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老人很和蔼,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,但性格相当和善。

    王峰与之交谈,探讨一些关乎凤鸣山的细节,以及当年小石皇战死的部分原因。

    “小石皇战死,算是三千界最大的损失吧。”他长叹一声,不过神色迟疑,似乎在思索某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峰问。

    城主摇头,最后无奈的笑道,“也许是我想多了吧,到了我这把年纪,直觉异常敏锐,透过你似乎看到了冥冥中注定的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关乎未来,关乎天下苍生,更关乎万古之格局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颤,他听说过一些老人活了很大年纪后,双目几乎可通灵,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种通灵可不是神术的展现,事实上是一种人类最淳朴的一种力量,近乎通神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这位老人年岁大的吓人,可以说是一位人精,他说出这样的一句话,自然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王峰咬牙,认真询问,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未来的一角。”城主抚摸胡须,悠然然道。

    “未来一角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你亦神亦魔,横战天下苍生。我也看到了你,选择了一条十分恐怖的斩道之路。”

    王峰吓了一跳,这老头子还真能看到一些什么,他当初也曾偶然感知到。

    似乎未来的自己,在某一天选择了绝情道,以杀天杀地杀亲杀师杀己杀至爱为道基根本,走上了一条堪称万古最为艰难的道路。

    但是当初王峰原本以为那仅是一场梦境,并不当真,没想到现在城主偶然提及,令王峰不得不警惕。

    正如城主说的那句话,有些东西冥冥中自有注定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刻他身中魔血,神智遭受部分侵蚀,若是控制不好,是否真的会遁入魔道?

    从而走上一条为天地所不容的斩道之路?

    绝情道!

    所谓绝情,必须经历先有情,再无情,而后才能挥刀自斩,断绝七情六欲,从而巩固自身道基。

    王峰食指微动,他下意识的问道,“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命理之说,但防患于未然,总是没坏处的。所以他认真询问城主,看能否得到他的一二指点。

    可惜城主微微摇头,只道了一句,天机不可泄露。

    “额。”王峰无语,“半点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误解我的意思了,所谓天机不可泄露,并不是我知道什么而不告诉你。”城主解释道,“而是我自己都看不清,看不透,谈何去指点?”

    王峰遗憾,唯有叹气。

    随后两人针对于凤鸣山,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。

    按照城主的透露,凤鸣山位居北方,地处极寒之地,向来人迹罕至,总人口不及东都城的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但那里却有一大门派掌舵一方,统治了方圆几十万里的疆域,包括凤鸣山在内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得到关于凤鸣山更具体的信息,可向逐月宗请教。”城主口中的逐月宗,便是掌舵一方的上等流派之一。

    相对于执天教,秋水剑谷等真正的超级巨头,逐月宗在底蕴方面稍次。但它确实成立最久,根基最牢的教门。

    据传这一门派的先祖,疑似上古年间的月之女神,一身修为功参造化,是历史长河中为数不多的女中豪杰之一。

    自月之女神开宗立派之后,这一宗门就没有断过传承。

    很有意思的一点是,这一门派的核心高层全是女性,只有那些附庸在逐月宗的下属教门,才不限制男女门徒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真正能接触逐月宗核心底蕴的高层,唯有女性。

    逐月宗建宗万载岁月,从来不缺女门徒的拜访,事实上,绝大多数女修士,都或多或少对逐月宗抱有好感。

    因为远古年间,逐月宗传下一套绝世驻颜术,可保持容颜不老,连岁月都无法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女派。”王峰神色微变,表示震撼。

    王峰原本不想过多的和其他宗派联系,但迫于这一门派藏有凤鸣山的布局图。

    多年前,逐月宗一位女辈高手冒死进入凤鸣山,成功临摹出凤鸣山的布局图,然后最终死去。

    凤鸣山严格来说,只是突途径逐月宗管理的范围之中,但极少有人涉足那里。所以这一片区域优势非常知名的三不管区域。

    如今王峰需要进山,就要做好所有的准备。

    而逐月宗有具体的凤鸣山布局图,或多或少的嫩帮助他情理一些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也是城主示意他联系逐月宗的缘由。

