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敢夺我孙儿性命,你到底是谁?”柳家家族柳泰山大喝,一张老脸布满阴云。

    他是一位修为相当高深的老修士,虽然年纪很大,但气血充足。这一声爆吼如同夜狼啸月,震得附近的修士头晕脑胀。

    若非某些人迅速的撑开防御护罩,只怕要当场被活生生的震死。可即使如此,都城街道还是呈现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速速报上名来,老夫不杀无名之辈。”柳泰山很愤怒,仰天咆哮,状若疯魔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疼爱的孙子,竟然被人当街屠杀在自己门口,这叫他如何能忍受?

    王峰面对柳泰山的质问,自始至终都保持一份神色平淡。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柳泰山,大概猜测此人在四重法相境。算是一位非常厉害的老修士,也难怪得到逐月宗的垂青,成为她们的下属门派。

    但相对于如今风头正盛的王峰,柳泰山的实力终究上不了大台面。

    所以王峰请撇一眼,面容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,好胆。”柳泰山大手一抓,探掌出击,拍向王峰。这一手抖动,像是撑开乾坤,顿时造成现场环境骤然大变,像是被暴雨袭击过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屑,他冷哼一声,一拳闪动,漫天光泽照耀天地,当场打裂了柳泰山的攻击。

    柳泰山阴沉沉的脸突然一变,他面部肌肤紧绷的刹那,陡然感受到一股滔天的杀念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,竟然直接震碎了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柳泰山当机立断,一掌回撤,再身轻摇,连连退出了数十丈距离,这才一脸警惕的看着王峰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大魔神?”柳泰山如临大敌,神色惶恐。

    大魔神谁?

    这位可是年纪轻轻,就敢横战年轻一代顶峰高手的后起之秀。不但修为进阶速度万古罕见,战斗技巧更是丰富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东都城一战,他一怒之下,立斩齐天术,将那位同样成名数十载的少年英豪击毙。

    在当时,这一战造成深远的影响,即使那些不在东都城的门派,也大致了解到,大魔神的显赫威名。

    柳泰山作为逐月城一大势力,自然也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的是,王峰竟然出现在了逐月城,还莫名其妙的杀了自己唯一的亲孙儿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怒,也有惊。

    “果然英雄出少年,没想到你就是大魔神。”柳泰山心中思索数息,他强行令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柳泰山嘴角一泛,目中有血光闪动,“但你纵使是大魔神,可也不能无故杀人吧?”

    “我孙儿柳浪貌似没得罪你吧?”柳泰山大吼,“还希望大魔神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不然你纵使再厉害,我柳泰山也会穷一族之力,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王峰笑,“放心吧,在事情解决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类似你这样的家族,其实没必要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柳泰山面色不善,这是堂而皇之的威胁,更是对他柳家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柳浪作为一介修士,欺辱凡人,霸占民女,殴打百姓,几乎无恶不作,请问柳老作何解释?”王峰淡淡询问,“按照修道者和凡人之间公认的规矩,修道者不可逾越规矩,祸害一方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柳家柳浪不但做的出格,还惨无人道,请问我杀他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凑巧救下一位七岁幼童,使她免于被马蹄踏死,而始作俑者就是你那疼爱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柳泰山心中一抖,一看王峰的表情就知道来者不善,若是真要追究下去,以他柳家在逐月城的嚣张跋扈程度,其实早就引得民怨四起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刁民,我孙子这么做,也是为民除害。”柳泰山面色一硬,给出这样的解释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这么荒唐的理由,也就你这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的人说的出来。难道一个七岁,尚且不懂事的女童也是刁民?以至于柳浪要用马蹄踏死她?”

    柳泰山无言以对,最后只能冷哼一声,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话说了,你上路吧。”王峰目光陡然射出杀光,随即大手遮天,一片金光飞卷,重击向柳泰山。

    柳泰山面色一抖动,心中大骇,王峰气势太迫人了,携带的满天金辉,像是无数柄绝世杀剑横杀过来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。

    柳泰山不敢携带,起手祭出一尊宝具,用以抗衡王峰的攻击。因为他已经知道常规的战斗方式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蛮横攻势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柄直尺迅速放大,而后化作一座神桥,横亘在虚空中,朝着王峰镇压而来。

    神桥上光芒烨烨,绚丽夺目,并不时的爆发出铿锵剑鸣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王峰冷哼,他五指并拢如刀,动用至尊散手,一时间他掌心的光芒大盛,在触碰神桥的刹那,再次爆发出惊世的光束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五指微动,形如佛祖拈花,轻描淡写的动作瞬间截断了这座神桥,将其化为两块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一拳攻击,当场将神桥崩断成上千块,无数的碎片融入虚空,转瞬消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泰山神色大变,张嘴就咳出一口血,这是他家族的至宝,拥有非凡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可万万想不到,对方仅是一个轻描淡写的重击,就硬生生的撞碎了直尺演化的神桥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直尺一断,牵连本心,柳泰山遭受反噬,踉踉跄跄的倒退数十步后,他神色迅速苍白下去。

    作为老辈人物,这一生见惯了太多的妖孽,也见惯了无数在年轻时就注定未来辉煌的英豪,折戟沉沙,过早夭折。

    可以说,柳泰山活了一大把年纪,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。

    但如今面对王峰,他才惊诧的发觉,这个年轻人在如此年幼便拥有此等非凡造诣,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魔神啊,如此年轻,修为就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,连这逐月城土生土长的大人物柳泰山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一招就击溃了柳泰山,这……“

    “你,你何至于跟我柳家过不去。”柳泰山咳血,但心中还是不忿,认为王峰是在仗势欺人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为逐月城的凡人伸张正义罢了。”王峰摇头,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柳家因为有逐月宗的庇护,在这城池作威作福,将凡人的性命当草木。这种行为彻底激怒王峰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面色一寒,速度提升,眨眼就欺身上前,抬手一巴掌就扇向柳泰山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

    柳泰山一连设下九道防御,试图抵抗王峰这一击,却发现一切徒劳。

    王峰势大力沉,一掌击碎所有防御,以最本源最淳朴的力量,震断柳泰山无数根骨。

    “这,近身无敌!”柳泰山神色大变,嘴中咳血,他惊诧间想起一条传闻,言道大魔神肉身强健,近战无敌。

    一般被他欺身到一臂距离,只要二者境界不出现较大差距,无论你多强,都难以扛住他的至强一击。

    当下一番遭遇,令柳泰山神魂震动,五脏错位,他终于意识到他柳家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柳泰山大口喘气,明白以他柳家的地位,已经无法迫使王峰住手。慌乱之下,柳泰山大吼,“我是逐月宗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起我柳家,但总归要给逐月宗一个面子。逐月宗可不是三五流的教门,望你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柳泰山最后的救命稻草,他觉得,王峰顾忌逐月宗的面子,肯定会住手。

    但万万想不到,这一句等若彻底激怒了王峰,后者一扬手,五指如刀,当场截断了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若非神识未灭,他立马就会化为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冲天血花绽放,让现场的人一阵心悸,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?明知逐月宗庇护柳家,还敢动手?

    难道偌大一个上古教门,连让王峰犹豫的资格都没有吗?

    “你?”柳泰山的头颅在闪动微弱的萤火,将熄未熄,整个状态非常狼狈。加上肉身被王峰一巴掌拍烂,只有头颅尚在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