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距万里之外,东都热闹依旧,各路豪杰聚拢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叶清秋进入东都后,其绝世无双的容颜以及地位,再加上因她而最近从执天教泄露出来的处罚动态,导致东都城甚嚣尘上,成为整个三千界的焦点。

    当然,王峰的存在,也在一定程度上,令东都城的关注度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据传有数位年轻豪杰公开叫板,要向他开战,试试这位所谓的大魔神到底有多强,到底是徒有虚名之辈,还是真有看家宝术。

    这些豪杰,都在相当年轻的时候,一域称霸,曾经一度号称万古可塑之才。若是给他们足够的时候成长,来年必能走上极致辉煌。

    如今大魔神势头正猛,自然吸引了这些人的关注,所谓邀战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公开向我邀战了,正好静极思动,要找人练手。”王峰龇牙,在东都城一座不显眼的酒楼入座。

    “来一个揍一个,揍趴他们。”青龙捧着一杯酒,嘀嘀咕咕道。

    当下的青龙已经不再是龙体,而是经由王峰运用神虚三十六变的改造,化为一位相貌端正的十八九岁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虽然相貌儒雅,可跳脱的性格让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邪性。

    他一只脚搭在椅子上,另外一只有节奏的敲击着。

    王峰撇了他一眼,“就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看看动静。”王峰言语。

    他大致阅览过此次出现的年轻豪杰,虽然都是年少成名,但没到大名鼎鼎那一步。再者,他最为关注的一个人始终未出现。

    秋山君。

    秋水剑谷那位外出历练的绝世剑才。

    这位号称万古难得一见的剑道逆才,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可论起名声,堪称人间之最。隐然有晋升为三千界年轻一辈的扛鼎人物。

    毕竟,这样的绝世人物,无论家族底蕴,还是个人修养,都达到了外人难以匹敌的地步,堪称三千界近些年来的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可惜,当下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的东都城,尚未出现秋山君活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在不在东都城。”王峰蹙眉,又开始考虑接下来的某些对策。

    另外东都炼丹大赛即将开启,王峰陷入是否参战的两难境地。主要迫使他改变决策的原因还是自己成功破入四重天。巩固神识方面倒是可以缓缓再看。

    再说炼丹大赛流程太多,一整套比赛结束耗费的时间更长。

    “齐天术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又一条惊天消息出现,是关于齐天术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是被大魔神揍的跟死狗似的吗?现在咋又跑出来蹦跶了?”有年轻才俊疑惑的同时也不加掩饰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不用想,敢说这种话的一定是年轻一代中的大人物,不然凡俗修士,谁敢这样贬斥齐家第一人?

    “是啊,不但被揍的跟死够似的,最后连右臂都被斩了,真是狼狈至极啊。一代年轻翘楚,狼狈到这个地步,换做我,直接自杀得了,还有脸再出来?嫌丢的脸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不少身份境界不俗的修道者,发出这样的声音。对待齐天术的态度那叫一个轻蔑憎恶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齐天术败北,对其自身名望,威严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打击。也难怪齐家在当初会想方设法的隐瞒齐天术被活捉的消息。

    如今一番比对,齐家倒是要先见之明,可惜结局半点未变。齐天术与大魔神一战,终究导致这位年轻翘楚,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前段时间才被疑似齐家先祖救走,这么快就复原了?”现场有修道者提出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因为根据可靠消息,王峰当晚斩出去的那一刀,暗藏有至尊法则,断了齐天术的本命气息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严重的伤患,几乎无法复原。换言之,齐天术失去的那一臂,无法再正常成长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事后有大人物实地推演过,齐天术确实伤了本命气息,处于极端虚弱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才过去多久,齐天术再次出现,引起很大部分修道者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确实断臂了,但似乎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庆幸的是,现场的修道者从来不缺拿到第一手消息的人,此次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线道,“齐天术现在仅存一臂,但状态早已恢复到了巅峰,甚至比负伤前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有人不解。按照常理,这不现实。既然负伤,谈何变得比巅峰期更强?除非其中得到了逆天造化,但按照当晚状况来推测,都被打成一条死狗了,还谈什么大造化?

