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少年白了头,曾经美人已迟暮。

    王峰虽然不了解逐月仙子和沈悲之间的悲怆爱情,但看前者怅然若失,瞬间苍老的神态,便知晓,沈悲离逝的消息带给她严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以至于逐月仙子神色恍惚,呼吸艰难。

    “仙子,节哀。”王峰小声劝解道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微微一叹,伸手示意身后的教女带来凤鸣山布局图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然后怔怔凝神,看着掌心的悟道茶。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逐月仙子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托词,五指微动,举起茶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王峰全身震动,源自身体内部的各大筋脉集体发出宝光。这些光太惊艳了,直接导致整座楼阁都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起身退走,独留王峰一人静悟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王峰额骨闪烁,一簇神纹裂开,发出璀璨神芒,当即斩裂虚空,撕破悟道茶所携带的大道规则之力。

    悟道茶至刚至纯,内部纳有规则之力,若是不加引导,任其自由进驻身体,将会引起身体共震,从而撕裂肉壳。这种规则之力相当刚硬,即使以王峰的肉身强度,也很难硬抗过去。何况进入领悟状态,本就对肉壳形成暂时性的松懈,到时候更无法集中精力拯救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的王峰需要动手镇碎这些规则之力,从中筛选精华部分,引入体腔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于老梆子和青龙,王峰没有动用神术,而是以神识为攻击力,镇压规则之力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悟道茶开始挥发,从王峰的口腔逸散出成千上万缕规则之力,这些闪烁光泽的精纯力量,分布在他的身体周围。

    当然绝大部分都进入身体内部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规则之力越发强烈,牵引神魂,关联神魄,并诱发王峰身体强烈的共震。这像是一场洗礼,也是一场血与泪的摧残。如果承受能力不够,会当成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难以挽救的局势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

    王峰惊吸一口气,感受到体中极致的变化后,他知道吸入的规则之力已经达到上限,若是再吸收,将会导致肉壳分裂。

    “斩。”

    王峰出手了,他以神识为剑,劈斩身体外面的规则之力。他的神识如今更加强横,可随意塑造人间利器,参与战斗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神识剑光如海,发出璀璨光束,一下子就在王峰面前劈出一条巨大的剑痕。所到之处,无数规则之力被碾碎,化为荧光,在虚空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这柄剑虽然是虚幻的,但被王峰借用人皇剑的充沛剑意,加以演绎,化为最强攻击性武器,隐隐有皇者风范。

    一剑劈斩,大道之力碎裂,化为尘埃,于虚空中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当然,王峰也遇到个别极为霸道的规则之力,竟然与神识互相攻击,爆发出炫目的火光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看,会发现这些规则之力竟然也在演绎世间万法,形成最强攻击武器,抗衡王峰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缕规则之力飞斩,瞬息碾碎王峰的神识之剑,袭击向他的额骨。那是神识宝地,一旦被攻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神识再动,眨眼演化十柄飞剑,齐平一线,阻拦在王峰的额骨面前。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宛若山石撞击的声音传来,大片的规则之力突袭失败,被成功的阻拦在王峰的体外。

    许久,王峰遁入玄妙境界,开始感悟悟道茶带来的极致变化。因为外界干扰已经剔除,他可以全心感悟,尽快领悟悟道茶带来的玄妙境界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到骨骼在加固,神识在蜕变,五脏血液也发生脱胎换骨般的变化。

    速度非常快,这是王峰最真实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眉毛眨动,真龙法相被迫在识海中撑开至强防御。这些画面并没有出现在现实中,而是在识海,属于虚幻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也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触,飘渺中又带着丝丝缕缕真实的意境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真龙法相遨游天地,撞击山川,随后隐隐有脱离王峰掌控的迹象。果不其然,在一身巨响之后,真龙冲出百万丈,遁入苍穹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真龙破天,裂苍穹百万,撞断大道痕迹,战无不胜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王峰大喝,并神识微动,加强和真龙法相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横断苍穹的万丈大龙,再次出现,它低头一个俯冲,沉浮在王峰的头顶,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“分身离体。”

