是一块遮天蔽日的黑幕,一瞬间令天地都黑暗下来。掌心间夹杂的浩瀚威力,更是震裂方圆几千丈的大沙漠。

    “真烦人啊。”老梆子嘀咕一声,一指点化,触摸到一缕悬浮在面前的死气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惊天变化发生,这缕死气以极不可思议的速度质变,而后爆出一团光,从里面走出一道沧桑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穿着古老的服饰,早已破败不堪,他的头发凌乱如草,眼神空洞无光。甚至连一点气息波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后当他踏出一步后,虚空大裂,沙漠崩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惊骇,他几番捕捉,确实没有感受到这道身影上面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这很不符合常理,除非这是一具早已战死的空壳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残破不堪的身体猛然向前踏出一步,原本腐烂的古老服饰顿时如黄泥巴剥落。

    随即一片片细如针尖的鳞片从他的毛孔中绽放,瞬息演化成一副青金铠甲,爆发惊世神威。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一柄战枪从蒙昧的虚空中射出,被他一手擒在掌心,竖放于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王峰疑惑的看向老梆子,如此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阴兵。”老梆子吐声,“老夫当年挖开一座凶坟,发现内部有惊世大秘,机缘巧合下夺得一枚宝罐,里面竟然封印有成千上万的阴兵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片刻间,模糊的虚空中走出一道又一道沧桑,荒凉的身影,他们手持兵器,身负铠甲,神色冷漠的排兵列阵,似乎很快就要去出征。

    数量太多了,密密麻麻的布满天穹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厉的声音爆发,无数的阴兵开始冲锋陷阵,杀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遍地寻宝,还真被你碰到了些至高秘术,可惜,这些阴兵死去太久,战力不及当年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出手,摧枯拉朽,战力无双。

    他不借助任何兵器,全凭一张肉掌拍击,所到之处虚空崩塌,阴兵消散。

    这些死气凝聚而成的阴兵在遭遇超出极限的冲击后,宛若流沙般吹散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再度出现,重新征战。

    “打不死?”王峰瞠目结舌,这也太诡异了,先前还是流沙状态的形体,一个眨眼便原地凝聚,再次化为一尊强大的兵甲,围向黑衣人。

    老梆子拍了王峰一下,笑道,“这些本来就是死人,还要怎么死?”

    “不过对方太强,只能困他一时半会,我们先逃。”老梆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,又提到了逃跑。

    这家伙口气非但不尴尬,还夹着一股本该如此的气态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有点骨气?动不动就逃,一点高人风范都没有。”王峰嘀咕,以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老梆子瞪眼,“按你的意思,咱要打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王峰擦汗,“我就这么一说,还是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点点头,凌空拘谨来数位阴兵,嘴中碎念两句,九位阴兵突然身体一绷,笔直前进。

    呼哧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阴兵举起手中的战矛,对着虚空一切,瞬息打穿一条通道,绵延向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“借阴间道路一用,各路神灵莫怪。”老梆子神神叨叨,于眉心间印下一道痕迹,这才敢跨入打穿的虚空通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”王峰好奇,问。

    “向阴间借路。”老梆子认真解释道,“执天教将古山脉的所有生路都封死了,所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路封绝,我们只能另选他途。”

    王峰忽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,他道,“所以生路走不通,只能走死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梆子点头,“跟着阴兵走,不要吱声。”

    王峰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,他感觉呼吸越来越森冷,冰寒。更难以承受的是,一股无形无质却又如影随形的气息萦绕在身侧。

    那是丝丝缕缕的死亡气息笼罩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将我带到了什么地方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有点羞涩道,“阴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的,阴曹地府?”

    王峰见老梆子没有否认,一张脸顿时黑成猪肝色,他真想一巴掌拍死这家伙。一而再再而三的坑自己,简直可恶。

    不过王峰转念之下,也有点震撼,这种地方素来是民间虚化的产物,并非一定存在,至少真实性有待考证。没想到事实上真的有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巨大的怒吼在黑暗中震荡,并带起成千上万道黑色的光柱,爆发出骇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种气势非常可怖,震得人神魂刺痛,肌肤紧绷。

    王峰眼珠子瞪起,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失去控制。那种如影随形的死亡气息,令他快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王峰艰难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答复,“一条河。”

    哗哗哗。

    下一刻,果然出现一条浩瀚无边际的大河,只是相对于人间的寻常河流。

    这条河过于特殊。

    “一条鲜血凝聚的大河。”王峰感觉呼吸都停滞了,这条河太浩瀚了,既看不到尽头,也看不清两端。

    而河流中兴,是血浪怒卷,赤光闪烁,并带起刺鼻的腥味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咕噜噜。

    一颗类似人类的头骨被血浪递送向上空,翻转一阵后,无力的坠落进河流。

    随即越来越多的骨骼出现,有人类的,也有兽类的。这些骨骼有的千疮百孔,有些保存完整,有的已经蜕变成其他颜色。

    “这,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度瞠目结舌,眼睛更是瞪的老大,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条河流?会以数以亿万计的生流之血浇筑而成?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投影在血浪上浮现,因为是投影,周身肌肤骨骼显化的比较完整。

    只见他披肩散发,浑身滴血,而后血目撑开,冷森森的瞪向王峰,“你来了,你终于来了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岳不凡?”王峰浑身一震,瞳孔瞪大,他认得这个面孔,正是南岳皇朝的七皇子。曾一刀毙命于自己掌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