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恍惚许久才回过神,不经咬牙切齿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小玩意。

    真凰,烈凤,这些可都是传说中的神兽,三千界素来少见。这家伙竟然大大咧咧的说随便来一套,供他食用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王峰冷笑,不怀好意的看着青龙。

    青龙迷惑,很不解道,“怎么了?这些开胃小菜都没?”

    “开胃小菜?你胃口还真不小啊?”王峰龇牙,很不爽。若不是忌惮青龙非凡的肉躯,一些肌肤外层逸散的法则碎片,直接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不想王峰一句反讽,直接挑起了青龙骨子里的高傲,“本大帝是谁?吃这些玩意算给他们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速速给本大帝准备,本帝吃完还要睡觉勒。”青龙神神叨叨,眼神桀骜,说完这句话后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你给本帝安排的寝宫怎么有两个奴仆?”

    王峰龇牙,心想,空间戒指已经成为自己羁押敌人的牢笼,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寝宫?

    不料青龙下面一句话,令王峰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奴仆太吵了,屡次打扰本帝休憩,本帝勉为其难的揍了他们一顿。”青龙大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峰急眼,匆忙将剑一和齐天术从空间戒指中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竟然放一只王八羞辱于我,这份仇,我齐天术来日要十倍奉还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,我要你不得好死,那大王八,气煞我呀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仰天咆哮,一脸怒容,若非这间屋子被设下特殊禁止,这一喉吼,可直接崩裂方圆数十丈的任何事物。

    王峰打量齐天术一眼,顿时神色古怪,这家伙原本玉树临风的容貌,现在变得极为狼狈。

    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留有两个黑眼圈,十足的像个熊猫眼。

    王峰知道,这一定是青龙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再吵,本帝揍死你。”青龙瞪眼,自上俯视齐天术,并摇动身躯,威严恫吓。

    “可敢放我出来,公平一战?”齐天术大吼,“到时候我一只手便能镇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小人得志,不对,小王八得志,嚣张一时罢了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已经被气晕,口齿不清,逻辑紊乱。

    王峰猜测青龙的留在他眼睛上的伤患,肯定撞击了他的神魂,以至于神智出现错乱。

    “幸好没打死,不然这保命底牌就浪费了。”王峰嘀咕,有点庆幸。

    至于同意被羁押的剑一,从一开始的强自镇定,到进入空间戒指遇到同为阶下囚的齐天术,再到得知自己碰到的敌人竟然是那位近来声名鹊起的大魔神。

    一张脸顿时就变色。

    他万万想不到,那条从飓风城传来齐天术被活捉的消息,会是千真万确,更离奇的时,被自己亲眼印证。

    一番思索,深深惊恐之余,他竟然再见王峰后,都不敢正眼看一次。

    作为东都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,他虽很强,却远不及齐天术。连这等人物都成为阶下囚一位,自己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所以此时的他很本分,即使在空间戒指中因为齐天术大吼大叫,激怒青龙,导致自己也被无辜暴揍一顿,也是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吞,不敢声张半个字。

    “本帝不屑与你狡辩。”青龙翻白眼,直接无视齐天术这位天骄人物。于他看来,这只不过是自己寝宫里的一位奴仆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。”齐天术龇牙。

    青龙摆尾,果真无视,以至于齐天术的言语刺激,像在打在软绵绵的海绵上,空乏无力。

    “没死就好。”王峰抖手,将剑一和齐天术送入空间戒指,再次打量向青龙。

    “本帝真的饿了,什么时候开饭?”青龙咨询。

    王峰转头看向商行海,商行海回视,“他的身体确实遭遇过封印,不过大范围的封印之力已经被震碎。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修养,迟早会恢复巅峰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本体,老夫暂时无法给出具体答复。”

    商行海应该出于顾忌,没敢详细说出,毕竟一头货真价实的神龙,一旦被外界知晓,将引来大祸。

    这种祸害,绝对不可能局限于某个人,往往会牵一发而动全身,祸乱整个三千界。毕竟这种属于传说级的存在,是每位修道者梦寐以求的完美坐骑,谁不想谋取?

