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都城一场战役,接连牵引出各种超级高手。

    王峰和齐天术一战堪称年轻一辈的顶峰战役,给东都城修道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齐家至尊和道无涯一战。

    任谁也想不到,事情的最后竟然引来了一位禁忌人物,虽然是一缕神念演化,但战斗力远超齐祖,保守估计,位封小人皇境界。

    只差一步,便能成为人道领域的主宰者,人皇。

    当然人皇之上,还有大帝,但封帝者,神魂神魄乃至神识,几乎与道暗合,严格上来说,已经超出了人这个领域,处于半人半神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严谨的等级划分,效仿于天地大势。

    所谓天地大势,是一种长存于天地间,不生不灭,不死不绝的特殊力量,这种力量又称之为法则。

    凡间修道者自修炼开始,最先感悟的天地精气,而后随着境界的提升,偶尔触摸到大道法则,也就是天地大势中存在的某种力量。加以引用,成为一种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修道者对大道法则的领悟,会越来越强悍。

    当然,浩瀚天地,疆域无边,大道之上更有神道。

    神道法则高于大道法则,普通修士甚至很大群体的高手,都无法具体感受到这种力量。

    即使三千界有各种神术供有修道者研习,但准确而言,与真正的神道力量相去甚远。哪怕机缘巧合,能够感受到一些,也是残缺不全。

    王峰数次大战,在极端条件下确实也感悟到了丝丝缕缕的神道力量,可惜那种力量过于玄奥,无法短时间参透,每次都会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王峰非常遗憾,他曾经尝试接引这股力量植入身体中,但自身感悟能力不够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神道之后,传闻涉及到仙……

    “境界还是太低啊,当务之急我要先修复好自己的伤患,凤鸣山,师尊到底让我去找什么?”王峰坐在阁楼里,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抽空认真梳理了与齐天术的一战,如果当时心神够集中,兴许能以最快速度解决敌手,也不至于被魔血斩中,寄存在肉体中不得根除。

    这非常麻烦,若是后期根除不干净,将会影响王峰往后的大道之路。这种潜在危险,比道伤还要纠缠。毕竟是一种与自身道法相抵触的绝对力量,断断续续间会影响他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惜,事已至此,王峰不愿过多追究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你这一战打的真是酣畅淋漓啊。”老梆子龇牙,凑到王峰面前笑道。

    王峰不语,撇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老梆子搓手,“你那师傅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王峰不解的看着他,颇为无语,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奸诈。

    不远处商行海摇头,制止道,“你最好别问,那种人的身份背景涉及到禁忌,小心遭天谴。”

    东都城中已经有算士擅自推演道无涯的来历而最终负伤的消息,还是传到了各大世家掌舵人的耳中,商行海自然也听到一些口风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令先前各大门派对王峰出手的修道者陷入惶恐当中,比照王峰师尊可怖的背景,他们知道得罪王峰没有好果子吃,所以都在暗中考虑,要送上什么价值高的东西,以此解除王峰对他们的误解。

    王峰倒是不知道,他扬眉,“禁忌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商行海点头,轻声道,“你那师傅来历不寻常,一身境界修为横压大道,一旦过多去了解,会引来天谴。”

    王峰愣住,“还有这说法,我师尊。”

    曾经在凡界的时候,他也只认为,道无涯仅是寻常高手,没想到在三千界拥有这样的背景。

    一提名字,就会引来天谴?这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这个。”王峰摇头,然后他问,“东都那些门派准备的神药送来没?”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色淡然,气定神闲,似乎在问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商行海翻眼,“你要的是神药,哪能那么快准备好,又不是大白菜。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我看这次炼药赛也不必举办了,都数落数落送过来,给我补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虽然有点不厚道,但事实情况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当时围攻王峰的修道者,绝大部分都是陪本门炼丹师来参加比赛的。这下子比赛还没开始,就把王峰给得罪深了。

    几番思索,有几个大门派直接退出比赛,将省下来的神药都打包给了王峰。

    “金剑宗的人到了。”这时,商氏钱庄一位管家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咧嘴一笑,“还是金剑宗的人有觉悟啊,办事速度就是快。”