    王峰心神震撼,刚才一瞬是化外分身的极致表现。竟然一个腾冲就撞碎了百万丈虚空,可以遇见,真龙法相进入极致境界后,将会恐怖到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他似乎摸到了五重天的法门,可在识海中演绎至高奥义,通过神识主导真龙法相,令他长途奔袭百万丈,成功脱离本体,远距离作战。

    “可惜还差临门一脚,不过无妨,未来一月,我必踏足此境。”

    王峰自语,他现在只是摸到了五重天的门槛,但并未深入。沉默了好一阵,他才从顿悟中醒悟。

    王峰若有所思的回忆先前在识海中撑开的景象,加以分析,判断,再重新梳理。

    “就剩最后一步,需要合适的环境才能抵达那一境界。”

    最终,王峰幽幽一叹,回归常态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是些微感到可惜但并不遗憾,须知他突破长生境四重天也才数月时间。

    这才几个月,王峰就触摸到了五重天的门槛,差点一步跨入。这种逆天天赋,三千界罕见,只怕万古以来都没几个人成功做到过。

    “悟道茶果然厉害,竟然助我捕捉到五重天的奥义。”王峰盯着手中空荡荡的茶杯自语。

    可惜这种茶不可多饮,不然会造成严重的身体反噬。纵你修为盖世,天下无敌,面对悟道茶,一次足矣。除非超脱人道领域,处于半人半神状态,可无视大道规则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等级的人,信仰的是神道法则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老梆子这个时候也苏醒过来,他先是眼神空洞一阵,随后嗷嗷大叫,脸色表情也是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王峰看出,他的精气神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领域,整个人的气血都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“悟道茶果然非同凡响,这一次跟你出来,简直赚大了。”老梆子嗷嗷叫,“老夫感觉此刻的自己精力充沛,能一拳打出万丈风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趟凤鸣山,老夫陪你战个天昏地暗,什么狗屁仙凰,通通打死打残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舞动着拳头神神叨叨,引得王峰一阵翻白眼。这货,太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随后王峰转眼,看向青龙,他还在顿悟,而且是以一种熟睡的方式加以领悟。

    王峰额头长出三根黑线,心道这家伙还真是放得开,这样的大机缘也能睡着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他食指一动,将青龙纳入空间戒指。

    此刻,逐月仙子已经在门外等待多时,却见王峰成功苏醒,忍不住道喜。

    王峰笑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凤鸣山布局图。”逐月仙子递上一份手册,交由王峰,表示要他好生保管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刚想放进空间戒指,门外突然响起一阵躁动,随后门亭炸裂,数人来势汹汹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教宗,你这是何意?凤鸣山布局图乃我逐月宗镇宗之宝,你就这样平白无故的送给一个陌生人了?”

    领头的是三长老,他龇牙咧嘴,气势汹汹,瞪向王峰的眼神,充满血光。

    子孙被斩,自身受辱,可想而知他当下对王峰的憎恶和嫉恨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同样站着几位气息强大的老者,有服饰与三长老相同的,也有明显不是逐月宗的老者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王峰目光微变,感觉逐月宗的局势发生了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。

    “逼宫?”王峰心里暗叹,看这架势,貌似是要造反啊。而且吴悠站在不远处,和身后的几位另外一波长老,明显负伤。

    “赵飞跃,你要做什么?”逐月仙子直唤三长老的姓名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赵飞跃冷笑,“我觉得你已经不适合做教宗了,作为一代教宗,不但将邪恶之徒引进宗门,甚至还要将镇宗之宝托付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教宗还是趁早退位,免得牵连我逐月宗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肆。”吴悠大吼,怒气冲冲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狼子野心。你一直想要逐月宗并入执天教,但遭受门中各大长老的反对。以至于心生怨恨,剑走偏锋,要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造反?哈哈。”赵飞跃仰天大笑,神色阴鸷,“我还真就造了,你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教宗已经年岁衰老,修为一落千丈,你还指望她能力挽狂澜?”

    赵飞跃指了指身后的一位老者,笑道,“这是执天教的一位护法,今天特地来为我清理门户,剔除你们这些冥顽不灵的老古董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致听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来吴悠和赵飞跃之所以产生严重的矛盾冲突,完全在于赵飞跃。他竟然想要逐月宗附庸到执天教门下,成为他们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这种欺师卖祖的事情,也难怪吴悠等人会反对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王峰抚摸鼻子,笑而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