    “那份图纸真的很有用处?”王峰表示不信,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城主点头,而后道,“图纸细致的每棵树都没偏移,你若想加大成功的可能性,只有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逐月宗。”王峰嘀咕,他在思索。

    “这一门派与我有交情,老夫倒是可以休书一封,替你讨要凤鸣山布局图一用。”城主府保证道。

    王峰一喜,若是有城主出面,可加大事情的成功性。

    毕竟那样的宗门,脱离修道者群居的地方,几乎是一只远离各大城市的神秘宗派。只怕这一门派连道无涯是谁都不曾听过。

    届时要再想借助道无涯的威名行事,效果肯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,城主慷慨相助,要帮王峰解决这一事情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城主食指点动,抬手献出一份古册,而后借助大法力,强行刻字。这些字体蕴含有道术法则的气息,一经刻写,顿时在古册上发出惊世光芒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字体沉浮,霞光冲霄,整个古册在法力的加持下,开始散发夺目光辉,并不时的爆发出宛若剑器出鞘的浩荡声。

    王峰震撼,这绝非一般指功,莫名令他震撼。

    外界传言东都城城主距今至少三百年没出过手,修为大不如前。可从目前的展现的手段来看,此人修为绝世,对于道法感悟拥有不世出的造诣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。”王峰舔嘴唇,神色恭敬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古册强行震出一抹光,而后沉沉浮浮,在城主关闭古册的刹那,一切波动瞬息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城主卷起古册,递给王峰,“若是逐月宗不能第一时间满足你的要求,将这个交给她们宗主。”

    王峰点头,认真收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?”王峰再问。

    城主抚摸胡须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城主摇头,笑眯眯的盯着王峰,然后语重心长道,“未来将有大动荡,你的修为太弱,千万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王峰笑,“后生肯定不负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城主挥手,示意王峰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夫尘缘已尽,时日无多,未来的天下苍生,全靠你们年轻一辈支撑了。”城主挥手,语气豪迈,竟然道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颇有不解,但最后还是恭敬起身,从正门处退走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离去的刹那,城主深邃的眼神突然炸出两道精锐的光,当即贯穿虚空,爆发万古罕见之神光。

    恍然间,整座东都城都陷入一种极为恐怖气息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色变,转身抬头,忽而全身巨震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九天之上,血雨飘摇,并发出澎湃不绝的祭祀声。那种声音不绝于耳,带有某种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凝听,会有一种觉得是天地在悲哭的错觉。

    下一刻,黑云压顶,悲音啸九天,宛若进入最强黑暗动乱,给人一种世界末日的心悸感。

    “天降不祥,大哭三月,这是天哭的现象。东都城有大人物逝世了,从而引起天地同悲,不忍落泪。”

    “血雨飘摇,三月不止,天啊,到底是哪位绝代高手谁逝世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何会这样?我东都城……”

    各路修道者惊恐,第一时间感觉东都城有大事件发生。王峰自然也听到,他迟疑半晌,刹那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王峰心里急呼,神色郁郁,“城主逝世了。”

    这天令人震撼了,王峰与之交流半日时间,这才刚离开,一代盖世强者就这么离逝,彻底化为天地间的一抹尘埃。

    “尘缘已尽。”王峰呢喃,终于明白刚才城主道出的那句话,原来这位老人真的寿元干涸,无法再熬过岁月的洗礼,化为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抬头,仰望天穹,认真鞠躬,“前辈一路走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日东都城大悲,因为可靠消失透露,城主离逝。这位曾经横推一个时代的盖代人物,终于在都城终老。

    “人道领域又失去了一位能力挽狂澜的大人物啊。”商行海看向回来的王峰,声音悲戚。

    王峰叹气,没有多余的话要说,他示意商行海叫来老梆子,然后道,“我今日就要离开东都城,前往凤鸣山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一别,来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安好。”商行海点头,目送王峰和老梆子离开。

    老梆子神色郁郁,临走前不忘嘀咕道,“师兄,我此次若是不能回来,记得告诉兰妹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愣了愣,一把扯过老梆子,大步一动,拉出绚丽神虹,径直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