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即使是入夜时分,东都依然处在大乱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先前大魔神突然造访齐家所在地,已经惊动了不少驻扎在东都城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而整个事件最激烈的时候,王峰突然震开齐家乾坤袋,从疑似齐家某位老祖宗的手心逃出生天,一下子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在至尊的眼皮子底下逃脱,这大魔神的保命底牌还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一位至尊啊,光是全身散发的那股波动都令人心生胆怯。这家伙硬是逃出齐家层层防御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一群修道者表现的极为心悸,尤其是近距离观望过这一战的修士仍然感到心惊胆跳。不过这些修道者在恢复过来后,并不担心大魔神自此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王峰今夜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齐家人面前,明天就敢再次杀出来。

    各路修道者在紧密关注炼丹大赛顺利召开的同时,也在暗中关注大魔神的一切动向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今晚闹的风波还真不小啊。”老梆子一见王峰归来,就龇牙咧嘴的警告道,“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齐家那位老至尊若是真身显化在东都城,分分钟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王峰神色一愣,“什么意思?那不是本尊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本尊?不然至尊强者会那么容易让你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脱?”老梆子抱着双臂,解释道,“那是齐家一位至尊的投影,其本体还在巨人城,并未显化真身过来。否则今晚东都城要闹腾起巨大风波。”

    王峰有点惊骇,仅是一缕投影就让他备受压迫,甚至差点就出不来。若是真身降临,只怕早就被擒拿。

    老梆子见王峰沉默不语,没好气的说道,“放心吧,投影有时间限制,他分布在东都城的气息存留不了太长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今夜过后,他就消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王峰眉梢上扬,略感心安,不过齐天术已经因为齐家老祖的介入,而成功脱离自己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一方面对王峰来说,无论如何都不令人欢喜。

    “还是大意了,放跑了这么条大鱼。”王峰叹息,有点不甘心。往后再遇到齐家的人,可就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要挟到一整个齐家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就要比赛了。”王峰嘀咕,开始动用神虚三十六变撤换容颜,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自己的气质。

    若是先前的自己英姿勃发,气血方刚,此刻的自己倒是有点精明而世故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你见机行事,千万不要破坏我的计划。”王峰放出青龙,如此警告道。

    青龙嘿嘿贼笑,“放心吧,本龙办事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王八也要去凑一份热闹?”老梆子站在旁边,一脸匪夷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龙一听顿时黑着脸,“小老头,你说谁是王八?皮痒了吧?”

    老梆子眼神游离,死不承认。他可是在青龙的手头上吃过不小的亏,心里提防的很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执天教有大人物要到场观赛。”老梆子提到这样的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人物?”王峰对执天教的介入并不意外,毕竟炼丹大赛完毕后,便是执天令的下发,两件在东都都算的商头等大事的事件,相隔不远。

    他相对感兴趣的是老梆子口中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比那位护法还要强?”王峰询问,他和老梆子在古山脉遇到过执天教的恐怖高手,一位执天教的护法,非常强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摇头,否认道,“不是,这次来的是执天教的圣女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?”王峰挑眉,一教圣女,这可是相当显贵的身份,比之一教护法还要声名显赫。

    据传执天教每届都会甄选一位圣女,一位圣子,都是年轻才俊中的真龙人物,无论是家世还是自身天赋,寻常世家都难以匹敌。

    这些甄选出来的圣子圣女,会相伴成长,并自幼生长在一起。他们既属于青梅竹马,又是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若干年后,圣子如果不敌圣女,下一任教主之位便会成为轮到圣女身上。

    纵观执天教的教史,历史上还真出现过一两位权势滔天的女教主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王峰轻描淡写的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“中土皇族叶家,是叶家现任家主的长孙女,叶清秋。”老梆子认真的回复道,“叶家和执天教是战略联盟,叶清秋成为执天教圣女,等若强强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峰面色变了变,心里忍不住嘀咕,“难道是她?”

    那个在五重天与自己醉生梦死一夜的紫衣美人叶清秋?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巧吧?她是圣女?”王峰心中琢磨,再次问道,“执天教圣女是不是有个弟弟叫做叶无殇?”

