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魔神登门造访逐月宗,这对偌大的宗门来说,称得上是一件大事件。

    毕竟当下的年轻一代,大魔神的声威最强,尤其是在东都城斩了齐天术之后,几乎成为年轻辈当着的扛鼎人物。

    而今突然出现在逐月宗,顿时引起轰动,很对宗中年轻一辈都表示要见见此人。

    “有请。”

    王峰在逐月宗某位管家的带领下,下榻在逐月宗的一套别院。

    这里流水潺潺,鸟鸣阵阵,伴随而至的还有缕缕花香,是一处极为适合养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逐月宗素来有人间仙境之美称,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。”王峰浅笑,抬头看了看山巅喷涌的白色雾霭,衷心感叹。

    这种神圣之地,本就灵气充盈,类似王峰这个等级的高手,自然一个呼吸就能感受到天地之间,无形无质,但又真实存在的精华气息。

    因为王峰的具体安排是会见逐月仙子,在没有见到此人之前,暂时不会离去。所以他准备在此地小住几日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别院中,一座假山喷涌出炙艳的霞光,冲霄而去,宛若仙剑出鞘,剑光一瞬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王峰凝神,他能感受到这里非凡的气息,当下也不客气,进入一座地势相对开阔的地方顿悟。

    至于吴悠的安排,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逐月宗年轻一辈都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近些时日风头最盛的年轻高手大魔神,进入我逐月宗了,也不知道所为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此人杀伐果断,虽只有二十几岁,但个人境界高深莫测啊,真想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立即引起现场无数的年轻修道者心痒痒,都准备前往王峰的别院,一观英豪。

    “哼,徒有虚名之辈罢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明显带着不屑的冷哼声响起,诸人抬头看去,立即失声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相貌极为年轻的男子,端正如玉,长发披肩,隐然有一股翩翩玉公子的气质。

    实质上,此人不仅相貌出众,个人实力也相当敦厚,一度是逐月宗第一号强者。

    当然他还有一个更为惊人的身份,他是教宗三长老的孙子,本名赵青,年三十,只比王峰大了几岁。

    赵青作为年轻一代的高手,现在听诸多人讲述王峰的丰功伟绩,以及处处流散出的崇拜之情,让他心头不满,所以才道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赵师兄境界高深莫测,堪称人中真龙,你们在他面前提及大魔神,有将赵师兄放在眼里吗?”赵青身后一位扈从怒斥一声,吓得周围的同宗弟子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当然现场也不乏大胆的弟子,其中就有一位建议道,“既然大魔神到访,赵师兄不如去会会那家伙?权当是以武会友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来,不但现在躁动起来,连赵青都眼神一亮,他不假思索,笑道,“也好,那就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“赵师兄果然人中豪杰,这作风痛快,不如我等现在就去?”一位明显倾向于他的弟子笑眯眯的走在前面,为其带路。

    周围的弟子看有热闹,也忙不迭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嘿,赵师兄要去挑战大魔神,大家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赵师兄出马了?那还不将大魔神揍的满地找牙?嘿嘿,一定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边同宗修士一喊二,二喊十,顿时聚拢了一大批的弟子,追随在赵青的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王峰正在顿悟,他双膝盘起,身材半悬,一身精气转动,将他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猛烈的颤动牵连全场,随后爆发出一声极为亢奋的呵斥,“大魔神何在?还不速速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双目撑开,面有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逐月宗的赵青大师兄要向你挑战,还不速速出来迎客,墨迹什么?”这道声音还在继续,而后带着点不耐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他明显听出针对之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王峰询问一直在别院溜达的老梆子。

    老梆子回,“貌似是逐月宗一位年轻高手要现场挑战你,想试试你的斤两。”

    “挑战?”王峰摸摸鼻子,有点诧异,他来逐月宗是造访逐月仙子的,几时答应过挑战?

    如果随便跳出来一个人要挑战自己,他就答应,那岂不是烦死了?

