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都炼丹赛,每年一届,参与的都是久负盛名的炼丹师,是这座城池的一大盛事。

    具体而言,炼丹赛对参与人选没有太大的限制,只要感兴趣,皆可参加。

    不过炼丹赛需要的器材,药材等一系列配置,需要参与人选自己准备。东都只是作为发起方,不报销任何投入。

    随即根据炼出的丹药品阶,甄选出最强者。

    最强者可得到东都城官方,也就是城主府备选的一件宝物,这是东都城唯一的投入。历年来,奖励都会变更,而今年出现的便是一块原始真骨。

    据传这块骨是早期东都一位老农,在一座荒凉的山脉中挖出,经过数道程序流入东都城城主府的手中。

    当时这件事引起更大的轰动,城主府连夜召集数位德高望重的鉴宝师鉴定,却始终无法进一步鉴定,这到底是何物。

    最后普遍认为,这是一块天然的药引,可适用于任何大药。城主府索性放手原始真骨,作为这一届炼丹大赛的终极奖励。

    “虽说这块原始真骨被认为价值存疑,只适合做药物的引子,但很大大势力都在暗中运作,要入手这块原始真骨,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这位年迈的精瘦老人继续道,“所以这一届相比往年,来了更多的炼丹师。都带有某些家族的隐秘身份,目的都在原始真骨。”

    王峰蹙眉,看来这块原始真骨在东都城吸引的关注度不小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比赛?”王峰心中定下计策,准备一试。

    他对这次炼丹比赛的成败,没有太大的胜负心,主要还是期冀能与各大炼丹师切磋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的丹药师源自三千界本土,与他所在的下界存在一定的差异。

    兴许能借助这次炼丹大赛,琢磨出两界在炼丹一途的差异,以及共通性。

    “五天后初选。”精瘦老人给出具体答复,“地点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王峰点头,携带入手的金炉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自走出大型交易所后,王峰在路上遇到不少额骨闪现荧光的修道者,年岁普遍较大,有一股超然世俗外的浑然气息。

    “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的炼丹师,看来这次大赛不同凡响。”王峰嘀咕,一眼便看出这些人都是炼丹师,其额骨的荧光是多年熬制丹药,被烟火熏染而成。

    随后王峰又沿途了解到,这次丹药比赛所筛选的流程其实很简单。第一道初选,材料自备,器材自备,只要在规定期限炼制出一枚具备一定品阶的药丸即可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目的是大浪淘沙,将那些不符合炼丹师资质的修道者剔除。

    毕竟这么繁盛的一场比赛,必然鱼龙混杂。若是不进行选择性的挑选,很难分析谁是真正的炼丹师,谁是伪装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“五天后啊。”王峰嘀咕,转身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近几日无事,除却王峰,老梆子也闲置在楼阁,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参加炼丹比赛,你帮我挑选几套丹谱过来。”王峰恳求老梆子帮忙。

    他毕竟来自下界,很多炼丹术在三千界属于异类,不但熬制效果未知,甚至会因为天地环境不同,造成丹丸无法炼制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王峰才叫老梆子挑选几本丹谱,准备活学活用,备选初赛。

    老梆子很意外,“你干啥?你参加炼丹比赛?疯了吧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奖励是一块原始真骨,貌似来历不寻常,我想试试运气。”王峰认真给出自己心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“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,不怕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被人玩死了,都不知道怎么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嘀嘀咕咕,一脸的匪夷所思,似乎对王峰这种莽撞的决策,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王峰不解,“几个意思?炼丹比赛还有性命危险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?”老梆子挑眉,“这是丹道一途的竞争,而且因为东都城的介入,将久负盛名的顶级炼丹师都邀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会是一场简单的炼丹大赛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类似这种比赛,尤其是到中后期,那才叫一个刀光剑影,杀人无形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回忆道,“当年老夫有幸目睹一场炼丹比赛,其中一位炼丹师直接以材料为暗器,当场震杀了竞争者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比赛属于公开形式,生死由命,在那个场合战死,连伸冤的机会都没有。因为一进赛场,等于默认承担一切后果。”

