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叶清秋后,王峰一路飞遁,在夜色如墨的星空下,拉出一道璀璨的虹光。

    那是速度提升到极致的迹象,几乎横穿虚空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袖一挥,极光而遁,沿着东都城环绕数个城池,中途不见半点停留。

    “史上最年轻的至尊。”王峰五指握紧,长出一口气,神色缓缓淡漠下来。

    王峰本以为自己的突破速度已经称得上逆天,没想到这天地间,卧虎藏龙之辈如此之多。

    无忧公子,王峰记住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龙精血已经得到,我该突破了。”王峰身影一转,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时下距离东都炼丹大赛,仅有三日时间,各路势力都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。

    但当下的王峰,却反常的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状态不对劲啊。”老梆子翘着二郎腿,一脸淡然的凝视王峰,神色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要突破长生四重天。”

    王峰忽然起身,步伐一闪,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老梆子眉头一立,一肚子话还没来得及说出,人已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受什么刺激了?”老梆子龇牙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东都城外八千里,一座直入霄汉的山峦,突然遭受一股巨力撞击。浩瀚山体拦腰截断,扬起无尽灰尘,像是一场席卷而来的沙尘暴。

    这是王峰在激发双臂之力,以活络筋骨,觉醒血脉。

    作为特殊体质,王峰的肉身已经达到了罕见的雄健程度,不客气的说,他一拳就能击穿任何山岳。

    “还不够。”王峰悬浮在虚空上,抬头凝视这片山岭,独自言语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刹那间,王峰五指再次成拳,拳心神芒闪纵,光辉夺目。

    他仰天一啸,重击虚空,无穷无尽的伟力贯穿十座齐平一线的山岳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做完一系列动作后,王峰活动根骨,身体中顿时发出阵阵骨骼重组的声音,很清脆醒耳。

    “决定好了?”青龙不知何时出现,问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就在今日,进军长生四重天。”

    “四重塑法相,非同小可。”青龙嘀咕道,“这一层境界相当于分水岭,一旦准备不足,会遭受莫大凶险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你要塑造的是真龙法相,危险系数更高。”青龙担忧道,“毕竟我族血脉,天上地上,举世无双,再难找到匹敌者。即使是昔年盛极一时的天凤族,也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啵。”

    王峰微笑,抬手点化,掌心渐渐浮现一滴红中带金的血液,丝丝缕缕的气息从血液中逸散,将他笼罩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一番伤筋动骨,已经最大程度将自己的力量催生到极限。现在正适合融合。”

    王峰打量着龙精血中法则碎片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这种碎片是源自真龙一脉的无上宝术,被植入血液,加以封印。一旦承载者成长起来,这些法则碎片会觉醒,自动将组成完毕的宝术推演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青龙被封印过,法则碎片不全,如今这滴精血中的碎片虽然很强,但要想顺利得到真龙一脉的宝术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除非后期能寻到逆天经文,通过大手段大造化加以补全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准备好了,本大帝就不啰嗦了,你自便。”青龙洒脱一笑,飞向千丈外,沉默等待。

    毕竟接下来的融合过程相当凶险,甚至会牵引天道介入。如果过于靠近,会引来不必要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开。”

    王峰等青龙退出安全距离后,他食指微动,化为一柄光刃,迅速斩裂自己右臂上的肌肤。

    皮囊破损,有血液流出,速度逐步增快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王峰长出一口气,大袖一挥,将悬浮在虚空中的龙精血招揽过来,然后运用巨力强行植入进自己的肉身中。

    这是塑造法相天地的第一道程序,称之为融合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刚刚接触,王峰就感到一阵炫目的光在破损的肌肤上绽放,刺激的他神魂不稳,差点爆盲。

    “镇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右臂腾起阵阵金乌光,那是他自身极限力量的展现,非常浩瀚。像是一座神岳镇压下来,要将龙精血吞噬进肉身。

    “哧哧哧。”

    他的右臂遭受自身,以及龙精血自带的两股力量压迫,开始寸寸龟裂。无数细微的毛孔自内而外逸出,然后血液越来越密集,瞬间染红整条手臂。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王峰目视沉寂,掌心法力,不断加持力量重击龙精血,强迫它进入自己的肉身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一条可怖的裂痕,自手指一直破裂到手臂末端,无数滴血液奔涌。太恐怖了,唤作一般人,简直无法的承受。

