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刻的逐月仙子是神圣的,她全身被炙热的火焰缠绕,瞬息就点燃了全场。  .

    那种燃烧力度太吓人了,似乎要焚灭天地万物。

    即使是到了王峰这种境界,也感到头皮发麻,肉身紧绷。他迅速撑开终极防御,以抵挡火焰的侵蚀。

    至于位居中间位置的赵飞跃,更是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烧烤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他半边身子被烧成灰烬,所有生机都被磨灭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非常恐怖,须知到了赵飞跃这种境界,肉身异常坚固,世间已经很难找到能轻易摧毁他肉身的神术。

    即使遭遇到攻击,以赵飞跃的自身境界,只要稍作抵御,便能抗衡这种威压。

    但此刻,情况明显出现偏差,逐月仙子以至尊伟力掌控全场,根本不给赵飞跃任何反扑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赵飞跃的额骨炸开,眉心一点神识被逼出,在烈火的熏烤下忽明忽暗,即将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,逐月。”赵飞跃大吼,“我毕竟是逐月宗的长老,你不通过长老会的决议,擅自处决我,这是违规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大吼,因为自身境界根本无法抗衡一位至尊。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面面相觑,神色震撼。原本以为这一场战役需要大动干戈,没想到会成功的如此顺利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怖的高度,任何长生境高手,也无法抗衡。

    “逐月,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执天教护法大吼,他在捏拳印,默口诀,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但逐月仙子一个轻描淡写的回眸,刹那间双目深处精光大绽,像是两道神光大道,瞬息封禁执天教护法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执天教护法惊骇,这到底是什么境界,竟然恐怖如斯。他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莫名的神光斩进他的胸腔,一刹那而已,他根骨尽碎,血脉干枯。

    “岁月之力。”执天教护法大吼,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寿元在急速下坠,很快就苍老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执天教护法先前气血充足的气势,瞬息被斩灭,转而成为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是执天教的人的份上,今天不杀你,斩你三千年道行,你滚吧。”逐月一挥手,冷漠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斩我三千年道行?”执天教护法大吼,他修道才三千载有余,这一斩,等于彻底将他泯灭为凡人。

    要不了多日,他就会像正常人一般,衰老致死。

    这比杀了他还要可恨。

    “你,你太狠了。”执天教护法双目充血,恨不得暴起杀人。

    “逐月宗迫于宗门势力,不愿横生节枝,但我可不怕。”王峰大笑,一步上前,吓得执天教护法迅速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逐月仙子弹指成光,一下子崩杀了赵飞跃的神识。

    自此,一代长生高手,正式战死。

    “教宗。”吴悠虽然庆幸这一战成功告胜,但可以看出逐月仙子的神色在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让他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,类似于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“教宗,你……”吴悠大急,转身就请人去取宗门的圣药,要为逐月仙子恢复体能和气血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逐月仙子笑,“二哥已经离去,我活着,如同死去。”

    吴悠心神大震,就连王峰也是神色一阵晦暗,不知如何去劝慰此刻心思如何的逐月仙子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你真的要去凤鸣山?”这时,逐月仙子旧话重提,询问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我身中魔血,这一趟非去不可。

    “哪怕九死一生?”逐月仙子郑重道。

    王峰再次点头,“不去,我必死无疑,若去,兴许还能博取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逐月仙子张嘴道出这样一句话,让现场的人一阵迟疑。

    王峰也愣住了,他张口道,“仙子不必为我冒险,这一趟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长叹一口气,怅然若失,“那里有二哥的痕迹,我想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重走他当年的路,重走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低头,看了看吴悠,老梆子,然后再看逐月仙子,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去准备吧,尽早动身。”逐月仙子挥手,示意众人离散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则去安排逐月宗的诸多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次远赴凤鸣山,也会再也不会回来了,昔年风华绝代的仙子。在得知心爱之人道死身消后,已然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峰进驻逐月城,虽然才一日时间,但这一片区域都被震动,很多人在暗中议论。

    毕竟以王峰当下的声名威望,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引发激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这一次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逐月城几乎以为王峰的造访,彻底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才数个时辰过去,又一条消息陡然传开,再次引发浩瀚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大魔神要去凤鸣山?那不是禁忌之地吗?这是去找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莫不是脑子坏掉了吧?当年小石皇都死了,他为什么还要去?难道自恃比石飞还强,要进去一搏?”

