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。”

    正当各方逐月宗弟子沉默的刹那,三长老脚下的土地瞬间裂开,形成一条可怖的大裂缝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三长老胸腔剧烈的震动,伴随而至的还有根骨的断裂,以及肌肤的破碎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三长老身体再震,嘴角溢出殷虹的血迹,整个脸开始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吴悠等数位长老眉头跳了跳,忍不住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王峰仅仅是一掌,就轰的三长老遭受严重的内伤加外伤。以至于这一招结束许久,三长老还在绵绵不断的承受着外力的摧毁。

    作为逐月宗的高层之一,三长老的修为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准,加上某些秘宝加持,整个人的实力境界还要再涨。

    按照保守估计,如今的三长老修为落根于五重天,可随意构造化外分身,远超王峰的四重法相境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的有那么强吗?”吴悠身边一位长老面有不解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场景实在太惊世骇俗了,一个四重天的修士差点一拳击废了五重天的高手,这怎么看怎么不现实。

    何况三长老还不是一般的五重天高手,人家至少在五重天侵淫几十载。对于五重天境界的感悟,远非寻常人可比较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三长老的修为境界,至少在五重天巅峰,特殊情况下可横杀六重高手。

    但,终究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败给了一个四重天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虽然年轻,但战斗经验相当丰富,加上肉身和法相方面的得天独厚,极端条件下的战斗力,能迅速飙升数倍。”吴悠大致猜测,“我怀疑现在的他能轻而易举的横杀六重天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强?”附近的长老神色一变再变,冥冥中感觉这样一位年轻的强者,未来注定要辉煌无敌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这个时候三长老咳嗽两声,随后全身泛起阵阵绚丽的光团,成功的恢复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但状态虽恢复,可刚才一掌对轰,带给他心里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所以看向王峰的目光,颇为复杂。王峰则笑而不语,双手附后,真的有一股少年王者的气态。

    现场死寂。无人吱声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不过很快的,三长老瞳孔深处的杀意再次沸腾,就这么冷冰冰的盯着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目光渐冷,“你还想纠缠到底?”

    “你辱我孙子,这笔账我就是拼了这一把性命,也要跟你算清。”三长老怨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他的掌心有光团闪动,爆发出强烈的杀意。一下子震得四周虚空扭曲,尘埃浮动。

    这是本心牵连场域,要封锁周边的所有退路,以防止王峰关键时刻逃脱。

    三长老已经癫狂了,急着为自己找场子,毕竟作为年老一辈的高手,竟然被一个年轻人打的毫无反手之力。

    所谓的替子孙报仇,不过是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,真正的目的还是为自己挽回情面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吴悠一看现场状况不对劲,他大呵一声,立即出手截断三长老的攻击,示意周边的人将其拉开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丢脸到什么时候?”吴悠大怒,“你作为一宗长老,不顾及宗门影响,一味的倚老卖老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“先前的事情本就是赵青有错在先,你这般纠缠,说到底丢的还是我逐月宗的面子。别忘记你在逐月宗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吴悠,你管的太宽了。”三长老杀气滔天道。

    王峰冷看争执的两人,不发表任何意见,他自进逐月宗开始,就隐隐的觉得教宗内部有很大的矛盾,甚至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。

    现在他总算确定了,逐月宗真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三长老面对吴悠的阻拦,非但不适可而止,反倒顺手一掌轰向吴悠。如果不是吴悠反应及时,这一掌能直接震碎内脏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?”吴悠被激出火气,一双血红色的瞳孔,爆发出滔天般的杀意,像是一场血色迷雾,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两位在逐月宗有着相当高资历和身份的长老人物,直接在现场开打。

    一时间这里尘土飞扬,杀气狂泻,震得大地决裂,长空崩碎。

    “这逐月宗是要玩哪一套啊?”老梆子凑到王峰面前,神神叨叨道。作为老辈人物,老梆子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。

    同门操戈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吴悠大掌拍击,一掌挥三长老的胸口,将他逼退数百丈,而后流光一闪,他迅速接近,再次攻击下来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宛若雷光一瞬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这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周遭的各大长老眼睛瞪起,束手无策,只能看着两人捉对厮杀。

