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魔神再现?

    这件事一经传来,迅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传递,惊动附近一代的所有修道者。

    作为天骄,大魔神三字已经是一种少年强者的象征。

    无论王峰身份何其卑微,但在当下的修道者眼中,他仍然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飓风城一战,活捉齐天术,将同样问鼎年轻至强者的齐家天纵奇才羁押为奴仆。随后引起广泛影响。

    奈何此战过后,王峰销声匿迹,仿佛凭空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再加上齐家对外解释,齐天术正处于破关的关键时段,并没有被活捉走。一时间让这件事扑朔迷离,根本不清楚,齐天术到底有没有被羁押。

    然而今夜大魔神终于出现了,更令人心悸的是,他一出现就对上了齐家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一度引起广泛关注的当事人,这一现身,自然引起各路修道者的密切关注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跟齐家还真是不死不休,这么光明正大的打上门,真不怕齐家死磕吗?”

    “如此年轻就骄纵妄为,竟然敢一人挑衅齐家老中青三代人,此子心性太差,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,他真的抓走了大魔神吗?”

    “再看看,反正正主已经出现,齐天术到底有没有被活捉,马上就会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各路议论声如潮水喷涌而至。

    其中有部分修道者对王峰的举动表示震惊的同时也更加不解。当然也有交好齐家的修道者,为齐家助威。直接断言王峰过于嚣张,拿齐家当软柿子捏。

    可不管站在哪个方面议论,所以人都不可否认,这位少年强者,已经吸引东都城广泛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你竟然还敢来。”一位老者倏然出现,正是齐随云。

    他是齐家一位老辈强者,在齐家拥有很高的威望,齐家对外很多场合,他的话就代表整个齐家的态度。

    齐随云此刻发丝飘动,双目怒瞪,“你屡次侵犯我族族威,今夜千里,就别走了,留下命吧。”

    王峰双手环抱,面露耻笑,他笑道,“你齐家貌似丢了东西,我特地送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王峰之所以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,无外乎齐天是被他羁押在身。加上近端时日齐家有意隐瞒齐天术被活捉的传闻,王峰有意提起,让齐家蒙羞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齐随云神色大变,爆怒一声,“胡说八道,纳命来吧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齐随云大手遮天,散发冲霄光束,一掌拍击向王峰。

    这一掌蕴含无量神光,眨眼就将天地照射的璀璨发光,恍若白昼。方圆数千丈的任何事物,都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外侧一众修道者瞠目结舌,谁也没想到,这一战会如此之快。齐随云的出手更是狂野霸道,要一掌灭杀王峰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王峰冷笑,他猜出齐随云害怕东窗事发,只能强行出手打断他的话,以免丢了齐家颜面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我都出现了,真以为那件事还能蒙混过关?”王峰大笑,一脸的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老夫只知你是我齐家大敌,非杀不可。”齐随云大吼,“你我之间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王峰无奈摇头,嘴角挂着浅笑,“你齐家还真是为了颜面,连族中弟子的性命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动一次,信不信我杀了他?”

    这句话震慑性实在太大,以至于现场数千修道者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齐随云终究还是被震住,他白发飞扬,怒目瞪视王峰,一双血红的眸子有杀意飞舞,非常骇人。

    这位成名数十载的老辈人物,确实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,若是换做寻常修道者遇到齐随云,只怕早已被对方气势震慑。

    然而王峰无惧,他神色淡然,细细打量齐随云,眸子时不时的还闪现出幸灾乐祸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齐随云更是怒气冲天,恨不得一巴掌就将王峰拍的稀巴烂,如此才能解气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齐随云怒气不平,语气森冷道。

    王峰摇头,“不想怎样,就是来看看你们齐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挑衅,当我齐族百年家世,真是浪得虚名?”齐随云步步逼近,与此同时周边一众齐家人开始运作,眨眼间就封锁王峰的所有退路。

    当下的王峰真正的成为瓮中捉鳖,插翅也难飞。

    “当我治不了你?”齐随云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意,就这样直直的打量王峰,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峰眉头跳动,预感到一股杀意,他毫不耽搁,见成功吸引齐家所有强者出现后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“想走?太迟了。”齐随云大吼,他掌心一动,立即出现一张赤红色大布袋,放入虚空后顺便撑开,宛若一层界中界覆盖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坏了,玩脱了。”王峰龇牙,他一拳祭出,金光冲天,像是一簇流火燃烧天穹,威势骇人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赤红色的布袋遭受至强一击后,急速撑开,在瞬间放大几千丈的时候,终于吞噬掉王峰的攻击。

    王峰愣住,这一拳恍若打在海绵上,空乏无力,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分解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族至宝乾坤袋,你走不了。”齐随云大吼,嘴角挂起残忍笑容。

    “乾坤袋?”

