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青龙?!”王峰大喜,知道关键时刻是青龙沿用超级速度,将自己带离战场。

    虽说齐家老夫位居至尊,一身修为出神入化,但有道是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

    青龙的速度号称人世间之最,在那么极端的情况下,劫走王峰,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青龙载着王峰横跨名山大川,一路飞行数万里,直到确定后路无险,这才放缓速度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来的及时,不然今晚就要倒霉咯。”王峰心有余悸,至尊级别的强者,果然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光是那股油然而发的气势,就足以令人神魂颤抖,五脏沉闷。

    “切。”青龙看王峰惶恐不安的表情,非常不屑,“看把你吓得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恢复自傲的表情,“有本大帝亲自出马,什么至强者,超级巨头,都不过是浮云。”

    “本大帝刚才是不屑与之一战,不然分分钟教他做人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头黑线,“能不能不要吹牛?”

    “这能叫吹牛吗?这是事实。”青龙吹胡子瞪眼,对王峰怀疑的眼神表示严重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巴掌拍过去,“事实你妹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再动手动脚,信不信我转个弯,把你送回去?”青龙龇牙,如此恫吓道。

    毕竟以他的极致速度,眨眼间就能回归原位,进入齐家掌控的地带。

    王峰吓了一跳,还真怕这家伙脑子不对劲,就将自己送回东都城,“别闹,我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青龙嘿嘿笑,神色桀骜。若不是嘴角还残留着一些绿色汁液,个人姿态更具备强者风范。

    王峰瞧见青龙嘴角的汁液,突然想起了什么,他询问道,“东西到手了?”

    “本大帝是谁?亲自出马,必须手到擒来。”青龙点头,表示自己成功潜入齐家圣物私藏地,将那里所有圣物都卷跑了。

    王峰不在意这些,他问,“有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这齐家的圣物还真不俗,回头有时间再去倒腾倒腾。”青龙龇龇,慢吞吞道,“你可知我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帝王草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竟然是帝王草。”王峰神色微变,这种草木能生死人肉白骨,别名又叫还魂草。只要一缕灵魂残存世间,不曾消逝,到时候只要沾染一滴帝王草精气,便能起死回生,再返尘世间。

    “帝王草五千年才能生长三株,偌大的三千界,适合帝王草生长的区域,如凤毛麟角般的存在。”王峰有点意外,“没想到齐家就有一株帝王草。看样子是准备炼丹比赛的时候运用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对原始真骨势在必得?不然何须下如此大的血本?”

    王峰嘀咕,感觉一时半会也摸不清齐家的意思,索性转移话题,焦急向青龙询问道,“帝王草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青龙翻白眼,有点不好意思道,“刚才太饿,一不小心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他妈的坑货。”王峰面色眨眼就变了,嘴巴哆哆嗦嗦道,“你可知那是帝王草啊,世间罕见,有些人连一辈子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,你竟然吃了,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青龙舔舔嘴唇,不屑道,“本大帝身为神兽之首,吃一株帝王草算得了什么?要知道昔年,本大帝拿餐不是当长生大药当饭吃?”

    青龙一边翻白眼,一边腹诽王峰大惊小怪,一株帝王草就急红眼,心里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差劲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王峰食指哆嗦,恨不得将这家伙一巴掌拍碎,简直是太坑了。

    须知,他刚才一战差点被齐家老祖劫走,可以说完全是拼性命才争取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哪怕吃那么一丁点也行,好歹给我留点啊。

    “五千年的圣物,就被你一口吞没了。”王峰龇牙咧嘴,越想越气氛,五指捏的咔哧作响。

    青龙有点呆,尤其是在听到王峰咔哧咔哧的指声,他不安道,“你要做什么?本大帝可是提醒你,好好说话,不要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青龙确实有点犯怵,他毕竟状态不稳定,尚未觉醒,唯一保留的仅是超级飞行能力。王峰若想找他麻烦,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两人就面对面,青龙想溜,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再说,王峰在古山脉接受神道树的委托,调养青龙,双方在某种程度上就有契约在身。

    所以说面对王峰的杀气腾腾,青龙是一点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本大帝不就吞了一株帝王草吗?有必要吗?”青龙嚷嚷,“你这么生气做什么?哎呀,你怎么说揍就揍?”