    “真龙血果然不同凡响。”王峰暗自嘀咕,神色幻变,显然是在承受巨大的压迫,以至于额骨都在发光。

    那是神识遭到莫名危险后,所产生的自行防御。

    换言之,一滴龙精血散发的力量,已经影响到自己的身家性命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过去多久,王峰全身突然一阵颤抖,双腿弯曲,硬生生的震断了脚下的地表。

    因为事发突然,王峰毫无准备,当即跪在地上。然后一道光团,开始在他肉身中横冲直撞,要撕裂他的肉身,回到外界。

    “融合了?”王峰挑眉,知道第一步已经成功,龙精血彻底进入肉身,但还不安定,开始在他的肉身中肆意游动。

    王峰迅速做出应对,加以融合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他双目微闭,放空自身对外界的关注,全心盯防龙精血。此刻的他神识化为一道人形,进入脑海。

    “还敢作乱?”王峰进入脑海,寻到那团精血光束,大声呵斥。并手举人皇剑,拦空斩向光团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火球燃烧,那团光束突然四分五裂,隔着模糊的光雾,缓慢走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一身银色甲衣,手持大戟,横眉冷对王峰。

    他的面相很年轻,身材也很修长,唯一可惜的是五官模糊,不见真容,始终隐藏在一团丝丝缕缕的光雾中。

    但此人气势杀伐,像是久经沙场的悍将,一呼一吸都散发着嗜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气势太迫人心神了,王峰仅是凝视一眼,就感到神魂刺激,胸腔发闷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象。”王峰提醒自己不要慌张,免得心神失守,带来更难以收拾的影响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自己的脑海,一切景象显化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时下遇到的银色男子同样属于假象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是通过龙精血显化,并非王峰自身携带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下一刻,银色男子舞动大戟,杀向王峰,他的速度非常快,快到王峰无法反应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这杆大戟成功击碎王峰的层层防御,斩中胸腔,巨大冲击波更是震得王峰在空中连翻数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王峰张嘴咳血,神色苍白,“这什么怪胎?好快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银色男子不给王峰机会,再次杀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看准王峰的头骨,横空就斩了过来。攻击面积相当辽阔的大戟像是一片剑雨飞遁过来,快若雷光一瞬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王峰猝不及防,只能举剑迎敌,可惜人皇剑才刚刚提到一半,大戟已经横空斩杀了过来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王峰连续倒退,浑身都是血。更为可怖的是,他的头骨被战斗余波击中,出现一道拇指宽的缝隙,深度能见里面森白的骨骼。

    这是相当恐怖的伤口,以至于王峰双目模糊,头脑发胀,额骨的神光也忽明忽暗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,我就是尝试炼化一滴龙精血,有必要出现这么强的一位敌手吗?”王峰龇牙,他明白这是龙精血为反抗自己将其炼化,从而设下的一层阻碍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银色男子始终沉默,他脚踏虚空,手持大戟,像是一位披星戴月的战将,第三次杀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服软,左手人皇剑,右手至尊刀,两大超级战兵横空阻拦,试图拦下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银色男子滑入虚空的大戟遭受片刻的阻碍,呈现停滞状态。王峰瞅准机会,撒开人皇剑,起手就是刚霸一拳,重重击向银色男子的胸腔位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银色男子遭受至强一击,全身碎开,化成漫天的法则碎片,在王峰的眼前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铛。

    凶悍的大戟也是寸寸决裂,回归本体,成为碎片状态,并不时的闪动残破的法则。

    “终于灭掉了。”王峰先是失神,而后长出一口气,看着眼前漫天交织的法则碎片,神色放松。

    暂且不管刚才那一击得手,到底有多少的侥幸成分在里面,但终归是灭杀了大患。

    咔咔咔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王峰彻底放松下来,朦朦胧胧的虚空中,又出现厚重的脚步声。那声音很浩瀚,像是山在坠落,又像是战鼓在锤击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告诉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王峰一张脸彻底黑了,他见到虚空中一下子走出三道身影,无论体型还是气质,都跟刚才的银色男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刚才仅出现一位,这下一次性来了三个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一连三句杀,声潮如万重巨浪翻腾,震得王峰头晕目眩,站立不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