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孽障,当诛。  .  ”

    金兀赛爆吼,瞳孔如铜铃,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束,宛若两柄战刀横空出世,齐齐射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他的眸光在一瞬间爆发出惊世杀意,非常恐怖,若是换做一般人,当场就会被这种无形之光崩成血雾。

    但王峰无惧,作为年轻一辈的强者,他自信能鏖战一场。大不了紧要关头,令青龙带自己极速脱离战场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这片场域在剧烈震动,像是发生了惊天大事故,要颠覆整个山河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王峰动了,他十指捏印,祭出至尊散手,一掌拍击,万千光束照耀山川,平原。这幅太璀璨了,神似金色大风暴席卷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境界感悟越发敦厚,尤其在对大道法则的运用上,更具攻击力。

    这一掌看似遮天蔽日,实则暗藏海联的法则之力,一拍击向虚空,就牵连了周边的场域,形成一定程度的封锁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爆吼,两束眸光精准的撞击在王峰在掌心上,一时间,这里发生决裂,虚空寸断,山河塌陷。其中更有无数的古木被剿灭成灰烬,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非常恐怖,几乎在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腾空演化一道青色大爪,一爪击落九天云霄,盖向王峰的天灵盖,他速度太快了,比之闪电还要迅捷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深吸一口气,神色开始凝重。

    作为一位老辈王者,金兀赛无论是道行还是战斗经验,都不是王峰可以企及。今日一战,王峰并没有抱着死战到底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最终目的还是想借助金兀赛实力,帮助自己打破桎梏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战,自开始,他就留了后路。

    现在看金兀赛终于动用终极大招,知晓真正的生死对决开始了。王峰索性硬碰硬,动用几大神术,联合攻击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脚踏神魔九步,忽而贴身紧靠,趁金兀赛失神的瞬息,一拳就攻击过来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血光绽放,他一拳击穿金兀赛的胸骨,致使那里流血,其中有无数的殷虹血迹喷涌,如潮水般外散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反应过来,顿时大怒,反手就是一爪盖向王峰的天灵盖。青色大爪如一场雾,带着难以阐述的力量,吞噬向王峰。

    这一爪速度太快,王峰避之不及,整个头骨遭受到剧烈撞击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顿时吃痛,他的天灵盖位置出现五个幽深的孔洞,因为洞穿速度太快,血液都没来得急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大手,连贯攻击出动,在第一爪击穿王峰的头骨后,他一掌贴身而来,就势震断了王峰骸骨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王峰张嘴喷出一口血迹,神色瞬息煞白。

    他转动运行轨迹,迅速撤离战场,于百丈外修复肉身。庆幸的是这一爪被他抵消部分杀伤力,并未造成严重性创伤。

    “砰砰。”

    王峰全身都在发光,金色的,紫色的,赤红的,一道道如彩绸般缠绕全身,随后身体剧震,他再次恢复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“再杀。”王峰打出了真火,浑身战意沸腾,瞳孔深处更是有骇人的血光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点气魄,敢跟老夫硬碰硬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金兀赛大袖飘舞,浑身精气绽放,宛若一头龙虎,对峙王峰。

    他气势太非凡了,仿佛一个眼神都能化成利刃,斩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可惜,老夫今日不得不折杀天才,你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动了,他像是一道虹光,原地瞬息消失,而后虚空某一区域抖动,连带一道大掌齐齐拍击下来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强势扑杀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战太惊世骇俗了,王峰以四重天的境界,大战六重天甚至还不止的金兀赛,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越级大屠杀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。”

    虚空在炸裂,山河在沉沦,无数的景物在破灭。方圆几百丈的虚空,全部遭受到严厉的战斗余波影响,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腐朽,碎灭。

    说这一战惊世骇俗,毁天灭地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貌似有巅峰强者大战,方圆几百丈的区域都在塌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我感受到自己神魂都在刺痛。”

    当下一战影响太宽泛,已经沿着双方战斗的核心波及到外场,几百丈甚至几千丈之外的修道者,都感到一股猛烈的心悸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数千上百的修道者腾空而起,希冀能观望到一战,但令人失望的是,靠近核心战斗区域的地方,彻底被封死。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封住了苍穹,无人能靠近。

