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王峰,这件事。 ”将军令神色虽然在瞬息就恢复正常,但那股滔天的怒气还是被王峰捕捉道。

    王峰不给将军令任何的停留机会,焦急问道,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风兄失踪了。”将军令无奈摇头道。

    王峰心里咯噔一声,神色渐变,风无痕作为自己最要好的好友,原本以为双方可以在三千界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没想到当下竟然听到风无痕消失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让王峰很难接受,他长吸一口气,压制心中即将时刻的情绪,认真询问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金兀术吗?”将军令反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我知道,他是执天使,负责镇守三千界的边疆安全。当初风兄还没飞升前,这个人曾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记得。”

    将军令摇头,语气低沉道,“你们被欺骗了,他不是执天使。严格来说,三千界根本就没有执天使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当初不惜冒险进入凡界,所谓何事?”王峰紧蹙眉头,面有不解。

    将军令咬牙,“他是为本族提前预定最强战奴。”

    “战奴。”王峰咔哧一声捏断手中月光杯,一脸杀气。

    战奴是三千界对凡界最强修士的蔑称。

    因为地域歧视,凡界在三千界一直被称呼为罪土,而在罪土成长起来的修士,自然也因为身份而受到歧视。

    若是在本土发展还好,一旦进入三千界,便会因为身份原因,成为某些大家族掌控的战奴。

    所谓战奴,不过是陪家族后人练功的奴隶。没有身份,没有地位,没有尊严。

    当然,战奴也分强弱。

    某些天资妖孽的罪土修士,拥有极强的战斗力和抗压能力,各大招式全线绽放,能横扫一个领域的强者。这些极致的战斗力,对于砥砺某些大家族的后人,拥有难以想象的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极个别家族在很早就开始关注,试图以某些子虚乌有的原因,提前预定最强战奴。

    一旦罪土修士进入本族,他们立马翻脸,将其控制,放逐为奴。

    作为凡界近些年最强者的风无痕,自然成为各大家族狩猎的对象。而最终,金兀族坐享其成,带走风无痕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了风无痕在三千界的可悲遭遇。

    王峰当初也险些成为银剑宗和齐家的战奴,这其中的屈辱和不忿,他比任何人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在诓骗我等。”王峰理清个中缘由后,神色大变,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“金兀家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王峰心中气血难平,涌起涛涛杀意,若非实力还没达到一定程度,他现在就想杀上门,为风无痕讨要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别着急,毕竟他是风无痕,岂能坐以待毙?”将军却见王峰情绪失控,快速宽慰道。

    王峰听出他话里有话,忍不住好奇问道,“这里面还有其他事情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将军令点头,然后道,“无痕兄当初被困金兀家,确实受到了非人的待遇。每天与那些家族后人战斗,几乎时时负伤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一日,因为金兀族松懈,被无痕兄成功逃脱,还顺手杀了几个天资出众的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闹的很大,金兀家的面子都丢的干干净净。”将军令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王峰重拳锤击桌面,颇为解气道,“这才是我的风兄,杀的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将军令神色一暗,继续道,“可惜风兄负伤太重,加上金兀族很快就反应过来,组织大批人手围捕。”

    “风兄连战连退,最后不敌,坠入一处深渊,自此下落不明。”将军令无奈道,“也不知是生是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他死了。”王峰摇头,然后询问,“你可知道他坠入深渊的地方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将军令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实地勘察一番。”王峰一边解释,一边在心中快速盘算计划。

    庆幸的进驻凤鸣山一事不急,王峰能抽空外出一趟。而且他速去速回,在时间方面相当充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具体地址。”将军令点头,不过似乎又遇到了什么麻烦,他语气显得踟蹰不定。

    王峰询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里面被金兀家封锁了,其实他们本家也不相信风无痕就那么死了。”将军令道,“所以方圆十里,全部是金兀族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有外人发觉,肯定要惊动金兀族。”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我还正愁遇不到金兀族的人,既然如此,那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族的高层人物我没把握干掉,但一些小喽啰,还是能杀一箩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将军令无语,万万想不到王峰会如此霸气。