    如今金剑宗的人听到王峰的评价,肯定要吐槽,要知道他们是被王峰重点提醒的门派。

    若是后面动作太慢,引起王峰不满,指不定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这种事宜早不宜迟,所以他们来的最快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送了什么好东西。”王峰起身,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金剑宗来了不少长老,都有一定的身份,一见王峰,立即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“神药准备了?”王峰面色一板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带来了。”金剑宗一位长老点头,然后恭恭敬敬的递上一株草药,通体发黑,叶面呈诡异的弯刀形态。

    而且这株草药的状态更怪异,只有一片一叶,显得非常单调,孤寂。甚至有点萧索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王峰不解,细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。”商行海是行家,一入手就大致猜测到,他神色一凝,郑重道,“天巫草。”

    “天巫草?”王峰面色也是一变,“温养神识的神草?”

    据传这种草三千年开一次,一次开三千叶,但最后成形的只有一株一叶,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它的价值虽然还没到震古烁今的地步,但珍稀程度位居前列,因为太少见了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。”商行海给出价值评估,“算的上一株千古难得的神草。”

    王峰欣喜,他现在急于加强神识,有此草帮扶,肯定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这简直是在解决燃眉之急,令他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王峰不客气,一抖手卷走天巫草,再清清嗓子,询问金剑宗的长老。

    “还有?”金剑宗长老明显一愣,不明所以,他心道,我东西都送来了,你还找我要什么?

    “你们这一门派三番五次跟我作对,凭一株草就能了事?”王峰声音提高八度,语气冰冷道,“要不要我请师尊去你们家坐坐?”

    “别,别。”金剑宗长老吓了一跳,那种禁忌人物一旦出现,别说去坐坐,光是在外面绕上一圈,金剑宗都会吃不消,谁敢得罪?

    “那就再去准备。”王峰挥手,示意他们离家。

    金剑宗长老不敢耽搁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王峰笑,颇为感慨,“师尊只是露了个面,斩了至尊一只胳膊,就吓得这些门派坐立难安,急忙向我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有大人物当靠山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笑的越发灿烂,很不自觉的原地转动,看看其他门派送来的神药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正当其时,王峰认真的思索面前的各种神药,虽然价值层出不穷,但贵在量大,很多东西的效果都非常专业。

    有温养神识的,有熬炼神魂的,还有打磨根骨的,比比皆是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只是闲逛了三五圈,王峰陡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哧声,他抬头,顿时怒气丛生。

    “臭虫子,你吃的是什么?”王峰龇牙,青龙这家伙竟然背着自己偷吃神药,还一口一个清脆,简直太不厚道了。

    咦?王峰蹙眉,怎么越看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擦,你吃的是天巫草?”王峰彻底炸了,一巴掌扇过去,吓得青龙小脑袋一缩,嘴角溢出香气四溢的黑色汁液。

    王峰足足看了几个呼吸,顿时火冒三丈,“天巫草仅此一株,你丫的又给我祸害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得到天巫草,一时欣喜,放入空间戒指保存,却忘记青龙在里面暂居。

    这天巫草一入空间戒指,等于羊入虎口啊。

    “额?你放空间戒指,难道不是给本龙吃的?”

    青龙很不自觉的张嘴就啃,唯一的一株枝叶被他吞食干净了,所以的神性精华都被吸收。以至于青龙打了个饱嗝,都能喷出如火般的精华之气。

    王峰瞪眼,“吃你个大头鬼。”

    而后王峰挽起袖子,蹬着眼睛走向青龙,要揍他。

    青龙一看局面不得劲,转身就逃,生怕王峰一抽筋,又扇的他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商行海伸手阻止二位的纠缠,他轻声道,“天巫草的精华在枝蔓上,叶子倒是其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峰回过神,转头看向商行海,“你不骗我?”

    商行海点点头,看向青龙,青龙立即心领神会,小心翼翼的将余下的天巫草枝蔓还给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重重的哼了一声,大眼睛瞪青龙,“以后再偷吃,我就把你剁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缩缩脖子,小心翼翼的滑向其他地方,然后张嘴就是一阵咔哧。

    王峰的脸一下子就绿了,这家伙不敢吃天巫草,又开始祸害其他神药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峰怒,抬手就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