    “咋办?”老梆子也是焦急的询问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笑,“让他们打,反正吴长老占据上风,暂时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不过战斗还没坚持数刻,一柄精气化成的斩天之剑,强行错开两人。这一剑并未实质,严格来说,是一抹剑气。

    但正是这一抹剑气,横扫全场,震的吴悠和三长老面色一变,再也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让这位后生进来吧。”一道如空谷幽铃般的嗓音响起,随后带起涛涛流水声,并同步降落丝丝缕缕的霞光,护住全场。

    王峰长吸一口气,竟然感受到霞光中充沛的生命精气,一时间他气血蓬勃,如同浴血重生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逐月仙子?”王峰惊诧,询问吴悠。

    吴悠眸光中的杀气已经收敛,听见王峰开口,他微微点头,示意王峰道,“教宗要见你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逐月宗自开门立派起,门中第一掌舵人,从来都是女子。这也是现今大陆唯一的女派掌舵人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仅是年轻时的别号,宗中都尊称为其为教宗。

    一座建立于山峰之巅的楼阁,傲然凌厉,阁楼顶端是如同行云流水般的紫气。

    楼阁中伴随而至的还有扑面而来的药香。

    “神虚草,不死药。”王峰心有震撼,他竟然一次性看大两种稀世名药,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栽种在门口,任它们自由生长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一株悟道树。”老梆子也震撼的发现一株悟道树,统计生有十五片叶子,分布在树杈间。

    虽然数量稀有,但每一片都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据传经由悟道树上的枝叶,泡制而成的悟道茶,拥有难以想象的神效。能促使修道者在关键时刻打破桎梏,领悟出属于自己的道法。

    这种树号称天下三大奇树之一,排名第二。

    位居首位的,王峰遇到过,神道树。

    王峰实在想不到,举世难得的悟道树,居然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摆放在楼阁前,也不怕心怀不轨的人争夺吗?

    须知,这种神树举世罕见,每年都有大批量的修道者耗费无数神材,从逐月宗购买悟道叶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东西还从来是有价无市,并不一定是有神材就能购置。毕竟太吸引了,每三年才产十五片,绝对不会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“咦?”王峰眼神一凝,他发现这座屹立于山巅上的楼阁,在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气息,非常隐晦。若不是他本就神识过人,很可能就会被混弄过去。

    王峰猜测,这里应该刻有神秘法阵。

    “哇塞,好香,什么东西?”这时青龙从王峰的空间戒指中窜出,耸动鼻子四处查看。

    当发现眼前的惊世神药后,他整个眼睛都瞪直了。

    “王小子,你这是什么地方?竟然有悟道茶,神虚草,都是本龙龙最喜欢吃的食材啊。你实在是太贴心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嗷呜一嗓子,化成一道流光冲了进去。然后张嘴就啃,丝毫都不见外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道山岳粗的惊雷陡然降落,瞬间化为万千雷海,其中有无数的电弧闪烁,劈的这里山石炸裂,尘土四屑。

    “嗷呜,疼死本龙龙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谁敢劈本大帝?”

    “大爷的,你还来,嗷呜,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的哀嚎声不断从电弧中传来,想必被劈的极为凄惨。若非他属于神兽,个人身体素质本就强盛,这一片雷海瞬间就能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眼神古怪,大大咧咧的看着青龙被劈,既不阻止也不解救。稍后,青龙病怏怏的从电弧中撤出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青龙抽动身体,一身的电弧在闪动,这简直就是一头活生生的电龙。王峰和老梆子相继后退,不愿意接近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这里面有绝世杀阵,你怎么不告诉本龙?”青龙气的直翻白眼,表示要跟王峰不客气。

    王峰抹鼻子,“我还没来得急说,你就跑了,怪谁?”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青龙一缩脖子,张嘴吐出两枚悟道叶,斜着眼打量,估计正在考虑是煮着吃还是蒸着吃,或者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两片悟道叶发出惊世光泽,宛若神日在手,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,摘到了?”这下子轮到王峰眼睛直了,他一伸手就要抢,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,你走开。”青龙咆哮,像护犊子般护着悟道叶,似乎不撒手。

    王峰搓手,“有话好商量嘛,让我看一眼,就一眼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看我口型,滚。”青龙道。

    王峰,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