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全身包裹狂野刀气,太浩瀚了,像是一片云层在涌动,动辄间就能撕裂苍穹,震灭星辰。

    即使隔着乾坤袋,各路修道者也能无端的感受到一股寂灭之力在酝酿,在蓄积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实在太令人心神紧张,甚至有修道者修为过于低微,出现面色苍白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异状再变,一位年轻的修道者经受不住现场山呼海啸般的威压,当场肉身崩裂,化为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这是齐家的一位年轻修士,很年轻,正处于黄金岁月。但就是这样的后辈,无端爆裂在现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一片片倒吸凉气声在现场交织,蔓延,再看眼下的状况,简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这刀气太强悍了,竟然突破乾坤袋的控制,影响到了外面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退,我怕等会有更多的修道者会遭殃。”

    现场嘈杂声四起,无数人神色慌张的退出数百丈甚至数千丈,只能远远观望。

    “给我劈死他。”齐随云也发现事情不对劲,若是任由王峰积蓄能量,怕后果不堪设想。他大声咆哮,示意身边的长老快速出手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雷光与刀气交融,瞬间化成一片光雾缠绕的海洋,王峰的身体也消失不见,隐没在空空荡荡的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罢了。”齐随云却见王峰被雷电淹没,心头大喜,忍不住耻笑一声,为自己刚才的担惊受怕而感到羞恼。

    “消失了?是被雷电震死了?”

    外侧修道者也惊诧连连,浑然理不清这算什么情况。好在下一刻,一束光破开云月,绽放无量神光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那是一道刀气。

    刀气撞击乾坤袋,直接将这宗齐家第一神物挤压的变形扭曲,似乎随时都有崩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道极为清亮的刀鸣之后,乾坤袋裂开一道指缝大的缺口。虽然很小,但却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蔓延,直至化为一道可怖的虚空大裂缝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可能。”齐随云大吼,乾坤袋伟力无双,可轻易吞纳天地,毁灭山河大川,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给我碎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大吼,自乾坤袋传递出来,王峰一刀劈斩,当即裂开乾坤袋。

    他身影一闪,沿着一道破碎的虚空缝隙,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“齐家老狗,拿出命来。”王峰咆哮,一刀就砍向了齐随云。这一刀势大力沉,刀气滚滚,宛若一柄仙器横空而过,所到之处皆可化为腐朽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异变再生,一股迫人的气息弥漫全场,冷飕飕的盯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手腕抖动,至尊刀竟然偏移轨迹,错失目标。与此同时,他后背瞬间起了一层黏黏的虚汗,布满全身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感觉毛孔悚然,神色大惊,“有超级巨头干扰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这是王峰第一时间的判断,并迅速做出应对,他将至尊刀反手阻挡在额骨位置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一束惊艳的火星撞击在至尊刀上,焚烧虚空后,化为丝丝缕缕的白烟,弥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发现虚空中,一根异常苍白的手指在沉沉浮浮,看似苍老褶皱,却散发着股股挥之不去的岁月之力。

    “好骇人的震慑力。”王峰嘀咕,并在同一时间开启空间戒指,将齐天术擒拿在身前,分两指控制他的额骨位置。

    因为他本难的直观感觉,这是齐家的某位老祖宗出手了,以他现下的手段无法正面对抗。唯有拿出这张保命符,也好让齐家人忌惮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到底要羁押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是英雄豪杰,那就放我公平一战,我齐天术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仰天咆哮,尤其在自保名讳的时候,加重语气。以至于现场数千修道者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真的是齐天术。”

    这太震撼了,无数双眼睛盯着发丝凌乱的齐天术,心生感慨。曾几何时,

    “齐家一直说齐天术在闭关,现在这位怎么回事?”现场同样也有修道者心还不善的嘲讽齐家。

    此刻,齐家人面色发青,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那些在家族本就不被重视的齐家人更是齐齐看向齐随云等一众长老,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这些齐家人也深切的认为,齐天术在闭关,而非被大魔神羁押。

