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势大力沉,一巴掌掀翻青龙,将他狠狠的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青龙用舌头舔舔嘴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王峰无语,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,揍的再狠都改变不了他吃货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这些神药都是我拼死拼活抢回来的。”王峰瞪眼,他道,“你要吃,回头跟我去凤鸣山,自己找去。”

    “凤鸣山?”商行海吓了一跳,眉头蹙起,“你去那里做什么?那是禁忌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禁忌之地?”王峰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,顿时引起商行海和老梆子的注意,看状况,貌似对那里很忌讳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千界出了名的禁忌之地,自然知道。”老梆子示意王峰坐下,这才轻声道,“那里有禁忌,据传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纵横天下几十载,什么地方都去过,唯独有几个万万不敢涉足,其中凤鸣山就是一个。”老梆子道。

    王峰不认同,师傅肯定不会害自己,既然指明了凤鸣山,那么山中肯定有能够修复自身伤患的神药。

    只是那里缘何成为禁忌之地,王峰倒是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王峰询问。

    “据传那里曾经是一只天凤的栖息地,里面布有数座绝世杀阵,非常凶险。当初有绝世高手遇到过,一时欢喜,想要收归为坐骑,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遭到重创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看了商行海一眼,继续道,“那位绝世高手也是艺高人胆大,只身进山跟那天凤大战三个月,可惜最后还是带着一身伤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久就身死道消了,据那位绝世高手说,他遇到的极有可能是一只仙凰,而非天凤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位高手周身遭到仙火焚烧,体腔内部交织有无穷无尽的仙道力量,以此摧毁了他的命格,令他陨落。”

    王峰蹙眉,他在老梆子的详解中,大致了解到三千界的布局。

    按照目前天地格局,三千界尚有几座大名鼎鼎的禁忌之地,其中就有凤鸣山。

    至于凤鸣山什么时候出现,存在多少年,无人知晓,有人传出自上古时期,或者更久远的太古时期,甚至还要往前推几个纪元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凤鸣山曾经有天凤浴火涅槃,将整片天都差点烧穿了。

    后来的某些大事件,三千界普遍知晓,譬如这位绝世高手进驻凤鸣山,大败而归,随后死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此后再也没有去过吗?”王峰心头一跳,若是真的这样,此次前往,着实危险,甚至是九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老梆子摇头,沉声道,“死的那个绝世高手身份太吓人,以至于后世强者再逆天,也会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,是否比那人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很可惜,后世妖孽倍出,却没一个人比死于凤鸣山的那个绝世高手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王峰不解,一个人的战死导致后世人谈凤鸣山色变,这简直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老梆子瞧了他一眼,出声道,“小石皇,石飞。”

    “姓石?”王峰眉头一跳,他对这个姓有莫名感触,因为曾经遇到过石惊天大帝横战异世界的场景,所以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现在再听到这个姓,心中莫名有了一个猜测,“他是?”

    “帝子。”老梆子咂咂嘴,郑重说道,“看你的神情就知道你也猜到了,他是石惊天大帝的独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帝子。”王峰琢磨,这身份还真是显赫至极,看后世称呼他为小石皇,此人陨落前应该进入了人皇境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有一点不清楚,貌似和自己了解的情况有出入,他道,“石惊天大帝封帝的事情,三千界是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“貌似他封帝的时候,已经接近生命晚年,很多人都认为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微微一愣,显然也没料到王峰会知晓这些,他组织语序,继续道,“起初世人确实不知道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直至石惊天大帝消失百年后,才被外人解开一些隐蔽的秘辛。曾有异世界的使者进入三千界,扬言要踏平这一界。”

    “起因是人族有最强者域外封帝,弹指崩灭了他们一界,他们要复仇。”

    “随后世人才知道,石惊天大帝在星空之外,成就了大帝果位。并一人独战万古,杀了异世界上亿生灵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王峰呵斥,这件事他知晓一二,分明是异世界的生灵要踏足三千界,被石惊天大帝找上门,崩了他们一界。

    怎么到了这使者嘴了,反倒是三千界的错了?

    不过事情的关键点不在这里,他不解的是,当年石惊天已经将异世界的生灵屠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以卷土重来?

