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道法身,相貌一致,气息一致,他们齐平一线,绕着中间的本体旋转。

    这是化外分身的巅峰演绎,远非初入山门的六重天,保守估计,金兀赛至少在六重天巅峰,甚至一度摸到了七重天的门槛。

    王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这一族的底蕴果然不同凡响,现任长老竟然能抵达这个境界,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须知,凡是大家族都有漫长岁月便问鼎个人巅峰境界的超级存在,这些人寻常状态基本不出现,只有到了出现灭族之祸的时候,才会出来。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这些大家族才有气运不断壮大家族势力,一路高歌猛进的发展。

    而今金兀赛,作为现任齐家的长老,属于后几代的高手,距离家族某些闭死关的老古董,差了几个辈分。

    这个辈分的差距,还能早就一位长生境六重天的高手,足见金兀族的底蕴。相比于齐家,这又是一头超级家族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王峰深吸一口气,神色沉默。

    自进入三千界一来,王峰熬过了无数大战,但正面硬打六重天的大修士,他感到有点难办。尤其是九道法身显化,双方都差距直接被拉开了九倍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打?一挑九?”外侧的修士也震撼到无语,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争锋,反倒像一场屠杀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九道法身绽放无量神光,其中一人持剑,一人握枪,一人捏拳,各种姿势不同,或赤手空拳,或携带兵器。

    王峰猜测,这是金兀赛九套神术的集体运用,试图一战击毙王峰,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反扑。

    “孽障,怪怪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大吼一声,一指点化,其中一道法身紧握战枪,自虚空钉射下来。

    一刹那,这片区域光束暴涨,成千上万道杀光演化为世间最璀璨的神光,将天边的神日都照射的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王峰捏拳,真龙法相撑开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声爆吼,身高爆发千百丈,像是一座巨型山岳傲立苍穹间,他的背后更是盘卧着一头青金色的真龙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王峰拳心泛光,一字呵斥,真龙进击,他拖动着巨大的身体撞击战枪。速度太快了,根本就看不到行进的轨迹。

    下一刻,漫天星火燃烧,真龙当场击碎战枪,连带法身都被拦腰撞断,化为两截。

    攻击效果特别显著,一招直接秒杀。

    但王峰并没有就此轻松下来,与之相反,此刻的他才是真正的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一柄赤血战剑迅速补进,金兀赛的另外一道化身出击,在真龙撞裂战枪的刹那,攻击向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眉头一凝,瞬间推演神虚三十六变,他化整为零,融入虚空,成为天地一角,所有的踪迹已经战斗余波,都随着王峰一起消失,仿佛他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“你躲不了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十指联动,阴笑一声,而后战剑散发成千上万道凌厉的光,一下子竟然迸发出九万九千剑,以一套完整的剑阵,横杀整片苍穹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剑光冲霄,斩杀的虚空,寸寸决裂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束明显的血光在虚空中绽放,随即一道光影闪烁,王峰后撤八百丈,显化真身。

    “老夫进入七重天,指日可待,凭借你这五重天的小修士,真的以为能动的了老夫?”金兀赛阴沉沉的冷笑,看待王峰的目光,就像是看一只柔弱的蝼蚁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金兀赛动了,他一拳祭出,六大法身全部斩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峰吸气,情急之下转动人皇剑,至尊刀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王峰大吼,左手至尊刀右手人皇剑,一刀一剑,斩天灭地,爆发出惊世大光束,封住了这片场域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一剑斜斩,裂开了其中一道法身,将其剿灭,随后化为烟灰,消逝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动用至尊刀,一刀下去,刀虹暴涨几百丈,爆发出大道威压,无数的规则之力填充进刀锋,一下子就斩开了金兀赛设下的层层防御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连续损失五道法身,但他并没有就此发怒,而是眸光一凝,浑身剧震,随后再次推演出九道完整的法身,杀入战场。

    到了金兀赛这个层次的高手,只要不伤及根本,法身损失只是最为正常的战斗消耗,只要精气神恢复,他能再次回归到最先的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。”

