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年轻的公子确实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一个年纪与之相仿的少年人,会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境界。但又正都属于同龄人,他心有不服,还想再试试王峰的斤两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年轻公子踏马过来,嘴角冷笑,“在这逐月城,还真没人敢对我柳浪不敬,你算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王峰浅笑,微微抬起拳头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柳浪大喝,猛然拉去龙马,以极为凶悍的速度撞击过去。他的龙马是整批队伍中最强盛的,血种近乎返祖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龙马大吼,一头撞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找死。”王峰大吼,一拳打出,拳光闪烁,金辉绽放。璀璨夺目的光在虚空演化一道神环,重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小心。”

    柳浪身边的几位随从神色大变,竟然在同一时间感受到犹如龙虎咆哮的巨大声潮,全都是被这一拳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王峰看似端正的一拳,不但闪动铭文,还有大道法则的力量,具备极强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莫要自误,这是一位强大的法相境高手。”一位修为相对高深的随从大喝一声,神色变得极为苍白。

    所谓法相境,便是长生境五重天,能推演法相,双股作战。

    但此刻王峰并未动用真龙法相,而是选择最淳朴的肉身攻击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一拳锤杀,铿锵之鸣不绝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血光绽放,在偌大的街道中央,像是盛开一朵鲜艳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拳光闪动不止,爆发出巨大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等所有光束消散,在场的所有修道者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神色错愕的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王峰这一拳不但打穿了龙马的头颅,最后更是斜上而起,震断了柳浪的胸骨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柳浪神色苍白到变态,浑身都在哆嗦,等他反应过来自己负伤,更是吓的从死马上坠落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太令人震撼了,居然能一拳镇杀他的坐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浪神色惶恐,一脸错愕的盯着王峰,而后他突然面部狰狞,大声咆哮道,“你,你竟然敢像我动手,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不知道你是哪家出来的祸害,所以才留你一命。”王峰冷笑,走近柳浪,一把将他提起,五指微动,再次震断他的骨骼。

    柳浪疼的龇牙咧嘴,全身发抖,“你敢对我不敬,我族人会要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识趣,快点放我下来,不然今天柳某要跟你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不休吗?”王峰面色一冷,目中寒光飞溅,当即在空中组合成斩天之刃,噗嗤一声斩断了柳浪的右臂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快放了公子,有话好好谈。”

    柳浪的随从又惊又恐,知道今天撞到了铁板,但他们想不到这块铁板如此不好说话,抬手就斩,根本不给他们交涉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他是柳家少公子,你若杀了他,今天绝对走不出逐月城。”一位随从强行令自己镇定下来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王峰冷笑,“我大魔神还真想看看柳家人,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方式,调教出了这么一位飞扬跋扈的少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,大,大魔神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眼睛瞪起,呆呆的站在原地,连呼吸都急促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大魔神?”柳浪也懵了,他实在想不到眼前这个将自己打的半死的家伙,会是近来以最快速度声名鹊起的年轻之辈。

    尤其是数日前,东都大战,先杀齐天术,再斩齐随云,金悦,几乎声震三千界,令所有年轻一辈的修道者都深感压力。

    同辈有此人,各年轻豪杰都要注定无光。

    因为王峰一人风头太盛了,几乎要创下万古神话,成为进阶速度最快的逆天修士。

    柳浪身子发抖,心里怨恨。但考虑到这里是逐月城,他柳家家大业大,大魔神再威风,毕竟是一个人?

    难道他敢不给柳家面子?

