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铛。”

    王峰双臂开始绽放无量神光,冲霄的光泽像是绵延无尽的大海洋,从他的肉体中释放。

    这些光泽起先很暗淡,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发惊艳,通体黄金色,像是被真正的黄金浇筑过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不灭战矛焕发新的光辉,硬生生的向前推进,试图强行撕裂王峰以肉身构造的终极防御。

    当下以王峰为点,形成一道金色的终极防御圈,其中额骨位置最为刺目,像是一轮神月印刻在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这片区域开始暴动,成片的虚空被震碎,形成无数道大缝隙。

    那种直观的景象,就像是一块悬浮在天上的镜子摔碎。成千上万块破碎的痕迹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狠了,竟然真的靠肉身防住了。”

    城下,有无数道身影在焦急观望,并不时的发出阵阵吸气声。可以遇见,这种当属年轻辈至强者的终极战,隐然有种让他们身临其境的错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王峰双臂展神力,抵抗不灭战矛的时候,全城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一道柔美倩影随风而起,带着一抹紫色霞光,落在一座楼阁的顶端,便再也不见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执天教的圣女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叶清秋,她一双如水长眸扫过长空,落向那道再熟悉不过的雄伟身影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你要赢。”她心中自语,五指下意识的捏紧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虚空暴动,宛若大宇宙寂灭。

    王峰凭借肉身之力,当场崩碎一柄战矛,将其寸寸磨灭,化为一场铁屑,迎风而落。

    “你的肉身果然厉害,但可惜了……”齐天术眼见王峰崩碎自己的攻击,不但不恼火,嘴角反而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抹笑,夹杂着自信,也带有一点轻蔑。

    “不灭不灭,自然代表此生不灭,你纵使再强,也无法磨灭的我的战矛,这一战你输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战矛可以永生永世追杀你,直到你化为尘土为止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大袖一挥,铿锵一声炸响,先前被王峰化为无数铁屑的荧光,自行重组,于虚空中再次化为一柄杀光烈烈的战矛。

    “世间从来没有不灭的物质。”王峰摇头,不认同齐天术的看法,“纵使那些举世无敌的大人物,辉煌极致,最后还是散尽一身道行,化为尘土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不灭,只不过是一种假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天术冷笑,“看来你很有自信?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,战矛自然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张嘴一啸,凌空飞起,像是一梭箭雨,突击向齐天术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。”齐天术一闪身,原地消失,消失位置凭空显化一柄战矛,通体染血,拥有绝世凶威。

    “第三柄。”王峰神色一怔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齐天术看来在继承至尊血后,成功炼化了其神性,从而通过身体完美展现至尊奥义。

    他的武器不但强横,在数量和战斗力的层面,也超出王峰的预期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敢耽搁,起手就是一道至尊散手,他五指结印,横空拍击,宛若一座金山坠落。

    当场将第三柄不灭战矛拍击的偏移轨迹。

    哧。

    突然间,状况陡变,又是一道血光飞窜,当场斩向王峰的右臂。

    凌厉的血光刺破虚空,散发滔天气息,宛若一尊埋藏在地狱无尽岁月的魔鬼,,打破封印,再现人间。

    即使王峰反应超出极限,也难以补救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矛钉穿他的肩胛骨,巨大的冲击力,牵扯的他节节败退。隔空倒飞数百丈,一头砸进某座别致的楼阁中,扬起大片灰尘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王峰负伤,张嘴咳血,肩胛骨位置更是血光淋淋,一眼下去,都能看到粘稠血液下,森白的骨骼。

    这一矛穿伤力太强,加上行踪诡异捉摸不定,王峰终究负伤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十指掐诀,镇定心神,试图以最快速度恢复伤患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神色微变,张嘴就吐出一口黑棕色的血迹。这些血迹,一进入空中,就将虚空焚烧成废墟。

    “这?”王峰骇然,他释放神识仔细观察,忽然发现胸腔中多了一些丝丝缕缕的黑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触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若非战矛突击的速度超出他应对的速度,现在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。不过战斗本就是瞬息万变,事已至此,王峰再自责,也无法重头再来。