    这一战打的相当艰难,说是惊天动地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王峰数次负伤,数次再战,浑身金光绽放如海,将他衬托的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,在全场游走,战斗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就此逃脱金兀赛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三百招后,王峰猝不及防,被金兀赛一柄血光淋淋的战枪钉穿头骨,成片的规则之力侵如脑海,要剿灭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王峰神色剧变,这是非常严重的攻击,一旦处理不好会直接道死身消。他深吸一口气,五指成拳,当头拍击向头骨。不过这一掌不是打向敌人,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没错,他在自杀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这一掌是自裁,他打裂头骨,震断肉身,直接将自己杀了,仅保存一缕神识,迅速逃窜。

    战枪失去攻击的主体,瞬息失去攻击性能,一抖身,返回金兀赛的身侧。而当下的王峰彻底消失,只留下成片的血骨在虚空绽放,宛若一场雨水在坠落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他自杀了?”外侧修道者也看到这极为诡异的一幕,瞪大眼睛,感到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现场有见识广博的老辈修士释惑,“他刚才一刹,灭了自己的真身,导致真身寂灭,肉体破碎。”

    “真身寂灭?他为什么这样做?”

    现场很多修道者表示非常震撼,须知,真身开始修士的神术载体,虽然到了高级别的境界,只要神识不灭,真身有无干系不大,但潜在影响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何况现在是双方激战,王峰一但主动兵解真身,将会极大的消弱战斗力,给对方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“他这不是在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有人大吼,表述了不同的意见,“他在脱胎换骨,等着吧,大魔神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就战死。”

    相对外侧的喧扰吵闹,金兀赛神色平静,屹立在虚空中,一双眸子不断绽放惊世霞光。他在寻找王峰的神识,要将其彻底击毙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王峰运用顶级神术,收敛神识,像是凭空消失一般,竟然没有半点存在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处相对普通的区域,出现一株草。

    那是一株孱弱到随时都会被清风折断身体的绿草,很轻盈,正在随风摇摆。

    但因为它太普通了,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这株草的表面,开始闪烁点点光泽,银白色,很微弱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微光闪动,逐步炙盛,相较前期,它的光束强了些许,但还是很弱,并不为所有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十个呼吸后,这株草竟然挥洒出金色的光辉,逐步炫目,最后竟然爆发出神日般的辉芒,似乎要偷天换日,为这片苍穹换颜色。

    而后这株草动了,铿锵一声拔根而起,遁入苍穹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一株草斩天裂地。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草?竟然爆发犀利的剑光。”

    外侧惊现大呼,无数人都愣住了,但这株草速度太快加上本体普通,以至于最邻近的金兀赛都没空隙反应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绿草承载天地之威,携带漫天金辉,一下子击碎大地,斩碎苍穹,而后当头劈杀向金兀赛。

    金兀赛吸气,一掌腾空,做事要隔空捏碎,但下一刻绿草摇晃,以惊世之势斩开他的防御,击中头骨。

    铿锵。

    惊世剑光闪动,这株草虽然是草,却爆发出惊世骇俗的剑意,竟然硬生生的劈开了金兀赛当场头骨,令他周身染血,头骨更是开裂,血沫横飞。

    “你?大魔神?”金兀赛反应过来,神情暴躁,刚准备出手,就被当头击下的第二剑,斩开胸膛,将他整个肉身都分开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遭受严重剑伤,半边身子都倒飞出去,他太震惊了,这是什么神术,竟然能寄存神识到一株普通的草中,并就势爆发出犀利剑光,令他负伤?

    “化天化地化自在。”

    一道沉闷的声音在虚空爆响,而后一株草在虚空斩出剑诀,一连三式,全部都是人皇剑最顶级的剑诀。

    第一剑裂开了金兀赛的头骨。

    第二剑灭了他六道分身。

    第三剑直接扑杀向了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但第三剑只有半式,王峰并没有领悟齐全,不过对付金兀赛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金兀赛大吼,周身撑开九九八十一道防御,一层一层的将他缠绕,像是蚕茧包裹在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峰大吼,一剑裂斩。

    却听铿锵一声,犀利剑光遮天蔽日,这片场域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景象,只有一株草不断挥出绝世剑诀,令那片场域彻底成为剑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爆吼声响起,那是金兀赛悲痛欲绝的怒吼,有愤怒有不甘,更有数之不尽的惊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