    “大魔神,此事我们之间怕是有误会,能否详谈?”柳浪态度服软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王峰浅笑,“有误会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踏死我吗?”王峰笑,“现在我人就在这里,快去叫你柳家大人物,不然时间一长,你小命可就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敢杀我?”柳浪不相信。

    王峰笑而不语,眸中杀光烈烈。

    柳浪被吓了一跳,刚想说话,被王峰抬手一巴掌扇的牙齿飞溅,“你这样的祸害,杀一杀万都不足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柳浪张嘴咳血,一脸铁青。

    王峰懒得看他那张可恶的脸,一脚踏上,狠狠的将柳浪踩在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逐月城街道已经汇聚大部分的人,虽然普通人居多,且并不知道王峰在修道界大名鼎鼎的声威,但看到柳浪这位素来跋扈的人被踏在脚下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用脚后跟想也知道柳浪这是招惹了某位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嘿,这小子平日里飞扬跋扈,作威作福惯了,现在终于撞到了硬茬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将柳家一窝端了,这一大家子仗势欺人,简直可恶。”

    现场诸人小声嘀咕,并彼此交流,虽然声音很小,但王峰能轻而易举的挺清楚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他得以更仔细更详略的知道柳浪的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嚣张跋扈到不可一世啊?”王峰气的牙痒,又是一脚踏过去,顿时踩的柳浪根骨断裂,嘴唇外翻,血更是流了一滩。

    “强抢民女,殴打普通人,甚至连孩子都不放过。你说你这样的人,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?”

    王峰是彻底怒了,他向来觉得,修真者和凡人是两个独立体,需要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尤其是修真者,不可仗着自己的修为就欺负凡人。

    这几乎在整个三千界都是公认的规矩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柳家竟然敢堂而皇之的欺负一整个逐月城,从而导致这里的人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最令王峰无法忍受的是,柳家之所以如此霸道,完全是背靠大树好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他们是逐月宗的附庸势力,平日里没少得多逐月宗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竟然跟逐月宗有关系,事情处理起来只怕有麻烦。”老梆子也知晓了事情大概,颇为担忧,

    毕竟他们现在进城是有求于逐月宗,如果因为柳家的事开罪了逐月宗,事情将会越发麻烦。

    王峰摇头,“无妨,若逐月宗真的是这样的作风,我们不去也罢。大不了自己去凤鸣山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没了图纸,就进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吓了一跳,心道你不怕死,但是我怕啊。

    你这样大大咧咧,没有任何准备的进凤鸣山,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分啊。

    奈何王峰现在肝火正旺,他不好过多劝解,只能看后面的动态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要知道我柳家可是逐月宗的附属门派,你这样做,等于在于逐月宗作对,奉劝你识趣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你可以横行霸道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柳浪深感王峰对自己的浓厚杀气,他开始自救,在知晓柳家无法震住王峰后,便搬出了逐月宗,

    逐月宗作为上等流派之一,无论站在多高位置的修道者,都会赏几分薄面,王峰自然也不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他万万想不到,这句话直接激起了王峰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想等等,现在看你这么急不可耐的想死,那就送你上路。”王峰目光一闪,大脚遮天,高高抬起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你不能杀我。”柳浪绝望了,他感受一股杀气笼罩全身,令他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他一瞬间明白,王峰这是真的要杀他,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王峰一脚落定,尘土飞扬,而后血水冲高回落,在城市的街道中央绽放。

    这一刻全城死寂,唯有阵阵惊慌失措的倒吸凉气声。

    “天啊,柳浪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的敢杀柳浪,一脚就踏的他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逐月城炸了,无数的修道者奔走相告,既震惊又惶恐,又觉得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当地一霸,柳浪此些年的行迹着实可恶,现在被铲除,之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,是一件值得大快人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胆敢杀害公子,你今天别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浪随身的扈从醒悟过来,立即将王峰围堵住,毕竟公子死了他们也活不了,到时候家族肯定要追责他们的失职行为。

    既然迟早一死,不如现在奋起杀敌,兴许还能博得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王峰冷笑,一掌拍击,截断虚空,震得这些扈从全部倒飞出去,竟然连近身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一群人呆掉了,这得多强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一步?

    “谁杀我孙儿?”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道如雷霆般暴怒的声音在云端炸响,滔天怨念令狂风席卷,让一整个逐月城都陷入一种极为可怖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是无数道身影奔涌而至,齐齐现身,想必都是柳家的高层,在第一时间通报的刹那,就动身了。

    “正主终于来了。”王峰冷笑,决定铲了这一世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