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咔哧。 ”

    危急时刻,一道雷电再度突袭而至,阻碍在王峰和齐随云之前。巨大的雷电之力切开苍茫的刀气,化解危机。

    虽说齐随云成功的避开危机,但苍天战刀带给他的震慑实在太大,已经引得他道心不稳。

    须知到他这个等级的强者,人世间已然有很少事情能左右自己的道音心,而刚才却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?”齐随云心有震撼,他刚才似乎感受到了一股至尊的气息。只是暂时无法肯定,但那股丝丝缕缕,若有若无的气息肯定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当下齐随云面色阴晴不定,凝视王峰,身形不动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想知道?等你上了黄泉路,我自然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齐随云深邃的目光闪烁不定,始终凝视战刀隐隐散发的苍茫之气,心有惊喜。

    其实不单单是他,王峰也发现一些怪异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战刀里面似乎有什么波动在苏醒?”王峰嘀咕,十分意外。自进入三千界后,他很少再用苍天战刀,即使面对超级高手的胁迫,也是动用人皇剑较多。

    今天提出苍天战刀全力一击,似乎触动了战刀内部的某些隐秘波动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苍天战刀在王峰的手心开始剧烈抖动,形成一片弧纹在虚空缓缓扩散。随之而来的震荡声,像是沙场对垒后,无数兵器撞击于一处的浩大轰鸣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琉璃光冲霄而上,刹那间将星空点亮,无数的苍茫刀气弥漫在四方。那些丝丝缕缕的刀气像是成千上万道彩绸在星空下纷舞,极为惊艳。

    “至尊气息。”齐随云先前不敢确定,但当下他即使再眼拙,也看出那道琉璃神光卓尔不凡,拥有一股震慑人心的狂野气势。

    “至尊?”

    王峰嘀咕,刹那恍然大悟,这是师尊为自己淬炼的战刀。

    当初因为下界天地环境的原因,道无涯即使再强,也无法扭转大势。从而导致这柄战刀难以发挥终极威力。

    随着王峰进入三千界,天地环境大变,充盈的灵气开始补充苍天战刀的先天不足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的汲取和吸收,终于在这一天,苍天战刀全面觉醒,开始释放一种至尊气息。

    那种至尊气息源自道无涯。

    三千界顶级至尊锻造的法器,自然携带至尊波动,虽不能同阶攻伐。但对付一般的长生境高手足矣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动升级的节奏。”王峰弄清个中细节后,忽然仰天大笑,这简直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时下的苍天战刀已经成功跨入至尊阶级,即使王峰受制于自身境界,不能发挥战刀的全部威力,但面对此刻的危机,能够轻易解决。

    这种意外之喜,令王峰十分激动,他双手擒住苍天战刀一阵细细抚摸。那种跃然脸上的喜欢,就像是父亲对待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哗。”

    随即,王峰迎着虚空随手一动,苍天战刀就轻描淡写的割裂虚空,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虚空大裂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齐随云也被惊住,面色惶恐的同时也心生觊觎,若是他齐家得此至尊刀,往后再称王称霸,谁人敢挡?

    毕竟这种至尊刀,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代表至尊亲至,试问三千界有几个大世家敢直面至尊而不犯怵

    “听说你齐家的乾坤袋是第一至宝,我倒是要看看,到底有多厉害。”王峰龇牙,眼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随后眼神一动,化为浓浓杀意,瞬息眨眼,王峰举刀而至,迎着朗朗虚空就是一刀切割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看似无形无质的虚空突然爆发出成千上万道火星,在虚空燃烧,炸裂,宛若神火焚天,照射的这片场域发白,发亮。

    这是战刀摧毁乾坤袋内部暗藏的法则痕迹的迹象,现场有数道闪烁的铭文闪动,撕裂,燃烧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齐随云大吃一惊,乾坤袋之所以有吞纳天地的神力,全都是凭借法则痕迹的支撑。

