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哧。 ”

    一片枝叶,在真神擂台中纷舞,承载着上万道逸散出来的蓬勃气息。那是一种绿到浓郁的快化开的色泽,给人以极为惊艳的感触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这更为惊人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齐天术震动银色战枪,试图击碎这片来历诡异的枝叶,但在枪尖接触绿色枝叶的刹那,一缕绿光炸起,燃起滔天绿浪,似乎要将天宇焚烧。

    这副景象实在太惊世骇俗了,百年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非常明显的裂隙在银色战枪上蔓延,随后如同蜘蛛网密布在上面,不断的加大蔓延速度。

    随后一抹光束从银色战枪中分崩离析,仿佛击碎了这柄战枪内部的所有精气神,一下子就解体当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至尊兵器,被一片叶子斩裂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太惊人了。”

    瞧见这一幕,东都城各路修道者不能平静了,一个个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,一片叶子竟然强到这种地步,连至尊兵器都不是它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庆幸的是,现场还有部分修道者没有失去理智,在大致观摩了真神擂台中的状况后,给出一份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柄战枪是意志所化,不曾完整,当下只是被某种先天力量克制。这不是它不强,而是恰好被克制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份解释看似很合理,却又非常不合理。

    因为以此往下推测,现场所有人的关注点,又聚焦到了王峰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源气息……”许久,终于有老辈修道者给出完美的解释,本源气息一出,连齐家,金剑宗等一众高手都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本源气息是什么?乃天地间第一精纯力量,拥有源源不断的生命能量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世间少见,唯有在人迹罕至但生命气息又很浓郁的地方菜能诞生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有这个?”这是部分修道者的疑惑。毕竟这种东西盖世难得,非绝世大能,难寻到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和一种树融合一体了,这少年,不是凡人。”

    东都城已经炸开了锅,都在议论王峰身上发生的种种奇异力量。譬如当下就有一位修道者大胆的猜测,王峰曾经融合过一种树。

    那是一棵相当逆天的树,曾熬过万载岁月,成为盖代强者。

    “一棵树成为无敌者?这?”大部分年轻的修道者有点发蒙,实在想不通,一棵树如何成为无敌者?还横推了一个时代的人道领域强者。

    “神道树!”

    金剑宗金悦目光一凝,神色颇为震撼。他这一脉,比较喜欢钻研古代史,对于上古纪元以前的种种事迹都有深入的研究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神道树早已葬灭,相传它成长起来后过于逆天,与天道不合,所以被强行抹杀了,一点痕迹都没遗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可能还有神道树的踪迹?”齐随云大袖子一挥,表示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是老一辈人物,之于一些秘辛,他知道的不比金悦浅薄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金悦沉默,应该是认可了齐随云的质疑。

    随后他突然灵光一闪,又想到一种极为可怕的传闻,不过因为传的很邪乎,所以一直没有被证实。

    “据传神道树当年没有被抹杀干净,它自己提前崩灭了肉灵,分解出一粒籽成功避开了天道的捕杀。”

    “神道树暗度陈仓,以假死蒙蔽天道,隐藏于天地间,试图在某个合适的机会脱胎换骨,再返人间。”

    短短两句话,让现场的人再度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不过,无论站在哪个角度去考虑,去猜测,都无法抹去,大魔神身体中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座人形宝库,因为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不能杀,要留,他的身上有很多秘密。”金悦与齐随云相视一眼,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令在场的各路修道者万万想不到的是,真神擂台中,王峰彻底打出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两指夹着一片叶子,随意一晃,斩裂虚空,震开齐天术设下的各层防御,将他轰击的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不灭战矛飞出,携带着漫天血光,遮住大片天地,像是血色汪洋咆哮而来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王峰震指,一缕绿光绽放,当即崩开血色汪洋,将它强行撕裂出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“这太逆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叶子,这……”

    东都城各路修道者瞠目结舌,已经不知道如何阐述了。这片叶子逆天到了盖世无敌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步晃动,突袭到齐天术面前,一掌祭出,当场将齐天术轰杀的张嘴咳血。

