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一叹,最终无奈。

    这些源自顶级豪门之间的恩恩怨怨,相对于王峰,过于遥远。

    即使他现在满腔怒火,替石家感到不值,尤其是想起石惊天横渡域外,一人独断万古为这片大世界的众生守护,那种举世寂寥,却又无怨无悔的决心,就心头发堵。

    可惜岁月流逝,时光无情,曾经横推一个时代的巅峰人物,终究埋没在历史的烟云下。

    是消失还是永逝,又或者在某个地方沉眠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你还是听听就好。”老梆子甩甩手,告诫王峰,不要过度介入石家和执天教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顶级豪门要弄死逐步没落的帝族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之所以石家尚未完全断了香火,从某种层面来说,执天教留了一定的底线,没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王峰冷哼一声,不屑道,“来日我若是位极巅峰之境,一脚踏了这狗屁的执天教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吓了一跳,“小祖宗耶,你这话千万不能乱说,小心招来杀身大祸。”

    商行海也是微微蹙眉,告诫王峰,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这两个活了无数年的老者,怎么也想不到,若干年后,这位年轻气盛的少年人,真的能以一己之力,独断万古,压得执天教连气都喘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凤鸣山?”老梆子看看王峰,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王峰大手一挥,拍板道,“去,为什么不去?不就是一块禁忌之地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”老梆子脸都绿了,这小子还真是不怕死,小石皇当年都战死了,你还敢进?不是找死是什么?

    王峰撇了他一眼,“我急要一个向导,你最常年挖墓,通晓各区域地理方位,是一个专业的人才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一张脸更绿了,他想脚底抹油,转身就逃,“这个,那个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王峰大呵,“你跟我一起,不准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自己找死不要拉着我,老人家我还要多活几年啊。”老梆子心一横,反抗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老梆子佯装咳嗽,一脸的苍白加病态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懒得废话,“你不去也行,等我师尊回来,让他去你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商行海翻白眼,心道你这小子还真是霸道,连熟人也坑。不过转念一想,进禁忌之地的又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命令老梆子道,“师弟,你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缩在墙角,一脸的义正言辞,“不去,要去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兰妹的事情……”商行海挑眉,故作犹豫的嘀咕道,“我就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商老头,你几个意思?”老梆子火大,蹭的一下站起,不过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兰妹?”王峰听出门道,心中八卦之火燃烧,他看向老梆子,“你的红颜知己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老梆子龇牙,对王峰的态度很不善,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皮糙肉厚,体质雄健,他真想一巴掌过去。

    王峰哈哈笑,一看商星海那副笑眯眯的表情,就知道老梆子被掐了把柄,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“准备准备,过几天就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王峰笑眯眯的走向老梆子,故作关心的拍拍他的肩膀,然后道,“有时间把你的那个兰妹介绍给我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龇牙咧嘴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王峰也不挽留,走到商行海身边,一起观察东都城各方势力送来的神药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次大战确实为王峰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。光是这各种散发迷人宝光的神药,都是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株草散发绿色光束,叶片如剑刃,散发幽冷气息,将附近区域的环境都渲染的冷若寒霜。

    这非常不凡,一片枝叶,笼罩一方区域温度,厉害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剑齿草。”商行海龇牙,默默指点道,他是专业研究这些的,加上几十年如一日的磨练,基本上一株草看上一眼,就能精准的判断出名字以及神效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被源源不断的送来的神药虽然大体上价值不菲,但因为专业用途不一,有些神药相对于目前阶段的王峰并不适用,而且不止一两株。

    王峰思索,然后认真拜托,“商老,部分我暂时用不上的神药就寄存在你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商行海点头,表示接受,并直言,王峰想要可随时取。当然也可以用这些神药去换取其他的药材。

    毕竟商家是做生意的,只要不是那种逆天到举世不可寻的药材,这里基本有备份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跟在商行海后面,去了当铺开了个账户,寄存了部分神药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王峰准备自己随身携带,但一考虑到身边养着个拎不清的青龙,指不定哪天就给你祸害了。