    一念至此,王峰才感觉到,这一界,在冥冥中发生某些不可扭转的变化,极有可能关乎天下苍生往后的命运。

    尤其是王峰想起,自己的师傅也似乎在查某些蛛丝马迹,让他对这片天地的未来,极为担忧。

    “石飞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,若是不死,未来成就极有可能超越自己的父亲。可惜误入凤鸣山,遇到一只疑似仙凰,惨淡陨落。”老梆子叹气,瞳孔中闪现哀思之情。

    “更可惜的是,石家自这一父一子或消失,或战死后,偌大的帝皇世家,逐渐没落。后世已经没有挑得起大梁的绝顶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人传言,百年后,人间再无帝族。”

    王峰沉默,石家忠义,为天下苍生造福,其家族后人竟然在三千界难以扎根。这对一个拥有过显赫战功的家族而言,是不是太悲哀了?

    “石家不至于如此吧?毕竟出过大帝。”王峰想想,还是觉得石家没落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?

    一个出过半人半神境界的大帝,怎么也会为家族带来千世辉煌啊。

    “石家崛起之前得罪过执天教,加上曾经还在黄金岁月的小石皇过于年轻气盛,以横扫天下之姿,硬生生的斩杀了一位执天教的候补教主。自此让这两大巨头结下了死仇。”

    王峰瞠目结舌,这小石皇的性格是不是太杀伐果断了?居然连执天教的教主都敢杀。

    老梆子龇牙,低声道,“如果石飞不死,执天教肯定不敢动石家。可惜小石皇英年早逝,死的太突然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石家和执天教的恩恩怨怨。”

    帝族石家,补天道阁,秋水剑谷,执天教,这四大势力,曾经一度是三千界的巨头,四甲并列。

    他们都拥有上千过万载的敦厚底蕴,身后更是出过无上辉煌的绝巅大人物。

    而石家作为唯二的家族另外一个以家族形式壮大的是秋水剑谷,能跻身四甲,足见影响力之深厚。毕竟家族家族,全是自己人,而从不对来吸收人才。这样的家族发展方式,还能成为四甲,可以遇见当年的帝族石家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可惜随着石惊天离开,小石皇逝世,帝族逐步没落,被后来居上的中土皇族叶家占据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上述四甲中的补天道阁,也趁势崛起,风光到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其中执天教发展最勇猛,无数年积淀累计下来,造就了当今三千界第一巨头门派的无上地位。

    另一势力秋山剑谷,受制于前世血咒,族中不可出皇,从而使得他们始终保持常态。虽不至于没落,但也没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希望。

    相较其他,石家则显得黯淡无光,隐隐有熄灭家族香火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执天教曾经放言,要石家后辈人人不得善终。”老梆子递给王峰一杯茶,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巴掌拍向桌面,他大吼道,“石家对天下人有大恩德,如果没有石惊天大帝当年的异世界征战,说不定现在的三千界早已沦陷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,执天教竟然如此对待石家,试问天下人,可对得起石家?”

    老梆子沉默的低下头,无奈道,“可那是执天教啊,天下人纵使不满?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王峰叹气,执天教在三千界的地位,无人可撼动,加上发展无数年,底蕴早已不是外人可揣度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这一脉没有境界特别拔高的扛鼎人物,可形同蝗虫般的高手,也足可拼死任何大人物。

    何况执天教内部还设有至尊殿堂,是执天教对外征战的常备组织,一旦执天教的利益遭到损害,这一堂口的高手足以在半日时间,荡尽任何敢挑衅执天教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据传凡是进至尊殿堂的人,全部都是至尊修为,你说,谁敢动这么狂霸到不可一世的门派?”老梆子摊手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王峰倒吸凉气,满堂至尊?简直是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这等阵容,只怕是某位人皇来犯,也深感头皮发麻吧?

    “这执天教是要……”王峰汗颜,唯有两字,“逆天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撇了他一眼,拍拍王峰肩膀,“所以有些事明知不可为,但必须为之。石家没落,是大势所趋。”

    “无人能扭转,除非踏灭了执天教,可这更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王峰沉默,长出一口气,无奈摇头,老梆子字字在理,没有夸大其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