    吼。

    化外分身前来护主,他从百丈外跟进,迅速接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目光一凝,弹指飞叶,刹那间,绿辉照九天,爆发出绚丽神光,淹没了一整个真神擂台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化外分身终于被王峰斩杀干净,湮灭成灰,逐步消逝。

    齐天术身体巨震,张嘴咳出大片血迹,一脸的惊恐加骇然。

    这道化外分身虽然是自身术法所构造,并非实质人物,但毕竟牵连心神,现在被王峰强行震杀,自身必然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齐天术大口咳血,一手杵着碎纹密布的战枪,一手按住前胸,神色郁郁的盯着王峰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战打到现在该结束了。”王峰点头,大步前进。

    齐天术瞳孔惧色一闪而过,“这里是真神擂台,它站在我这边,你谈何杀我?”

    “恳请擂台助我,赐我神兵,斩杀此贼。”齐天术双手结印,试图召唤出神道意志,降下规则,帮扶自己再战王峰。

    可惜真神擂台无风无浪,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。

    齐天术色变,大声质询王峰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峰浅笑,嘴角泛起一缕淡淡的弧度,“跟我没关系,是你太弱,真神擂台放弃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齐天术不信。

    “该送你上路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右脚一点,速度如电,眨眼袭击到齐天术面前,抬手就是一道雷霆大掌。

    这一掌威力实在太大了,恍若惊雷炸响,在齐天术的头顶绽放出一束刺耳的光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晶莹剔透的血迹从齐天术的头骨中冲出,然后如烟火般绽放,点缀长空。

    带着一抹凄艳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敢。”齐随云大吼,他很震惊,先前齐天术连战连胜,就差最后一步就能活捉大魔神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时局反转的如此快,他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若伤我天术一根汗毛,我齐家人要你此生此世都不好过。”齐随云大声恫吓道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真当我不敢?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拳重击齐天术,将他的头颅直接裂开,里面雪白的骨头能一眼看的相当清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齐天术痛的撕心裂肺,他一双带着些许黑墨般光泽的瞳孔,在急速放大,生命气息都在溃散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齐随云大惊,一脸的惶恐,这可是家族后世最强之人,若是战死,对家族是难以接受的损失。

    他仰天怒吼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王峰,以解心有之恨。

    奈何真神擂台封锁在外界的神道法则还没消失,外界修道者无法介入这一战。

    换言之,齐天术现在只能像死狗般,被王峰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放过你,这一次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。”王峰冷笑,单手提起齐天术,一脸蔑笑。

    齐天术头骨剧烈阵痛,期间有无数的神火从内部破碎,忽明忽暗,随时都有消失的迹象。

    这是神识在崩灭,一旦神火熄灭,齐天术就真的战死了。

    先前两人在进真神擂台参战的时候,可以明确的感到一股神道法则的介入,以此维持两人战斗,并保证双方不会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但后面的大战太恐怖,尤其是世界树恐怖的蓬勃力量的释放,直接让真神擂台内部的法则崩灭,再也无法保证双方不发生伤亡的迹象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一刻的齐天术已经没有法则的维护,若是战死,就是真死,不存在还阳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会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齐天术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齐天术今天战死,齐家人肯定要疯的。”

    外界各路修道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一脸震惊加惶恐的凝视着王峰。可以说,王峰现在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都牵扯到全城人的心。

    “后生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不要做得太过,对你自身没好处。”金剑宗的长老金悦也在此刻劝阻,希望王峰不要一时头昏脑热,做了不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先前对王峰的态度很冷,现在依然如此,说出的话看似劝阻,实际有很大的威胁成分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自误。”齐随云冷呵一声,再次看向王峰,“速度放人,此战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没死,谈何结束?”王峰提着齐天术,故意询问齐随云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齐天术被王峰抓住长发,高高提起,根本就没有再战的能力,只会张嘴咳血,状态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“你不死,我心难安。”

    王峰眸子突然闪过一丝戾气,折让现场各路修道者心神一紧,只是还没反应过来,一抹血光绽放。

    惊动十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