    当然,青龙知道王峰这么做是防备自己后,一双眼睛顿时发出幽怨的光,像是被遗弃的小女人似的。

    王峰看的心里发堵,一巴掌扇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什么打算?”商行海眼神怪怪道,“本来东都还有炼丹大赛,被你这么一搅和,所有的稀世神药都拿来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举办不起来了。我估计明天开始,就有门派陆陆续续的离开东都城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摸摸下巴,讪讪的笑,“谁让他们贪心,夺我的太古仙金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“太古仙金。”王峰一说到这个,忽然神色微变,他倒是将这个重要的东西忘记了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他食指一抖,一块巴掌大小的金属出现在掌心,闪烁光泽在他掌心绽放,像是一轮神日,太耀眼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时间太紧迫,王峰来不及细细研究这个东西,刚好商行海也在,就拿出来一观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不世出的仙金啊。”商行海神色凝重,靠前观察。这等神物,他也仅是在某些上古遗籍中看过,现实世界并不曾接触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所以他神色非常郑重,生怕一不小心就给这宝物带来尘垢。

    王峰发问,“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?我怎么越看越像是一块砖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仙金,自然有惊人的价值。”商行海翻白眼,心道你这个比喻简直是在玷污太古仙金的身份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拿去当砖头拍人,不知道多少人要骂王峰败家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提及的是,这块仙金,韧度惊人,能轻而易举的敲碎任何材料锻造而成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更为关键的是,这东西带了一个仙字。

    所谓仙,虚无缥缈,关于某些神秘传闻,很不凡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商行海五指滑动,用一种非常玄妙的指法,在仙金周围刻字,想借此试探太古仙金的内部构造。

    他指心发力,光束越来越炙热,像是一柄骨刃,沿着太古仙金的侧面切割进去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流光自仙金中斩出,带着绝世音响,当场震碎商行海五指构造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商行海吓得眉毛都飘了起来,他大喝一声,迅速切断自身与太古仙金的联系,这才避免遭难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也被吓的不清,在大口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这道光起源于仙金之中,在离开仙金后,本该在仙金上留下部分痕迹。

    但实质上太古仙金无痕无迹,竟然光滑圆润,毫无痕迹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然后莫名的感受到丝丝缕缕的规则之力,那种规则之力很飘渺,但却给他摄人心魄的感触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道规则之力,远高于他接触的那些法则力量,譬如大道法则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商行海神色一变,极为震惊,“仙道法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仙道法则的力量,远超大道法则和神道法则的更高一级存在。”

    王峰摇头,“如何才能证明这就是仙道力量?”

    他迟疑,当年师尊曾出言,世间无仙,一切成空。所以心底本能的认为,这片大世界一切生灵的生老病死都遵循世道轮回,不可能有某些群体能永世不死。

    商行海摸摸发白的胡须,仔细琢磨,觉得王峰的话确实不假,因为缺乏比对,这种特殊的规则之力,到底是不是仙道力量,还没有明确的证据支持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,太古仙金内部封有绝世力量,一旦外界尝试破开,稍有不慎就会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你修为虽然已经很高,但距离巅峰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如非必要,千万不要尝试破开太古仙金。”商行海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准备收回太古仙金,不过在即将纳入身体的刹那,他不怀好意的看向门外鬼鬼祟祟的青龙。

    “嘿嘿,也许可以试试。”王峰招手,“臭虫子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哈?”青龙瞪眼。

    “给你好东西吃。”王峰食指一点,指心绽放流光,发出阵阵柔和的力量,就势将太古仙金推到青龙面前。

    “哇塞,光辉耀眼,神芒烨烨,一看就是很好吃的样子。”青龙高兴坏了,也不注意王峰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,一眨眼迅速接近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刺耳的嗡鸣从青龙的口腔中发出,然后他整个身体都绿了,绿莹莹的像个虫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