    否则,齐天术也不会那般狼狈。

    不过诸人虽然心有疑惑,甚至不相信,但还是竖耳倾听,想得到第一手确切消息。

    莫说是他们,连带王峰都感兴趣起来,也是偏着头静听。

    “齐天术继承了本族老祖的一滴至尊血。”中年人神色郑重道,“而且融合的相当完美,至少吸收了至尊血九成神性。这滴血融合进齐天术的肉躯后,不但没有出现排斥现象,反倒促使齐天术打破桎梏,再跨一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至尊血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有如此逆天之奇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现场坠入沉默,而后集体修道者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齐天术为何恢复的如此之快,甚至相较以往,更加强横无匹。

    “这是至尊血,蕴含大道真迹,能够轻而易举的助齐天术恢复巅峰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本来就天赋不俗,只是运气差点对上了大魔神。但谁也无法否认,齐天术的强横。现在有至尊血加持,他想不强都难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在议论至尊血带给齐天术的无上效果的同时,也解开了一些陈年往事。

    “据传这滴至尊血本就是为齐天术准备的。而且是齐家那位老祖在巅峰时期,截取的一滴最强至尊血,封存于齐家,熬过漫长岁月,以等待后世逆天奇才崛起,于关键时刻继承至尊血,争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王峰心语,齐家至尊血是漫长岁月前留下的,至于有资格继承至尊血的人,必将是齐家后代最强者。

    齐天术作为齐家后辈中,毫无争议的最强者,说是为他准备的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但因为一些其他因素,齐天术迟迟不肯继承,目的就是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性,根骨打磨到一定境界。

    如今遭遇王峰,连战连败,齐天术只能剑走偏锋,继承至尊血。

    可以遇见,齐天术当下再在东都城掀起波澜,目标直指王峰。

    “这下子东都城又要热闹了,就看大魔神敢不敢出现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修道者由衷感慨,迫切希望,这一战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拉开序幕,也好让他们饱饱眼福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后手。”王峰嘀咕,心有震撼。

    青龙也是从头听到尾,那边结束,这边他就试探性的看向王峰,“你准备?”

    “虐狗。”王峰言简意赅,只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所谓虐狗,自然是指虐杀齐天术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不是太倒霉了?”青龙替齐天术默哀,原本以为自己继承了至尊血,就足以横扫无敌,抬手即可镇杀王峰。

    谁曾想,王峰先他一步领悟了真龙法相,同样在现有境界的基础上迈出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而且王峰的法相极为逆天,有真龙精血参与,可以称之为三千界最强法相。

    一番对比,可以遇见至尊血再逆天,也无法与龙精血抗衡。毕竟后者一直是以强横血脉著称的第一神兽种族。

    除非齐天术修为远超王峰数个大境界,但放在同一线抗衡,前者早已失去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即使齐天术高王峰一个境界,依然难以做到只手镇杀王峰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不打得他哭爹喊娘,注定不会明白,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呐。”青龙神神叨叨,神色感慨。

    王峰品下一杯酒,拂袖而起,“我去会会齐天术。”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东都城上,一位断臂人站在高达数百丈的城头上,低头俯视城中修道者。

    他神色高傲,面容冷漠,像是俯瞰众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周侧,有丝丝缕缕的霞光在闪动,偶然还会撞出一些零碎的火星。

    那是至尊血在发挥作用,一些烙印在血液中的法则力量,遭受外部波动,闪现光泽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显,但足以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齐天术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貌似比以前还要强?他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现场一些暂时不知道的修道者,观察到齐天术的强横气血之力后,表现的极为震惊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可敢出来一战?我齐天术单手会你。”这是齐天术在城头发出的咆哮,宛若苍龙啸月,激荡出阵阵音浪。

    城头瑟风阵阵,如鼓轰鸣,令东都城的气氛下坠到冰点,仿佛隆冬,连空气都带着冷冽的刺骨寒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各路年轻修道者,暗中窥视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甚至不乏老辈人物到场,选择视野开阔的场地,当起了观战人。

    “他在等大魔神。”

    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就看大魔神敢不敢出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