    虽然具体不知道王峰是因为什么原因,非去凤鸣山,但那个地方的凶险,在整个三千界,可谓令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很快的,消息以逐月城为点,迅速扩散,直至波及整个三千界。

    “纵使你惊才艳绝,但去凤鸣山,等于找死。”一位潜龙榜在位的高手言语不屑,很是淡然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各路年轻强者都纷纷表态,有人不屑,有人叹息,更多人是不解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人表示要去逐月城一观,看王峰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去凤鸣山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。”

    数道身影飘然而至,以一日时间进入逐月城,二话不说,就抵达逐月宗。

    这些分散在世间各地的年轻高手,全部汇聚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出现在逐月宗,是来替你送行,还是看你送死?”老梆子撇嘴轻笑,一脸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王峰不语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当下已经有无数的年轻强者提出要见王峰,但都被他一一回绝。现在他要全心准备,才没时间应对这些流程。

    不过吴悠带接下来的话,让王峰整个人都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后生,外面有一位年轻人要见你,已经重复提醒了数次,你看……”吴悠进退两难,随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他说你一听到他的姓氏,就肯定相见。”

    王峰蹙眉,刚欲发问,就听吴悠道,“他说他复姓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是将军令。”王峰蹭的站起,神色意外中又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将军令是自己在凡界的朋友,更是一同进入三千界的亲密战友。不过因为一些具体原因,在进入三千界后,各自散开。

    这一散开,再无音讯。

    王峰当初还托商行海去寻找,但一直没消息,中途也就此耽搁了。没想到,将军令竟然自己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?速速请过来。”王峰大笑,他乡遇故知,这种人生乐事,岂能不开心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峰在逐月宗的议事厅见到了昔日好友,将军令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别多月,终于见到你了,将军兄。”王峰大笑,上前一把搂住将军令。

    如今的将军令比以前更健壮,更具气势,全身显上下散发一股沛然的气息。

    王峰渍渍长叹,“你的修为又敦厚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比不得你。”将军令也是微笑,颇为感慨道,“当初凡界,我修为高过你,如今再见,你都快成为年轻一辈的扛鼎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进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不服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王峰抹嘴浅笑,示意将军令落座。

    将军令也不客气,施施然坐下,然后与王峰交谈。

    话题很简单,也就是此些时日各自的发展状况,以及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。

    随后将军令话锋一转,担忧道,“我一开始听闻外界传言大魔神王峰要进凤鸣山。一开始我还不相信,但又不想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当下一见,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凤鸣山是禁忌之地,几乎九死无生,你去那里到底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于凤鸣山,一直被传的很邪乎,最为知名的莫过于小石皇的战死。从而导致外界人一旦弹起凤鸣山,都会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如今惊闻王峰要进去,这更让普遍修士感到身体胆寒。

    作为王峰的好友,将军令自然也很担忧。

    王峰爽朗一笑,解释道,“我身体出了一点状况,需要进凤鸣山找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辈修士,何惧苦难?”王峰大手一挥,客气回绝道,“凤鸣山只是禁忌,但并不能证明,进去后一定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将军令欲言又止,他张张嘴,最终还没出声。

    他虽然和王峰相识时间不长,但很了解王峰的性格,一旦决定了的事情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当下说再多,也无法更改王峰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索性摆摆手,低头饮酒。

    王峰笑笑,然后问起另外一个好友的下落,“对了,你可曾知道风无痕兄长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将军令手腕一抖,神色突然惊现一抹煞气。

    这股煞气无形无质,却令现场空气骤寒,仿佛蕴含着滔天怨怒。

    王峰面色渐沉,“他出事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