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不凡全身染血,发丝凌乱,在他的额头位置更是有一道可怖的刀伤,深及骨骼。并不时的有点点荧光闪动,那是神识寂灭前的最后状态。

    王峰记得那道刀伤,那是自己一刀所致,不但毙掉岳不凡,还将他的神识一并抹杀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,哈哈,我要吃了你。”岳不凡张嘴咳血,染满胸前的长袍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状态非常诡异,像是随时都要吞食的恶鬼。

    王峰眉头紧蹙,沉默着。

    岳不凡早已在下界被自己猎杀,从而身死道消。换言之,这个世界上早已没有这号人。

    当下遇到的状况,王峰十有八九觉得会是假象。

    “王峰,你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又是一道充满戾气的声音自远处响起,一位年岁苍老,身子佝偻的男子走出。

    王峰挑眉,罗汉门的教主,当初也被是被自己裂杀。

    这些早已战死的鬼混,竟然齐齐现身,要向王峰讨要说法。他们张牙舞爪,怨气丛生,布满鲜血的双唇吞食向王峰,要将其活活生吞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手指微动,人皇剑出鞘,漫天的剑气在扩散,形成一定的震慑。然而就在王峰心神即将放松的刹那,人皇剑锋芒毕露的剑辉,逐步暗淡。

    类似表层被蒙上一层厚厚的冰霜,那些光泽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消逝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只布满鲜血的大手抓来,扑向王峰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王峰本欲出手防抗,却发现身体遭到禁锢,无法动弹。血色大手顿时洞穿他的头顶,形成五个可怖的血洞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束尾光崩开虚空,径直斩向王峰的肩骨。

    这一次更狠,那束无迹可寻的光直接裂开他的肉体,漫天的血迹绽放,宛若夜里里稍纵即逝的星辰,极尽绚烂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峰发丝凌乱,仰天怒吼,周身形成防御的光辉全部崩开,而后一股源源不断的痛意袭遍全身。

    那种痛楚比敲断他的胸骨还要刺痛,难以用词语去准确的描述王峰此刻承受的痛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雷光大作,血水绽放,昔日里战死在他自己手中的恶鬼,齐齐扑向王峰,将他包裹。

    有人张嘴咬落他的腿肉,有人硬生生的扒开胸腔,取出心脏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心脏还带着微弱的跳动,一位曾经战死的恶鬼,张嘴就吃,并发出噗嗤噗嗤声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王峰大吼,全身光辉凝聚,尝试震碎这头恶鬼,但一切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王峰绝望了,他大哭,大吼,“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突然间,黑暗到无边无际的上空,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,一道利爪拍击过来,眨眼抓裂数层防御。

    这道利爪尚且带着朦胧的光辉,散发出骇人气势,震出的波动更影响到这里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这震击触人神魂,令本就心神恍惚的王峰,突然眸光大绽,似乎摆脱了某种困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假象,一切都是假象。”王峰怒啸,声如浪潮,爆发出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该死之人,既然早已寂灭,为何不去投胎?”王峰大笑,一掌拍击,震碎无数隐藏在假象下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天宇中又是一道声势骇人的拍击声,那只浩瀚到无边无际的利爪,似乎要剿灭这片天,从外侧突击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王峰扪心自问,有点心悸。

    “那王八蛋追上来了,试图截断这片虚空,将我等留在这片黑暗之地,必须快走。”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,老梆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不死的还在?”王峰大怒,若不是老梆子将自己带到这里,先前一幕本就不该遇到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恶果都是老梆子一手缔造,他很气愤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这么跟老人家说话,很不尊重,知道吗?”老梆子在黑暗中露出一嘴的白牙,道。

    “尊你个大头鬼。”王峰愤怒,“刚才差点在这里迷失自我,等我出去了再找你算总账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不说话了,因为他借着模糊的光影看见王峰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。知道他刚才的指责不是无稽之谈,心中有愧,不敢应答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第三爪落下,模糊的天宇突然射出成千上万道细碎的光辉,那是外界的神日投射进来。

    “坏了,这王八蛋打穿了虚空,快走。”老梆子十指联动,于虚空中一阵临摹,竟然构造出一方模糊的结界。

    两人不犹豫,一脚踏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下一刻,后方黑暗的空间被利爪横空截断,握在手心,寸寸捏断。并不时的发出苍穹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王峰进入模糊结界后,发现两侧光辉急速倒转,开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突击。

