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乃世间一顶一的超级神兽,向来只存于传说中,其自身蕴含的血液,自然绝世无双,拥有难以估量的价值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取自龙鳞位置的精血。

    精血乃肉体精华之所在,是精气神最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王峰仔细观察这滴精血,仅是匆匆几眼,就感到一种炫目。更为奇异的是,这些血液中残存有法则碎片,虽然不完整属于破碎状态,但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那是类似图谱一样的碎片,在血液中缠绕,沉浮。

    每一个细微的碎片,都在闪动光泽。直观告诉王峰,这是某种盖世神术的分解状态。

    随即他想到了真龙一脉的传说,相传这一族群,生来强大,有些天赋极为逆天的幼崽,一诞生就能突破至尊,成为史上最年轻至尊。

    而他们之所以自出生那一刻便如此逆天,正是因为这一脉在教授盖世神术的方式上,存在本质诧异。

    龙族以精血为载体,烙印神术与血液中,然后通过母体孕育下一代,以这样的嫁接方式,将神术通过血液过渡到自己的子嗣身上。

    换言之,真龙的每一滴血液都蕴含有神术碎片,一旦组合完毕,能瞬间领悟神术,从而登上巅峰。

    “这难道是真龙神术?”王峰眼神跳动,一想起这类传说,神色就变得极为亢奋。

    真龙神术,盖世无敌,横推一切巅峰敌手,都不再话说。

    “啵。”

    正在王峰仔细观摩的刹那,那滴精血发生质变,朦胧的血液中忽然诞生一只迷你小龙,在精血中游动,翻转。

    “精气所化。”王峰悍然,这是精气神至纯至刚的外在表象,换言之这滴精血是青龙整个血脉中,最纯正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迷你小龙撞击精血,发出滔天震动,震得王峰神魂不稳,气色发白。

    他匆忙一抖手,设下一层防御将迷你小龙彻底封死,以免防御太简单,导致这一缕精气流失到外面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蕴含有真龙神术?”王峰等一切完事后,转头询问青龙。

    青龙先是点头,而后长叹一口气,“这是本族血脉的延续,确实蕴含有神术碎片,但你想领悟透彻,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的口气很沉稳,也很镇定,只是镇定中带着一缕悲怆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王峰不解。

    “本龙也不太清楚,那些就记忆很模糊。”青龙眼睛迷离,神神叨叨的碎语,根本就没有逻辑。

    王峰起先疑惑,在青龙提到两个词组后,大致明白其中关键。

    一棵树,紫雷。

    这是王峰在青龙碎语中捕捉到想讯息,他一番思考,猜测青龙的真龙神术应该是被劫雷震碎,无法完整的愈合。

    而且青龙记忆模糊,对于某些事情并不清晰,只能透露出大致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峰心中叹息,这头青龙本该有大造化,大因果,但为了替神道树扛下漫天惊雷,被生生震碎血脉中的神术烙印。

    虽说当下的青龙已经解除封印,但漫长岁月以前的封印之力,依然带给他难以想象的伤害。

    如今想要彻底复原,一方面看自身的造化,再则就是大药的补养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这也合理的解释了,青龙为何一遇到神药,圣药等稀世大药,总是忍不住张嘴就要啃食。

    估计他的潜意识里非常需要,从而导致无法克制本心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想起什么?”王峰试着引导青龙,看他能不能多联想出一些往昔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被家族遗弃,后来一棵黄金色的古树收留了我。”青龙神神叨叨,继续嘀咕,“再后来,我慢慢成长,体中的血液开始觉醒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言道此处,神色煞白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王峰不忍心,出手封住青龙的神识,以免他胡思乱想,影响自己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遗弃?”王峰忖思,这是青龙口中蹦出的词,“这家伙到底犯了什么事情?竟然被龙族遗弃。”

    “一头龙被遗弃了,这怎么想怎么令人无语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得不感叹,龙族也太奢侈了,一头龙说遗弃就遗弃,一点不含糊。

    须知这等神兽一旦被尘世间的修道者发现,会导致门派攻伐,甚至天下大乱。

    而龙族却浑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能早日觉醒。”王峰抚摸青龙闪烁发光的鳞片,暗暗忖思。

