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日东都大战,道无涯显化法身,一剑就劈废了齐家的先祖。

    虽说齐家先祖并未当场战死,但那一剑蕴含规则之力,直接摧毁了他的寿元气息。

    而今的齐家先祖,不客气的说,就是在家等死。更别提恢复到曾经的巅峰岁月。

    这一家族的悲剧,让当时很多教门警惕,尤其是事先针对过王峰的某些宗门。

    而今金兀族因为风无痕的缘故,双方结怨。金兀赛深感事情麻烦。

    那风无痕作为罪土最具天赋的年轻强者之一,已经给金兀族敲响了警钟。没想到现在又横空杀出来了一个大魔神。

    而且相对于风无痕,眼前的这位年轻强者才是最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时下众目睽睽,金兀赛胆子再大也不敢动王峰,毕竟他背后的那尊大神,手段过于惊骇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那位大人物兴师问罪,金兀族用什么去抵抗?

    所以,当王峰提出谁敢拦的时候,最先保持沉默的是金兀赛。

    金兀术深感金兀赛的态度变化,极为不忿道,“族叔,此贼嚣张狂妄,根本不将我族放在眼里。您还等什么,现在就斩杀此贼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金兀族的威严,日后将存于何处?”

    金兀术这番话,既有私心,又呆着一定的道理。

    金兀族作为一个顶级大家族,号称当土一霸,存在千百年岁月,逐步壮大,这期间还真没有谁敢跟金兀族过不去。

    如今若是在眼皮子底下放走王峰,等于自打脸,这将会对往后的金兀族带来严重的信任危机。

    “休得无礼。”金兀赛最终还是没有满足金兀术的要求,暴起杀人,毕竟他不敢。

    作为一族大长老,考虑的更为长远,现在摆明了王峰不能动,他如果一怒之下,暴起杀人,能不能杀掉且不说,光是王峰背后的那位大人物,算是彻底结怨了。

    “族叔,这不是你的作风,你何时变得如此畏手畏脚了?”金兀术发怒,还在耳边吹风,希望金兀赛能出手,不要墨迹。

    金兀赛回头撇了他一眼,淡淡道,“你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族叔。”金兀术叫喊。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金兀赛大怒,一声咆哮,震开金兀术,并有家族几位大修士看管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王峰一阵冷眼观望。

    “我金兀族和阁下兄长一事确实令人遗憾,若是阁下点头的话,我金兀族愿意做出一定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这是金兀赛在释放交好的信号,希望彼此能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“补偿?”王峰故作惊咦一声,而后大笑,“既然想补偿,那也行,悟道茶三千片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金兀赛一把年纪,早就处事不惊,但王峰一番话还是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悟道茶三千片?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就是将一整个三千界都搬空,也寻不到一千片悟道茶,何况还是三千?

    这简直是在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要求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?”金兀赛面色一转,颇为震怒,但还是被他很好的克制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?”王峰故作惊叹,而后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没得商量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告辞了,希望日后能再见面。”

    王峰相当干净利落,他转身就走,将金兀族一众高手冷淡在现场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王峰,你太嚣张了,当我金兀族好欺负吗?”金兀术大吼,双目血红,这太憋屈了,他堂堂金兀族,竟然连一个尚未成道的小人物都惧怕。

    这还有大家族的威风吗?简直是耻辱。

    王峰听得金兀术叫喊,兀自转头,“事情可是你们闹出来的,既然做错了,就等着受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金兀术气得牙关打颤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王峰大笑,一步踏出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族叔,我不明白。”金兀术失望的看向金兀赛,“我族什么时候沦落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金兀赛沉默不语,示意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彼一时,王峰带着将军令离开,但速度明显放缓下来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将军令不解,“貌似你还有事情要做?为何返程这么慢?”

    王峰笑,“最近静极思动,特别想找一个过得去的对手大战一场,正好今天遇见,等等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?”将军令更是一头雾水,“等谁?”