    旋即一道门户从远方开启,两人成功突入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结界关闭,身后的景象发生扭曲,有五道可怖的爪印烙刻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终于回来了。”一位老人信步走来,他首先看着老梆子,淡淡浅笑,“东西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王峰瞪眼,这位老人他很熟悉,商行海。

    随即王峰发觉事情不对劲,商行海似乎知道两人前面的计划?尤其是那句东西拿到了吗?摆明了就是事先知情。

    “带回来了,差点被执天教截住,幸亏师兄你机智,留了后路。”老梆子大大咧咧的走向茶座,提起一杯茶大口大口的猛灌。

    王峰恍然大悟,愤怒的看向商行海,“你两个老不死的联手坑我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商行海淡淡一笑,摇头道,“谁坑你了?”

    “古山脉的计划你一早就知情?”王峰询问。

    商行海点头,“嗯,我和师弟早有计谋,这件事老夫确实知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知情,还不承认在坑我?”王峰不爽,“你知不知道,我差点就栽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赔偿我损失,稀世神药随便来一两株,此事揭过。”王峰脸不红气不喘的要求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这时候补充道,“老夫带你去的时候,你可是答应过啊,合作,合作,这是你提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这所谓的赔偿损失,你在古山脉得到的已经足够了。小娃娃不要狮子大开口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你个大头鬼。”王峰龇牙,“那些都是我凭借本事夺来的,跟你们赔偿的损失,没有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没老夫带你去,你能得到?”老梆子吹胡子瞪眼,一脸死犟。

    王峰懒得搭理,转头看向商行海。

    商行海更直接,他抬头看天,很干脆的将王峰无视。

    王峰气得鼻子都青了,“算你们狠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言不语,气氛尴尬,许久过后,还是老梆子打破宁静,他道,“师兄,我们在古山脉挖到一头白龟,疑似是一头封印的神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商行海眸光一立,“在哪?”

    老梆子眼神示意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他抬头看天,无视商行海。

    商行海无语,“小孩子脾气还不小,别闹了,容老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王峰食指一抖,将青龙冲空间戒指中带出,刚准备递交给商行海,发现这玩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青龙的鬼壳在软化,贴如背脊,长度则延伸了先前的一倍。

    “咿呀。”青龙在王峰的掌心惬意的翻了个身,又沉沉的睡起。他一呼一吸间,吞纳金色气息,带着一股极为神圣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峰迟疑不定,“难道是封印被解除,开始返璞归真,蜕变回本体状态?”

    王峰一把倒拎起青龙,仔细打量,神色中多有疑惑。

    青龙肌肤外层,包裹着极为透明的光,若不仔细看,会直接被忽略。但若仔细观摩,会发现这些透明的光中,闪烁一些痕迹,类似法则碎片。

    “这大王八是要进化了?”老梆子也好奇,张嘴说道,并快步走到近前,仔细观望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大王八,你全家都是大王八。”青龙猛然撑开眼,轰的撞击向老梆子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老梆子身形不稳,横空倒飞数十丈,撞穿了两件阁楼,这才中止倒飞的势头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王峰惊吸一口凉气,有点震惊,老梆子作为一位超级高手,竟然被一拳轰飞。

    这得需要多大的爆发力才能做到至强一击?

    “大王八,你又来。”老梆子一张脸铁青,很不忿,很委屈。不就是说你一两句,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吗?

    “本大帝功参造化,威震万古,你这贼徒屡次冒犯本帝,该揍。”青龙在虚空中摆动身躯,无比霸气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老梆子张嘴欲言,又不知从何反驳。

    至于商行海则始终保持沉默,偶尔的眸光泛动,密切的关注着青龙的一举一动,不放过任何细节。

    默然间,青龙又转头看向王峰,一双眼睛突然涌起水雾,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差点栽倒,这家伙先前霸气出击,一拳轰飞老梆子,转个头就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这陡然变化的画风,让王峰一时半会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王峰汗颜,只能,“你要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凰,烈凤,随便什么的来一套,我不挑食的。”青龙大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老梆子,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行海,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