    这些法则痕迹是家族一位超级高手运用自身大境界大手段,书写而成,并成功嫁接到乾坤袋,使之成为齐家第一重宝。

    如果法则痕迹被全部击碎,乾坤袋将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敢坏我齐家重宝,我要了你的命。”齐随云大吼,当下事态紧急,已经容不得他多加思考,当务之急是解决王峰这个祸端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齐随云大手遮天,五指化为阴狠凌厉的爪子,黑漆漆的泛着诡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黑光下,筋脉暴起,血光闪动,像是一张从死人坟中伸出来的手。这张手太恐怖了,带着喷涌的黑气,宛若一片死亡之海复苏,要翻江倒海,撕裂苍穹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黑色大爪遮天蔽日,血气翻涌,一下子就遮住了王峰头顶的天空。并就势拍击而落,要将王峰连带虚空一起拍灭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王峰厉啸,一刀就切出了万丈刀气,当即离开黑色血气,直斩向齐随云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宛若虹光一瞬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齐随云猝不及防,来不及回撤的五指在虚空突然被齐根斩断,殷虹的血迹绽放,尤其是在墨夜的映射下,极为凄艳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是什么刀?太厉害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刀斩断了齐随云的五指,他可是齐家的副家主,竟然连一位后生都不敌。”

    乾坤袋虽然截断虚空,自成一界,但它表层通明,外界的各路修士能够清晰的看到内部的连环战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自王峰一刀斩断齐随云的五指后,迎发了如潮水般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无数修道者瞠目结舌,嘴巴更是张的老大,久久不见闭上。

    这太惊人了,一位少年人,竟然能横战久负盛名的齐家家主。这种极致反差,比越级屠杀还要来的激动人心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开始相信,他真的活捉走了齐天术。”一位修道者嘀咕出声,再次引发一波热潮。

    因为齐家的介入,关于齐天术到底是在闭关还是被羁押,消息一直形同雾里看花,得不到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时下一战,令现场的修道者刮目相看,并在比对王峰具体修为后,普遍认同齐天术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齐天术被活捉就显得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敢伤我?”齐随云五指流血,他迅速后撤数百步,捂住断裂的指节,一边迅速的复原伤患。

    嗤嗤嗤。

    他断裂的指间有朦胧的光在闪烁,像是穿针走线般,迅速愈合伤口。毕竟是长生境强者,一些无关痛痒的外伤能够轻易的愈合。

    但意外很快发生,原本即将痊愈的指节突然再次爆发一束刀气,将齐随云五指边侧的朦胧光泽震碎,无数鲜血喷涌而出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向指心,竟然捕捉到一些丝丝缕缕的刀气,残留在指间。

    “这,怎么会这样?”齐随云站在原地发呆,事实告诉他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是道伤?伤及根本了?”

    齐随云灵光一闪,脑中划过这个词,眨眼间就是冷汗长流,身体颤抖。

    若真是被这一刀伤及根本,影响道心,只怕这一生都无望摆脱伤患。除非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跨入至尊序列,运用大手段强行震碎残留在指间的刀气。

    “老狗,你叫唤够了没?叫唤够了,现在就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王峰冷笑连连,不再给齐随云任何的机会,他抬手一刀,斩向后者的额骨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牵引雷电,给我劈死他。”

    齐随云借助秘法向外界传音,家族掌控乾坤袋的长老眼神一冷,再伸手一挥,乾坤袋中瞬间风云大作,随即成千上万道雷电轰然而至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编织出一片雷电汪洋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道紫色闪电击中王峰肩骨,炸出炫目的火星。

    王峰龇牙,空降而至的雷电成功影响他的行动力,齐随云转身就走,逃离向袋口。

    原本齐随云准备亲手震杀王峰,但在一战过后,他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王峰给他的意外实在太多了,他怕坚持下去自己会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放我离开。”齐随云示意家族长老松开乾坤袋的袋口。

    “想跑?有那么容易吗?”

    王峰一道劈开千重雷电,步子一晃,迅速追击向齐随云,要将他留下。若是有可能,直接毙命最好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可惜最后还是迟了一步,齐随云转身没入一片朦胧的光辉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道神雷闪现骇人光泽,宛若一条苍龙降临人世间,要撕裂这片天宇。王峰被这一刀雷电强行截断去路,无奈后退数千丈,避开雷电攻击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王峰大怒,知晓自己独身被困乾坤袋中。

    “小贼,我看你如何走脱。今天乖乖受死吧。”齐随云仰声大笑,并向王峰比划了一个杀无赦的动作。

    王峰眸色冷淡,“想杀我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苍天战刀争鸣作响,开始绽放丝丝缕缕的刀气,宛若一场巨大的风暴在王峰的身体中爆发,一下子就将他的身影遮蔽的虚幻而朦胧。

    “他在做什么?”有修道者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要强行撕裂乾坤袋,毁了这宗神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