    外侧数千修道者在听得乾坤袋三个字后,瞬间炸开锅,一脸的震惊和骇然。

    “这是齐家第一至宝,竟然连这等神物都放出来了,看来齐家是铁了心要大魔神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相传此袋神通莫测,法力无边,能自行演化一界乾坤,隔断空间相连,可自成一界。”

    乾坤袋来历太显赫,一下子就吸引诸多修士的关注和警惕。同时也为成功套入乾坤袋的王峰捏了一把汗,担忧他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这下子真的要完蛋了。”一群修道者心有戚戚,很恐怖的看向天穹。

    时下王峰的踪迹可见,依然在虚空中不断变更位置,但总体范围不变,被困于其中。

    而乾坤袋的无上法力隔断外界与里面的联系,外人能清晰看见里面人的动作举止。里面的人则无法传递任何讯息出来。

    同理,里面的交谈等一系列行为,也被强行屏蔽。

    “我看如何再逃。”齐随云收紧乾坤袋,而后示意家族一位老者掌控袋口,他一步跨入,要进入乾坤袋中绞杀王峰。

    时下的王峰真真正正的成为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纳命来吧。”齐随云一脸布满皱纹的老脸,开始泛起丝丝缕缕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掌携带滔天伟力,拍击向王峰,浩瀚的神光形同一片汪洋,齐齐镇压而下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五指成掌,演化至尊散手,一掌对轰,成功的劈开齐随云的攻击。

    这等至尊级大杀器,拥有超级攻伐力,虽然在乾坤袋被有意无意的化解了威力,威力依然骇人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齐随云原地晃动,瞬间撤换位置,因为本能的感受到一股杀意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齐随云冷笑,并不畏惧王峰的掌术,他改变位置后,再次攻击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惊雷闪现,差点横空劈中王峰,巨大的火光像是一条火龙燃烧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发现乾坤袋外有齐家人操控秘术,以大法力演化雷电干扰他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耻之极,你好歹也是一位老辈人物,连与我这等后生光明正大一战的勇气都没有。”王峰耻笑,很为齐家的作风感到可笑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齐随云冷哼一声,“杀你这等祸胎,还需要什么勇气?用最快的时间杀掉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你齐家以大欺小,为老不尊吗?”王峰大吼。

    齐随云摇头,“你还是太嫩,这里是乾坤袋,此刻发生的一切事情外面都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王峰懒得啰嗦,他真元运转,操控至尊散手,一巴掌扑向齐随云。并暗中拿出苍天战刀,一路横斩下去。

    咔哧。

    虚空开裂,空间摇晃,有无数的火光爆裂,噼噼啪啪的闪动个不停。齐随云猝不及防,被一道刀气斩中,半截袖管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他狼狈的后撤,漫天发丝乱舞,一张老脸更是布满冷汗。

    “老狗,感觉如何?”王峰冷笑,晃动手中的苍天战刀,缓慢踱步走向齐随云。

    既然外界干扰自身果决出手,王峰只能以快打快,看能不能尽快解决齐随云。

    他已经分析出,齐随云虽然年纪很大,但精气神流失太严重,内在的苍老无法隐藏。只要后期稳重出手,抓中对方破绽,必能完成瞬杀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。”齐随云嘴唇哆嗦,一双眸子很阴沉。

    王峰抬步,一刀砍下,势大力沉,“老狗,现在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齐随云十指连动,皆法印,诵口诀,一片片红色流光在他胸前升腾,化为一层薄幕,形成最强防御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刀砍落,眨眼就击碎防御,再次攻伐过去。

    齐随云吓了一跳,面色骤然发白,“这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