    “魔性的力量?”王峰先是沉默,随后大惊,最后大怒,“这是魔血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这股怪异的黑气,试图改造,腐朽自己的根骨。从而控制他,将他彻底湮灭成一具傀儡,或者说活死人。

    “你齐家所谓保存了漫长岁月的至尊血,竟然沾染有魔性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终于明白齐天术为何现在才继承至尊血,因为后者早就知道这滴血不正常。即使这滴血,拥有绝世无敌的至尊力量,但终究属于邪物。

    若是掌控不好,会坠入魔道。

    外界疯传齐天术不继承至尊血是因为自己境界不够,完全是扯淡。如果不是在王峰面前连战连败,他何至于铤而走险,以身试血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齐天术的瞳孔诡异的闪现一抹黑光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王峰冷汗长流,心中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,“你入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齐天术大手一挥,屏蔽掉这里和外界的联系,造成二者的交流,仅能彼此听见。

    “我运气好,镇压了九成的魔性,整个人看起来没那么妖邪。”齐天术冷笑道,“至于你,我就不知道咯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。”王峰龇牙,恨不得当场拍死这家伙。

    但陡然一动,王峰发觉肉身不听使唤,开始出现局部麻痹的迹象。这是魔血在发挥作用,要分崩离析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五指重击眉心,摄入一股伟力,强行镇压魔道力量,以免身体持续性的恶化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两股力量在他的胸腔中撞击,顿时掀起血脉共振,发出涛涛声响。王峰猝不及防,被极致爆发的力量牵连,张嘴咳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那是一口黑棕色的血迹,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王峰怔怔出神,知晓今天事局大变,被齐天术一击刺中的战矛,注入了魔性,并成功的在他的体中激活。

    一旦后期控制不好,轻则入魔,重则神识寂灭,永生永世沦为活死人。

    但目前的局势,根本就容不得王峰长时间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干预。

    因为齐天术正拖着一柄战矛,走向他。

    齐天术此行目的,就是干扰王峰镇压体中的魔性力量。只要王峰分心,就能令魔性力量在他的胸腔中扎根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王峰必然被腐蚀掉神识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长矛一挥,划出一道极为亮眼的光辉,凌空斩杀向王峰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王峰大吼,同时祭出人皇剑,至尊刀。

    一剑一刀,一左一右,于王峰身侧守护,以保他镇定心神,不被外界因素干扰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打的实在太艰辛,王峰此生算是首次遇到。他设下层层防御,封堵齐天术与自己的接触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不灭战矛瞬间化为十个独立的个体,在虚空齐平一线,散发出惊世杀光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一挥手,十柄不灭战矛分别抵抗人皇剑以及至尊刀。至于他,则对着王峰猛然的踏出一脚。

    踏天脚。

    齐家一门无上神术,发挥至巅峰水准,可拥有踏天灭地的威能。巨大的脚印覆盖苍穹,爆发神光,一眨眼就锁定住王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烟尘四溅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王峰原本雄伟的身影,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像是一粒尘沙,被苍穹压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这是败北了?”

    外界虽然被屏蔽了音讯,但这些直观的景象还是一览无余。自王峰被一脚踏的消失,许多修道者爆发出不肯相信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年轻一代最瞩目的人物,不至于如此快就败北。

    即使齐天术今时不同往日,但再强,也不能这么快就灭了大魔神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大魔神这么容易就败了。”现场有修道者很直接,张嘴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嘿,齐家天术一脚就灭了大魔神,这是事实,容不得你不相信。”自然也有亲好齐家的人反驳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战斗区域,齐天术又是隔空一脚,震落而下,当场裂开地面数百丈,造成巨大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“给我去死。”齐天术仰天大笑,一脸阴森,他瞳孔闪现诡异光芒,令其蒙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齐家还准备活捉他回去研究,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。”远方,齐随云也跟着冷笑,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死有余辜,谁叫他得罪我齐家?这就是下场。”齐家一众长老纷纷点头,非常认同这句话所阐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只是突然间,齐天术双目一凝,侧头看向东边位置,全身同步绽放彻骨寒意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瞬,他遇到了生死大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