    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陪你去。”将军令应承下来,然后他再问,“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王峰蹭的站起,然后大致向逐月仙子交代了几句,便沿着西北方向,一路飞遁。

    速度相当快,王峰如同展翅腾飞的鲲鹏,撑开神魔体后,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但王峰还是摇头,觉得这样的速度太耗时。

    将军令一阵翻白眼,这种极光飞遁,几乎超出修士极限,这还嫌慢?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完全懵了。

    只见王峰食指微动,自空间戒指拘谨出一头青金色小蛇,当头拍击,青光大盛,那头类似小蛇的生物瞬息暴涨百丈。

    “王小子,你又打扰你家龙大爷休息,信不信本大帝一巴掌拍死你?”百丈生灵不满道。

    王峰懒得废话,“西北方向,迅速带我过去,我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,本龙龙功参造化,昔年为一代王者,岂能因为你的三言两语,驮着你跑?这太丢龙面子了,我不干。”青龙摇头,面色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本龙?”将军令张张嘴,差点一个趔趄栽下空中,他忍不住发问,“你,你是一头真龙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青龙翻白眼,“本龙龙长得如此英明神武,你竟然看不出来?是怪你眼瞎勒,还是你眼瞎勒?”

    将军令张嘴吸气,神色震惊。

    他很难相信,王峰的坐骑竟然是三千界第一神兽,真龙。

    “你的坐骑还真是霸道无双。”将军令忍不住赞许道。

    “喂,你瞎说什么?他明明是本龙龙的人宠,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坐骑?”青龙睁眼说瞎话道。

    王峰不耐烦了,抬手一巴掌拍过去,震得青龙头晕脑胀,差点坠落下高空,“老实点,快速走,我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,我咬你啊。”青龙叫嚷,还不罢休。

    但看到王峰全程眉头紧蹙,脸色阴沉,就知道一定发生了大事件,他也不好继续耽搁,一闷头,直接遁空千百丈,化为流光。

    将军令看着眼前的一幕,瞠目结舌,这到底王峰是青龙的人宠,还是青龙为坐骑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这二者关系紧密,不可切割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有多大的逆天机缘,竟然捞了一头真龙陪伴在身边。”将军令暗中咂舌,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哧、”

    青龙破空九万里,撑裂苍穹,震开天宇,速度太快了,简直到了缩地成寸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种超级飞行种族,一旦放开全力奔袭,就是三千界最顶级的高手,也很难追上。

    将军令原本以为王峰先前的速度已经堪称迅捷,当下遇到青龙,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

    原本两个时辰才能抵达,直接被缩短到了几个呼吸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青龙到底目的地,自苍穹沉降下来,而后迅速收敛身形,化为巴掌大的幼虫形状,自行钻入王峰的空间戒指。

    “你带路。”王峰在前,将军令在后,两人朝着风无痕当初失踪的地带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广袤的山川,没有绿色覆盖,只有无穷无尽的黄沙和废土。很荒废,像是几十万年都不曾有人涉足过。

    “据传这里曾经是一片富饶的城池,被几位超级强者联手打成了废土,自此彻底断绝生机,数万年都没恢复过来。”将军令解释道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继续听讲。

    “那场巅峰大战已经无法追究缘由,但战斗遗留的痕迹还在,当初风无痕消失的地方就是一处战斗出现的地缝。因为深不见底,从而成为一方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将军令扬手一指,指向一处地势下凹的地方,那里很荒废,大风吹过,扬起的漫天尘沙似乎要封闭整个区域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但敢冒犯我金兀族的底盘,想死吗?”

    不等王峰和将军令前进,就听得一阵剑器出鞘声,而后数人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些人气息强大,阵容也不弱,一出现就有规律的封锁王峰和将军令的退路。

    王峰面不改色,微微抬头,“金兀族的人?”

    “知道还不走?”一位年轻的金兀族修士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金兀族的人,那就算不得滥杀无辜。”王峰冷笑,“敢动我朋友,今天你们先偿命。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掌挥动,一把将站在面前的年轻修士攥住,当场捏成一滩血泥,连带兵器都化为铁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气氛陡然森寒,一众修士愣在原地,后脊背渗出虚汗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都被吓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