    老梆子微微点头,确认此事。

    王峰怔怔无语,他曾猜到叶清秋来历不简单,但是没想到她会是一教圣女。而且还是执天教这等超级大教。

    这位简直就是天之骄女,未来注定辉煌。

    再想起在五重天的那一场缠绵,王峰心绪激荡,眼神流离。

    “你脸怎么越来越红?”青龙瞪大眼睛,很是不解的看着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龇牙,“一条虫知道什么?别多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青龙翻白眼,最后还是悻悻的作罢。

    老梆子看的好奇,心中也在猜测,王峰和青龙的关系越来越紧密,应该是受益于古山脉神道树的介入。

    不然以青龙这种惊世骇俗的身份,即使还处在成长阶段,也没有哪个人类敢如此对待他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件事有点蹊跷。”老梆子这个时候又补上一句道,他指的自然是叶清秋突然莅临炼丹大赛一事。

    王峰不解,“怎么个蹊跷法?”

    “按照执天教的教规,一教圣女是圣洁的代表,怎么会抛头露面出现在这样的场合?”老梆子抚摸下巴,暗暗忖思,“历年来,执天教圣女都会在成年之后才会出现,而且从来都是现身在大型场合。”

    “东都炼丹赛虽然浩大,但远不够惊动执天教圣女莅临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时下外界都在传闻,中土皇族叶家和执天教发生分歧,作为叶家族长长孙女的叶清秋受到牵连,被执天教总教主下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有风声在透露,叶清秋极有可能成为第一位被罢黜的圣女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神色很凝重,看其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而是却有此事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虽然不太清楚执天教的具体教规,但也明白一教圣女的身份,不是凡俗修道者能够轻而易举的见到。至于老梆子后面提到的这些传闻,他倒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毕竟空穴来风之事,一日得不到准确结果,谁也无法了解事情的具体走向,现在关注,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,执天教突然命令叶清秋造访炼丹大赛,看似寻常,实则极为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发生了什么,但你毕竟是我的女人。”王峰心里嘀咕,嘴泛笑意,“谁也不准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笑的真贱。”青龙不失时机的拆台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。”王峰龇牙,一巴掌拍在青龙的头上,打的他眼冒金星,差点坠落下虚空。

    两人交谈后,老梆子离开。

    整座楼阁就剩下王峰和青龙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青龙一见王峰图谋不轨的眼神就心里发憷,他竖着眉头道,“小子,你什么眼神?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王峰搓手,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“我的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?”青龙不解,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“本龙不记得欠你什么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?”王峰咧开一嘴灿烂的白牙,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青龙嘴巴张了张,无奈道,“不就是一滴龙精血吗,本龙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龙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还说不知道?”王峰拆台道。

    “本龙事物繁多,哪里记得清,听你一番提醒,这才想起。”青龙摆动身躯,很是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给我吧,一滴足矣。”王峰催促道。

    龙精血是他构造法相天地的关键,他需要早日突破长生三重天,毕竟在同一境界压制太久时间,与自己往后的悟道不利。

    再者执天令即将下发,以王峰现有境界很难长时间跟那些拥有法相的四重天修士抗衡。

    如果想在后期占据上风,王峰务必要在短时间将自己的境界稳固到长生境四重天,这是当务之急,不可懈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青龙顾左右而言其他,有点不乐意。

    王峰五指握拳,“你这条虫怎么出尔反尔的?”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青龙僵持半许,最后还是自龙鳞位置取出一滴精血。

    这滴血殷虹中泛着点点金光,像是密布在夜空中的星辰,闪动迷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金光碎小,却散发出瞩目光辉,那种辉,似乎一缕就能洞穿日月,可比拟仙光。

    王峰眼睛眯起,抬手拘谨一道光团,将整滴龙精血笼罩住,以免其中的神性精华流失。毕竟这等举世罕见的神物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他自然要郑重对待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东西啊。”王峰轻笑,不再关注一脸肉疼的青龙,而是细细的观摩这滴龙精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