    “娘的,打龙不打脸,本大帝这么玉树临风,你这叫本龙以后怎么做龙呐?”

    青龙在天空中翻江倒海,一路嚷嚷不停。

    虽说他筋骨强健到一定程度,但王峰肉身又岂是凡俗体质?后者一拳下去,震得青龙差点坠下云端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青龙大吼,“本龙不发飙,你当我是病猫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发飙是吧?你发啊。”王峰毫不客气,一大脚丫子就盖在了青龙的脸上,将他踹的连翻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别揍了,本龙知道错了。”青龙龇牙咧嘴,最终还是求和,他颇为无奈道,“本龙在齐家除了找到帝王草,还有一些价值不菲的圣物,都很不俗。”

    “圣物哪?”王峰伸手就去讨要。

    青龙不安的龇牙,最后还是被迫道,“也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。”王峰气得牙齿直哆嗦,感情今天晚上一番计划,全都是为青龙找食物,自己啥也没捞到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,王峰双手反剪青龙,将他倒提着,“今天我要好好教你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青龙翻白眼,“你到底要怎样?反正吃也吃了,难不成你要本龙吐出来?”

    “再说吐出来的东西,你敢要吗?”

    王峰眼珠子滴溜溜的转,知道事已至此,自己再找青龙麻烦,事情也不能恢复到原样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,该从你身上拿点什么?”王峰抚摸下巴,在想馊主意。

    青龙冷不定的身子哆嗦,直觉告诉他王峰肯定在打鬼主意,“你要干嘛?本龙可告诉你,大帝我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王峰抬手一巴掌扇过去,恫吓道,“给我闭嘴,不然抽了你的龙鳞。”

    青龙立马不说话了,瞪着大眼睛,警惕观望王峰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。”王峰想到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条件,他缓缓道,“你给我三滴龙精血,我勉为其难的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青龙龇牙,精血是任何生物精气神的本源气息,少一滴就真的少了,王峰竟然一下子要走三滴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在狮子大开口,更可恨的是,他竟然说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“本龙怎么感觉你是蓄谋已久?”青龙瞪眼,感觉王峰早就在打自己精血的主意,现在说出来不过是水到渠成,顺水推舟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蓄谋已久。”王峰也瞪眼,抵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青龙眼神眨动,表示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娘的,这王八蛋还真聪敏。”一转念,王峰心里暗自庆幸,终于抓到青龙的软肋。

    当下王峰正在长生境大圆满,急需突破桎梏,进入下一境。

    但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法相而被迫压制修为,以期望寻找到合适的法相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青龙的出现弥补了自己缺少的最至关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下只要青龙答应给其精血,进入长生境四重天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三滴龙精血,你可知道代表着什么?”青龙摇头,显然不想答应,毕竟这种东西是他的本源所在,不能贸然割舍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不乐意?”王峰瞪大眼睛,抚摸拳头,要揍他。

    岂料青龙一脸决然,摆明了不肯就范。

    王峰一下子软了,无奈妥协道,“两滴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青龙摇头,“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滴。”王峰咬牙,也不想过分为难青龙,将要求降到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青龙思考一会,这才点头,“一滴可以,但你必须答应本龙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事多。”王峰不爽,摆摆手道,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要参加炼丹大赛?”青龙试探性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挑眉,有点疑惑不解道,“你打听这个做什么?是不是又打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青龙贼笑,他道,“到时候能不能放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王峰灵光一闪,忽然闪过一条妙计,“你想偷吃炼制的圣物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吃你的。”青龙拍着胸膛保证道。

    王峰细细思考,以青龙的极致速度,如果在赛场暗中出手,还真没人发觉的到。指不定还以为是闪电出没。

    不过王峰怕事出意外,毕竟青龙这坑货嘴巴太馋,如果没叮嘱好,很容易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想跟我一起上赛场也行,不过一切都听我的。”王峰指指自己,严厉警告道,“若是不经我同意,擅自出手,我回来就把你切片给炖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次你老大,本龙听你的。”青龙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,一脸的欣喜。

    王峰一抖手,示意青龙自己进入空间戒指,然后另选道路潜入自己在东都的居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