    王峰摆摆手,指点道,“就告诉他们我在闭关,不见客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点头,迅速下达王峰的意思,但貌似不成功,门口的躁动声越来越吵闹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这是不敢吗?原来你也是徒有虚名之辈,缩头乌龟罢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说嘛,这大魔神威名不匹实力,那些就侥幸轰下的战威,也不过是走了运罢了。现在我赵青大师兄来挑战,他立马就吓得不敢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阵阵冷嘲热讽声传来,引得王峰神色微变,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双膝一顶,腾空跃起,化为一道乌光,出现在门外,冷对逐月宗部分不怀好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何事?”王峰淡淡询问。

    “哟?还知道出来?我还以为你怕了,要当缩头乌龟哦。”一位精瘦男子嘿笑两声,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“你是赵青?”王峰看过去,询问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神色一滞,回道,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我出不出战与你何关,你用得着这么冷嘲热讽的说话?”王峰眸光一炸,突然化为两柄光刃,铿锵一声就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吓了一跳,抬手就当,岂料光刃速度太快,还没来得及拦截,就听铿锵一声,他整个额骨被斩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精瘦男子大叫一声,额骨炸裂,涌出骇目血迹,若非王峰留了情面,这一斩足以轻而易举的粉碎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现场立即失了声,转而是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外界传言,大魔神杀伐果断,一言不合就是大杀四方,现在一见,传言非虚。

    精瘦男子只是冷嘲热讽了几句,就差点丢了性命。让他们心里很惊恐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敢伤我?”精瘦男子还不屈服,龇牙咧嘴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没学会怎么闭嘴。”王峰浅笑,一巴掌就扇了过去,他掌心金辉炸开,像是一块攻城锤撞击过去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精瘦男子遭受猛烈撞击,浑身根骨裂开,一下子瘫软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王峰懒得废话,一个闪纵奔袭过去,一大嘴巴子就扇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精瘦男子被打蒙了,一嘴牙齿喷溅,半边脸更是肿胀的老高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现场倒吸凉气声再去,这家伙仅是因为嘴贱,就沦落到这个下场,也算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严厉的呵斥声在现场响起,“这里是我逐月宗,你贸然动手,可将我逐月宗放在眼里?大魔神,你做的太过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赵青?”王峰撇头,看向赵青。

    如今王峰的神识相当敏锐,自这批人进入视线,他就大致感受到彼此修为层次不齐,有强有弱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这位年轻人,算是全场最强者。

    王峰自然能猜测此人就是赵青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。”赵青点点头,但明显神色不善,语气也很森冷,“他只不过是代我声明要挑战你,你就如此出手?”

    “声明需要言语如此污蔑?”王峰不屑的一笑,“缩头乌龟?不敢应战?贪生怕死?浪得虚名?”

    王峰连续用了五个反问,问的赵青愣在原地,不知如何回复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挑战,那就拿出相应的态度,而不是随便放条狗乱吼乱叫。”王峰又是一巴掌扇过去,扇的精瘦男子当场昏厥。

    王峰动用秘术,让他再次清醒,然后便是阵阵如杀猪般的声音在现场嘶吼。

    赵青气得牙痒痒,这还真是难缠的主,让他很头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精瘦男子的几句话,再次激怒王峰,他道,“大魔神,你就是缩头乌龟,不敢挑战我赵师兄,就知道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神马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用语言刺激王峰,让他一不忿,顺手放了自己,然后找赵青比试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这句话直接捅了大篓子,王峰目光一闪,手起刀落,直接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赵青眼疾手快,发现王峰杀意沸腾,立即晃动步伐拦截过去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王峰一掌错开,反手轰向赵青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当场震得这片土壤微颤,发出浪潮般的轰鸣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赵青突然面色一白,倒吸凉气,而后源自王峰掌心的巨大冲击力,当场震的他倒退十五丈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赵青刚稳定冲势,胸腔内血紊乱,张嘴就是一阵咳血,面色更是煞白到病态。

    王峰一掌击退赵青,浅笑道,“就你这样的实力还妄图挑战我?不想死快点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青面色煞白,很是不忿,“我刚才只是大意,可敢再战?”

    “嘶嘶,赵师兄一掌就被击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貌似大魔神强的离谱,赵师兄招架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群修道者其实应该看出修为强弱,神色非常震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