    王峰龇牙,“有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确实很危险。”老梆子认真点头,“你不要光看那些顶级炼丹师表面只准备了器材以及药材,实际暗地里的准备更充足。”

    “绝大部分都身穿内甲,就怕到时候被人针对。毕竟这样的场合以炼丹为主,所有心神都关注丹炉,一旦外界有危险潜入,仅凭借人类的反应是根本来不及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来得及应对,这片刻的心神失守,极可能导致丹药失去神性,成为一炉废材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,只要心神恍惚刹那,就会引起难以想象的损失,要么比赛失利,要么被人收割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挠挠耳朵,继续道,“所以历来炼丹比赛,都是既残酷又精彩,险境丛生。这种竞赛,不但是技术层面的竞争,也是心态,神识防守以及反映灵敏性等各方面的综合大赛。”

    随即他眼神鄙夷的看了看王峰,“你去玩玩还可以,要想进中后期大比试,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你进了,更危险,因为你即将面对一群活成精的老怪物。稍有不留神,就会被一帮老贼针对啊。”

    经由老梆子一番认真讲解,王峰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想到,一场炼丹比赛会产生这么多的潜在竞争。若没有老梆子提醒,他只怕还没进赛场,就被淘汰,甚至半路遭遇截杀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王峰琢磨,虽然大致对炼丹比赛的危险,有了具体化的了解,但他还是想尝试尝试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顶级炼丹师竞选,他兴许能在这帮老家伙的手中,临摹到一些技艺。这对他以后在炼丹一途的造诣,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真的想去闹腾吧?”老梆子有点呆,自己已经分析的这么清楚,这个时候还死不回头,实在有找死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想试试。”王峰舔动嘴唇,继续道,“既然你对炼丹比赛这么了解,你就多说说,我好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堪称一本活着的百科全书,知识面涉及各行各业,有他从中讲解,王峰确实能得到更多的了解。然后加以防备,以保自己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初选需要戒备什么?”王峰不等老梆子吱声,提前发问了。

    老梆子翻白眼,“真是找死的小娃娃,算了,老夫权当是卖你个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初选,是初级竞赛,为的是剔除滥竽充数的修道者,以保证赛制能正常的运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道比赛,没有太大的要求,普遍以抽签决定场次,只要在限定时间熬制一枚丹药即可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咂咂嘴,神色一收,语气低沉道,“我要告诫你的主要是在中期竞选。”

    “中期竞选基本上会对你们采取分组制,每组限定人数,并在开赛后以最快时间炼制最强药效的丹丸为基准,提出胜出者,进入下一轮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神色凝重道,“这一关其实有很大的猫腻,有些炼丹师会抱团作战,联合解决掉最出类拔萃的炼丹师,然后再考虑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个时候,你万万不能出头,不然会被针对。只要熬过第二道竞选,恭喜你,距离找死又近了一步。”老梆子抚摸胡须,笑哈哈道。

    王峰瞪眼,将前后细节梳理一遍,“按照你的意思,前期不要太惊艳,务必要在后期一鸣惊人,打乱所有人的计划步骤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。”老梆子朝王峰竖起大拇指,“不过老夫以为,你不可能走到最后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老夫不相信你,实在是太艰难。”

    王峰蹙眉,老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其中的危险,看来这个中并不如老梆子三言两语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“这次比赛我一定要参加,就这么定了。”王峰分析局势后,还是默认自己的选择,要参战。

    他的性格素来如此,既然下定决心,就不会因为外界的因素轻易退缩。这是王峰做人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。

    “真去啊?你这可是摆明着去送死啊。”老梆子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嘴巴瞪大,一时间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。”王峰蹙眉,“我这是去参战,不要张嘴闭嘴找死。我大魔神还等着一鸣惊人勒。”

    “别到时候一命呜呼就好咯。”老梆子拆台道。

    王峰一头黑线,这王八蛋嘴巴太损,没有一句好话,“你去给我挑选几张丹谱过来,我正好借着这几天研究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虽然一脸不情愿,但还是答应王峰,为其准备丹谱。

    王峰摩擦额头,一脸跃跃欲试,“不就是一场炼丹师之间的顶级大战吗?这么多年,可没少经历过生死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炼丹大赛,我王峰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