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王峰眉头维扬,有一股超然的写意,非常洒脱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王峰一句话刚说话,一只乌黑色的大爪子就腾空抓拢下来,带着无穷无尽的规则之力,横杀下来,要将他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这一掌撕裂苍穹,震断大地,带着滔天的杀意,席卷全场。杀意太惊骇了,似乎要浇灭一整个大世界。

    可以遇见,来人是带着必杀的心思追捕王峰,试图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击毙王峰。

    “来的真快啊。”王峰大吼,五指撑开,对空一掌,当即打散这道大掌的袭击。无数的规则之力被绞碎,像是一条悬空的瀑布般,全部冲跃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达到王峰这个等级,一招一式都蕴含大道痕迹,激烈对撞下,震得虚空都在崩碎。

    战斗余波太强了,方圆几百丈的区域更是颤动不止,十座大山就这么眼睁睁的化为灰烬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我打一场,你退后。”

    王峰动了,不过他第一步动作是转手递送将军令离开核心区域,独自留下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说你是谁了,正好陪我练练手。”王峰大袍一挥,冷冰冰的盯着虚空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虚空传来一道冷哼,非常不屑。

    “众目睽睽之下不敢动手,所以暗地里下黑手?你们金兀族的作风还真是无耻下流啊。”王峰笑,神情更不屑。

    “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,一道黑色的朦胧的身影显化,而后迅速融入虚空,演化为一束凌厉的剑光,斩杀向王峰。这一剑威风凛凛,杀气冲九霄,带着寂灭之力,扫荡周边一切区域。

    万里长空更是因为这一剑的出现,而瞬息暗淡,仿佛进入世界末日,诸天万界都在破灭。

    将军令神色大变,震惊无语,这到底是遇到了何等敌手,一剑之下,竟然造成了天地异象,诸天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作为年轻一辈的高手,他自恃修为不弱,放之潜龙榜也能占据前位,但是再看看而今的王峰,竟然都能向这等高手开刀。

    这种等若天堑的差距,令他望尘莫及,诸多话语,唯有一句感叹,此子注定辉煌万古,造就一个神话。

    “摄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动用神虚三十六变,以天地万物为兵,诸天气息为将,直接融进虚空,挟持剑光。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漫天的纹路炸开,像是成片的星火在燃烧,将这片区域彻底笼罩,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次激烈的大碰撞,王峰自身演化为人皇剑,剑光一闪,凌厉一击,顿时崩碎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小贼,不敢。”虚空中,那道承载亿万剑光的身影始终不愿意出现,也不知是避嫌,还是自恃修为高深,无需出现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虚空雷电交战,一片电弧化成汪洋,自苍穹倾覆下来,携带着万钧的力道,扑杀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大喝,以身为印,再次推演自身为雪亮的至尊刀,这一刀白光闪耀夺目,带着毁灭性的的力量击溃长空,打向苍穹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虚空被砍裂,一道朦胧中的身影迅速避开,移动到另外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了。”王峰速度跟进,化为虚空中的一缕烟尘,捕捉对方的气息。

    王峰如今境界高深,神识更是敏锐,一番捕捉他迅速抓住对方的藏身点,而后不说,真龙法相出击。

    嗷呜。

    一声龙啸震九天,王峰拳光闪烁,规则之力铺展,一下子就撞裂了虚空,击中那道朦胧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金兀赛张嘴咳出血迹,非常震惊,这还是长生境四重天的修士吗?一拳就打穿了他的胸骨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血水绽放,迎着虚空泼洒,像是一块油墨,渲染苍穹。

    这一幕太惊世骇俗了,以至于金兀赛完全无法规避自身踪迹,被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他步伐摇晃,神色苍白,胸骨的血迹更是喷涌不住,瞬息就染红了长袍。

    “你,你太……”金兀赛张张嘴,很是吃力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“我就猜到你金兀族的人会按捺不出,要暗中出手,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就留下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贼猖狂。”金兀赛爆声呵斥,随即双手生光,一把按住胸腔,以最快速度痊愈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剧烈震动,有无数破碎的浮光粘合,缝补,一个眨眼,金兀赛再度回归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他一步踏出,虚空颤抖,大风摇摆,浑身精气如龙虎,爆发出蓬勃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峰眼睛眯成一条缝,有兴奋有期待,更有挥之不去的战意。

    自从在逐月宗喝下悟道茶,他心有感悟,但卡在某个关键位置始终不得法。如今有至强者陪自己鏖战,兴许能借一战之力,打破桎梏,登入长生五重天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念至此,胸腔抖动,“打吧,让我试试你的身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