    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,青龙留下一滴精血赠给自己,这等恩情,王峰必然会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一番胡思乱想之后,王峰开始休息,青龙则被放回空间戒指。

    并且王峰为改善青龙的居住环境,花大手笔购置了不少的上等神草,编织成床铺,供他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微微亮,王峰就被老梆子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火急火燎的,赶着投胎啊。”王峰不满,一脸怒容的瞪着老梆子。

    老梆子讪讪一笑,“这不有热闹看,急忙忙的就来通知你嘛。你如果不喜欢,老夫自己去看就是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热闹?”王峰揉揉眼睛,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老梆子搓手,“也没什么,也就是执天教的圣女提前进东都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清秋来了?”王峰一下子弹起,非常意外,“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刚进城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等老梆子,起身就走,速度相当快,卷起一阵烟云,人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。”老梆子愣神,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执天教圣女历来被尊为圣洁的代表,此番空降东都城,倒是闹起不小的风波。一整座城池都轰动起来,城门位置更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也不是谁吆喝一声,让现场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一条神虹贯穿虚空,宛若一座仙桥,横渡天宇,自城外连接进东都城。

    神虹上,先是八位白衣如雪的清丽女子径直入城,随后才是一席紫衣风中疾步,接连出现。

    王峰凝目,一如初见,叶清秋气质绝艳,紫衣裹身,修长身材完美可见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带着一张若隐若现的面纱,但那种刻在骨子里的高傲,尊贵。王峰一下子就能感受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真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王峰感慨,没想到两人这么快就能遇上。

    “听闻执天教圣女圣洁无双,更被称之外月亮女神,今个怎么有兴趣进东都城抛头露面?这与身份不符啊。”

    叶清秋尚未进城,城门外就想起阵阵哄笑声。

    更有大胆之徒口出狂言,“既然现身了,还带什么面纱?难道传闻中的美艳姿色,不过是道听途说,实质上是黄脸婆一位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兄台这句话就过了,毕竟是圣女,不可亵渎。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嘲弄声越来越大,伴随而至的还是好事者,故意发出的哄笑声。

    至于叶清秋,则不闻不问,缓慢步行于虚空中,全程不发一声,甚至连眉头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不解,毕竟是执天教圣女,什么时候沦落到仍人哄笑而不作出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按照王峰对叶清秋的了解,唤作以往,早就一剑挑杀了。哪里会让你口出污言秽语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这些修道者受人所托,故意这么做的。”老梆子不知从哪里窜出来,小声道,“看来执天教对圣女的态度真的发生了改变,这摆明是在舆论造势,故意拉低圣女在凡人心中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以后罢黜起来,就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虽然是分析,但无论是道理还是逻辑,都非常合理,大致与事实偏差不大。

    “这些污言秽语的修道者只怕是执天教某些人故意做的。”老梆子指了指几个方位,示意王峰查看。

    随即他继续道,“圣女肯定顾忌家族和执天教的关系,不能做任何表态,权当刚才的话不是针对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圣女,今夜我在邀风楼会客,不知能赏一个薄面,小酌一两杯。”一位精瘦男子眼冒贼光,大胆取笑道。

    “孤男孤女,共赏美月,说不定还能发生一段今生难忘的缠绵哦。”这男子继续笑道。

    沿途各路修道者,有人疑惑,有人略有所思,整体都在观望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“真是反了天,老子的女人岂能任由你们肆意取笑?”王峰眉头一凝,右脚震动,周身泛起一股伟力沿着石道进攻,当即在不远处炸出逃天声浪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精瘦男子猝不及防,被当场震杀,尸体四分五裂,密布长空。殷虹血迹更是如雨倾泻。

    “天啊,谁在动手?”这下子,整个道路两侧都炸了,无数修道者左顾右盼,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何人造次?当街杀人?”一位执天教的修道者现身,张嘴呵斥道。此人先前不出现,当下出事才来,很明显也在看热闹,不顾及圣女感受。

    “你教圣女被人如此取笑,竟然无人出手维护圣女名声,执天教也不过如此,既然你们不动手,我来。”王峰暗中屏蔽声源,慷慨陈词道。

    执天教修道者面色呈现片刻僵硬,随后大吼道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!”

    三字一出,举世哗然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大魔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尊杀神还真不怕事大,竟然替圣女出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