    现下正主出现了,齐随云等人再想搪塞,等于在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气煞我呀,大魔神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齐天术也在片刻后反应过来,一张脸顿时阴云密布,眸子都快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小友,你做的太过了。”便在这时,黑暗的星空深处,传来一道极为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声音像是来自洪荒,带着丝丝缕缕的岁月之力,一下子让现场的气氛坠降下来。

    很多修道者被这道声音震的神魂颤抖,五脏发闷。

    即使是王峰,也在这一刻感受到不容抗拒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沉默数息,王峰强自镇定下来,他不卑不亢道,“是你们齐家人太过了,屡次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那道苍老的声音在笑,牙齿交击的声音像是在啃食骨头,听得人头皮发麻。他缓缓道,“齐家人做事向来不需要太严谨的道理,既然要杀你,你就一定有非杀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愣,随即冷笑,“我还以为来了个什么明事主的人物,原来也是位一把年纪活到狗什么的老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嚣张了。”苍老的声音在虚空盘旋,“为了赎罪,你自负双手做我齐家的战奴吧。这是老夫给你最大限度的宽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王峰冷笑,“这叫宽恕?你齐家不讲理再现,当下反倒要我来赎罪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齐家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刹那间,虚空探下一张黑漆漆的大爪,五指精光闪动,切割的虚空都在扩散。

    这副场景太恐怖,像是回到了开天辟地的年代。

    齐家老祖一爪探下,覆盖苍穹,同时将王峰囊括在内,封住四方退路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举起至尊刀,击斩过去,一时间刀光闪纵,光雾弥漫,令这片场域五光十色,惊艳之极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色大爪轻描淡写的在虚空晃动两下,当即浇灭成千上万丈的刀气。

    那些汇聚而成的刀气像是撞到一堵牢不可摧的巨大城墙上,立即四分五裂,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王峰倒吸一口凉气,神色不镇定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超出我能抗衡的极限。”王峰紧迫,齐家老祖踪迹不显化,却带着飘渺的气息,甚至散发着至尊波动。

    “老夫熬过近万载岁月,岂是你这种毛头小子可以抗衡?既然你不愿意臣服,那老夫就亲自出手,羁押你为奴仆吧。”齐家老祖的声音在耳边回荡,宛若晨钟暮鼓,敲击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齐家年轻代第一人?”王峰下意识的锁死齐天术的额骨,只要他心念一动,可以瞬息崩碎前者的神识。

    这是王峰唯一保命的底牌,也是唯一能震住齐家人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我要你不得好死。”齐天术身体剧烈抖动,斜着眼,瞪视王峰,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王峰懒得废话,右手拍落,重击齐天术,这一手力道刚好,震的后者七窍流血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王峰故意为之,目的就是要齐家人忌惮,而不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真敢下死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想那齐天术好歹也是年轻一辈的至强者,竟然狼狈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修道者惊骇不已,颇为赞许王峰举手投足间,洋溢的那种大气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齐家人神色大怒,恨不得集体出手。尤其是齐随云,他怒气冲冲道,“有朝一日你被老夫擒住,我要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离开,不然立即杀了他。”王峰开始谈判。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。”那道笼罩在黑暗中的苍老声音再次回旋于乐虎国际娱乐的上空。

    王峰神色巨变,瞬息移动步伐,但还是晚了,一道毫光突然在虚空炸裂,爆发出山石崩塌般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哗。”王峰五指乏力,竟然眼睁睁的看着齐天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截击而去。他知道是齐家老祖运用秘力,强行带走齐天术。

    这手段非常骇人,令瞬息便能击毙齐天术的王峰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拼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祭出人皇剑,凌空一斩,切断齐天术的右臂。漫天血迹绽放,散发森冷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,黑色大爪接踵而来,抓向王峰的额骨,要擒住他。王峰深吸一口气,一手持刀一手持剑,准备顽抗到底。

    但转瞬间,一道白光撕裂苍穹,贯穿虚空,直接化成一抹闪电形体卷起王峰,当即就走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齐家老祖大怒,连出十掌,截击王峰逃跑的去路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奈何这道白光速度太快了,比闪电还要迅捷,在虚空变更数个点位,直接远遁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娘希匹的,吓死本大帝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令王峰欣喜至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