    “禁空领域。”

    “这片地方竟然被人封锁了。”

    各路修道者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因为涉及到高层次强者的战斗,这片区域被逸散出的大道力量封闭,形成一道类似空间结界的区域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这个地方影响不到视线,隔着数百丈,依然能看到内侧战斗的双方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掌扑杀,携带至尊散手击溃金兀赛的一道神术攻击,而后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,换取对方的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胸骨被震断,一条血痕宛若刀伤裂开长袍,露出里面黝黑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找死,那我今天送你去死。”金兀赛大吼,战斗方式开始越发凌厉,可以看出,他完全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杀了王峰。

    至于王峰身后的背景,对于此刻的他而言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,我杀了你。”金兀赛爆吼,形成可怖的音波功,瞬息冲散王峰的近距离贴身,而后一巴掌拍击过去,重重打在王峰的胸骨,导致那里开裂,绽放无数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大魔神?那是大魔神在战斗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大魔神这是遇到了何等强者,这厮杀的惨烈程度,完全超出了四重天境界的极限,这家伙难道要有越级屠杀?”

    大魔神三个字一经爆出,现场立即炸开了锅,无数的人表示嗔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胆子是不是太大了?这才前脚挑衅了金无族的人,现在就对上了一位至强者,在那里鏖战,厮杀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并不知道出手的人是金兀赛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半边身子被打穿,完全没了人形,太惨了,如果不是躲避及时,一旦被击中额骨,他元神都要跟着寂灭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王峰后撤三百丈,一边继续恢复巅峰状态,一边厮杀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王峰是癫狂的,也是疯魔的,他开始动用至强神术,采取最霸烈的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

    一声嘹亮的龙吟震断苍穹,破灭虚空,承载这一道巨大的拳头,轰杀向金兀赛。世间第一的真龙法相出击,曾号称同境界无敌,极限条件下更是能完成越级屠杀。

    战斗轰杀到这个地步,王峰已经做好了死战到底的打算,藏私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金兀赛大怒,他目中闪现殷虹血光,而后一巴掌拍击,要拦空劫持真龙,但后者攻击力太强,根本拦不住。他整个胸腔被撞成飞灰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仙风道骨的身影一下子被撞的飞灰湮灭,只有一道神识之光脱离本体,避免了至强一击。那是金兀赛的神识,关键时刻脱离本体。

    那束若隐若现的虹光越来越炙盛,随即铿锵一声,金兀赛再现,并且一分为二,形成两个金兀赛,一左一右对峙王峰。

    “化外分身。”

    王峰倒吸一口凉气,知道金兀赛在发力,要以高境界的修为碾杀自己。、不过他暂时不准备脱离,王峰想再打一场,看看能否得到意料之外的感悟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怒啸九天,一下子化成两道光影,横杀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言不语,抬手就是真龙法相,数个会合的厮杀,他抓住机会,腾空斩灭了金兀赛的一道分身,只留下一道神识在脱离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人皇剑出鞘,犀利剑光闪动,直接斩了这缕神识,将他彻底剿灭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金兀赛本体遭到牵连,反噬下张嘴咳血,神色变得苍白。虽然那只是临时分化的一道神识,被斩了没有太大的隐患,但终究会影响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贼,不杀不足以平愤。”金兀赛抹去嘴角的血迹,一脸阴沉沉的盯着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单手持剑,斜指金兀赛,“杀不杀的了,打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猖狂。”金兀赛冷笑,“老夫修道数千载,还制服不了你这等小人物?乖乖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仰天爆吼,随后手骨发光,额骨发光,眉心发光,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,分化九道法身,齐平一线,锁定王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倒吸一口凉气,感觉失算了,这老王八蛋道行高深莫测,绝非一般的六重天境界修道者。

    “一打九的节奏?”

    “这如果都能不死,简直是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外围修道者振奋的同时又感到心悸,这种高规格的战斗,已经脱离极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