    纵使老道如商行海,也在先前一刹那,贸然生起据为己有的私心,不过看王峰和青龙的熟稔关系,猜测双方应该存在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若是强行谋取,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大灾难。

    当然最关键的是,青龙已经成势,外部开始孕育法则碎片。这种表象套用修道者的骨龄,刚好处于成年状态。

    既已成年,必有自身的局势判断和思维,一旦王峰遭遇攻击,这条龙肯定要暴怒而起。

    “老夫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。”商行海判断完局势厉害,再度重复一句,并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王峰了然,彼此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随即王峰活学活用,怂恿青龙,“这位是天下第一钱庄的话事人,你真要饿了的话,可以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青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,扫向商行海,“老头,他说的可是实话?”

    商行海无语,这摆明是要反手坑自己一道,他直接义正言辞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峰秘音传递给青龙,后者眼珠子转动几下,竟然没有接下文,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让商行海始终不放心,最后无奈,供上一些大药,神草,甚至还有上等妖兽精血。

    青龙来历非凡,种族高贵,商行海不敢贸然得罪,还是希望双方能交好。毕竟这样的种族,虽稀少,但族群尚在。若是双方友好开局,之于商家未来的发展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多了。”最后,商行海硬着头皮,本着好话好说的原则,算是暂时满足青龙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,怎么看着图谋不轨的样子?”老梆子嘀嘀咕咕,提醒商行海注意。

    青龙瞪了他一眼,后者不敢多嘴,生怕一不小心又着了他的道,吃一鼻子灰。

    一番言谈后,三人离散而去。

    最近东都城处于准备阶段,九成的修士都在等待执天令的下发。王峰故此也休憩下来,以等大战开启。

    他居住的地方是商家的自留地,小桥流水,花坛假山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不过在消停三天过后,王峰耐不住性子,向老梆子咨询了东都城大型交易所的位置后,只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修罗蔷薇草已经到手,接下来就是炼丹。不过我需要一尊丹炉。”王峰自语,他准备去交易所购置一尊丹炉,用以炼制大药。

    其实王峰在下界时,曾经遇到一尊真正的绝世丹炉,赤王鼎。

    不过在为师傅融合真身的时候,耗尽神性,导致鼎性缺失,不再有珍藏价值。

    武帝城一战后,他飘然而去,放弃带走赤王鼎。

    这次进入三千界,从先捡起炼丹术,着实需要一尊合适自己的丹炉。

    大型交易所位居南方位置,距离不远,几个呼吸便到。王峰不耽搁,径直走向器材一列,挑选丹炉。

    丹炉因为所选器材不同,导致效果出现天差地别,售卖价格也存在较大差异。

    王峰一眼扫过去,发现有的丹炉售价几千,有的过万,甚至出现几十万,几百万一尊的。

    一番打探,他基本摸清这里的套路,按照此地的规矩,丹炉分为三个等阶位。

    最次铜炉,再则银炉,价格最离谱的是金炉,单个售卖可轻松突破百万点金石,而且是保底价格。

    “真贵啊。”王峰龇牙,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但一番细细比较后,发现金炉确实有值得高价售卖的资格,这种丹炉完全不弱于赤王鼎。那些丝丝缕缕自金炉逸散出的气息,蕴藏有神圣光辉,这对丹药的炼制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七百六十万。”王峰选择一尊金炉,叫价七百六十万,并仅此一尊。它的表层刻制有铭文,图腾,十分不凡。

    “就选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咬牙,选定下来,准确支付点金石。

    “后生也是顶级丹药师?”便在这时,一位精瘦的老人走近,笑眯眯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顶级丹药师?

    “有事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“动辄就投资百万购置一尊丹炉,不是顶级丹药师,谁会这么大出血?”精瘦老人笑眯眯道,“既然有缘,老夫有一事相邀,不知后生可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王峰不解,不过看对方很客气,也不好驳斥对方,微微点头,表示愿闻其详。

    “最近东都要举办一届炼丹大赛,参加的都是顶级丹药师,不知后生可有兴趣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意外,这类比赛规格相当高,若是与一群丹药师切磋炼丹术,不失为一种明智的抉择。

    不过为把握起见,他还是多问一句,“我若参加,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榜首可得原始真骨一块。”精瘦老人轻笑,继续道,“这可是稀世宝贝,你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原始真骨!”

    王峰默念,心有触动,既然带有原始二字,必是罕见神物,未尝不可一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