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千雷劫携带无上威压,笼罩全场,形成一片电海,导致方圆数万里的天空,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虚空炸裂,诸天灭,有神火自苍穹而降,杀向王峰。

    这是万象造化雷的极致演绎,可根据天地万象,自行演化世间一顶一的顶级法器,攻杀突破者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神火燃烧,在带出一道绚丽长虹,点亮长空后,它铿锵一声,化为一道犀利神剑,劈杀王峰。

    这柄犀利神剑借助大道规则的演化,开始散发绝灭亿万生灵的威压。可以看见,在剑柄的顶端,有一片又一片的星辰绕着剑锋旋转。

    那些星辰中,似乎还有人影活动的痕迹,宛若一片真实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什么雷劫?太恐怖了吧。”

    自金兀赛第一时间察觉到这是普世间最强杀劫的万千造化雷后,便愣在原地,一脸错愕加震怒。

    然而稍稍失神几个呼吸,接连而起的倒吸凉气声,再次席卷全城。外侧无数的修道者,全部失声。

    “这种雷道劫罚,竟然融合了大世界的力量,这一击之下,等于是拿整个星辰的力量撞击渡劫者啊。”

    “千百年罕见的雷劫,他能渡过去吗?”

    全城震撼,无人吱声。

    后来更是因为声势过于浩大,惊动了无数闭关的老辈人物出现,一观盛景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神剑劈斩,一下子劈开了王峰的肉身,将他粉碎。

    这一剑威力太浩瀚,真的像是星辰撞击在身体上,导致王峰根骨磨灭,真身直接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神剑之威尚未消逝,追着王峰逃窜出去的神识,就是一剑劈斩。太犀利了,浩荡剑威似乎能一裂开苍天。

    王峰根本避之不及,最后他动用人皇剑,至尊刀,双重防御才抵消了这一剑的攻击。

    但这才是渡劫的开始,真正的危机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何况一直虎视眈眈的金兀赛还在附近,并不准备放手。虽然现在雷海封锁场域,但王峰这个目标始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要么今天王峰被劈死,要么被他斩杀。

    即使王峰逆天到真的能扛过雷劫,但突破后总有一段疲软期,以金兀赛的实力,自恃能斩了王峰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的他,从震怒中回神,开始蓄积实力,准备关键时刻的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“哐当。”

    王峰神识离体,迅速逃窜,数个呼吸后,他动用神虚三十六变,重组肉身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全身都在发光,闪烁晶莹,宛若早晨的露珠,能够清晰的看见身体内部的血脉走向和骨骼构造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身体剧震,重归巅峰状态,他一手持剑,一手持刀,开始硬扛大雷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。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开始出现成片的轰鸣,不断爆发出的惊世光泽,神似无数的大星爆开,直接在现场炸裂。

    太惊世了,以至于现场失声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第二次惊世大对撞,王峰不敌,被当场斩断头颅,随着一道血花的绽放,他的头颅冲天百丈,而后回落。

    这一幕太血腥了,整颗头颅都被齐根斩断,分离肉身,几乎半死不活。值得庆幸的是,王峰虽然年轻,但修为高深莫测,这种不伤及根本的小伤,只要机缘得当,能迅速修补。

    “这样僵持下去终究不是办法。”王峰低语,深感麻烦,劫雷密集而浩瀚,如此搏杀下,即使不被磨灭掉,也会被耗死。

    他尝试变通,用另外一种招式渡劫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目光回转间,突然射出两道精湛的光束,那是他的眼神,就这么直直的扫视向数百丈之外的金兀赛。

    金兀赛大怒,眼如铜铃,“孽障,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了,难不成还想找我麻烦?”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懒得啰嗦,一步晃动,迅速接近金兀赛,而他头顶的雷劫也随之移动,全部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他弹指飞光,拘谨一缕属于金兀赛的气息,而后纳入神识,再动用神虚三十六变,强行改变自身根骨,竟然化为金兀赛的仪容装扮,连气质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兀赛起先大怒,而后震惊,“你这是要拿老夫垫背?你,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这片场域一下子出现两个金兀赛,从外形容貌再到气质,竟然达到了九成的神似。

    劫雷没有具体思维,直接两人连斩,降下万千劫罚,震杀两人。

    金兀赛气得吐血,这小兔崽子实在是太坑了,竟然想出这种方法瞒天过海,套自己入场分担部分雷劫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金兀赛大吼,刚想吱声,被当头一道雷电劈中,一张脸顿时黑兮兮,头发更是被电根根竖起,冒出滚滚黑烟。

    想他一代大人物,竟然狼狈到如此地步,简直欺人太甚,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。”金兀赛憋屈啊,他被雷电相中,不得逃窜,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硬撑。

    此时,外侧的各路修道者也观察到了这一迹象,在心里无语的时候,又涌起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能骗过雷劫,带着其他人一起渡劫?”部分人表示不解,因为当前景象太诡异了,根本就不现实。

    雷劫一般都有既定目标,不达目的不罢休,除非雷劫不敌,被击溃当场。

    但中途改变目标,还是首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学有一宗神术,能高仿至强者,将其气质外形临摹出来,然后借此瞒天过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?雷劫不会发觉?”

    “九成神似,几乎不被发觉,看样子金兀赛这老家伙要倒霉了,竟然被拉着渡劫了。”

    众修士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孽障,你当老夫好欺负?”金兀赛再次被雷火斩中,衣服都被烧的干干净净,浑身裸露,就这么站在虚空中,呵斥王峰。

    王峰冷笑,不言不语,一边渡劫,一边接引雷电,朝着金兀赛接近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草……&。”金兀赛被逼急,脏话连篇,恨不得将王峰祖宗都拉出来呵斥一遍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一声巨震响彻云霄,裂开九天上的云彩,直接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巨大的城池,横空千万丈,被万千霞光笼罩,在高天上沉沉浮浮。

    城池外侧,是数之不尽的雷弧闪动,带着它一齐镇压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万千造化雷,演绎一方城池,以海量雷电之力,镇封王峰和金兀赛。

    金兀赛一张脸都绿了,这本来没他的事情,但被王峰一折腾,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渡劫者之一。而且本源相近,成功的蒙蔽了天道气息,将他纳入其中,不得脱困。

    若是按照以往情况,他绝对无惧,可当下的雷劫是为逆天者准备。而他金兀赛,明显不是,自然也没那个资格去逆天。

    即使境界高深,位居长生六重天,但历次天劫都是根据突破者的个人体质而应运而生。现在莫名其妙成为他人劫难的承担者之一,摆明要出事故。

    “嘶嘶,这小贼不杀,简直是祸害。”金兀赛龇牙咧嘴,但当务之急是离开天劫的笼罩。

    至于趁机解决掉王峰,几乎不可能,因为雷海太浩瀚,无法近身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巨大城池连续三震,每震一次,虚空就断裂一层,巨大的苍穹像是折断的山体,一层一层剥落下来。

    闪纵漫天光弧的雷电宛若九天上的瀑布坠落,一下子就淹没了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雷光携带莫名之力,斩开王峰头骨,侵蚀周身,令他负伤。王峰不敢懈怠,撑开空间戒指,采取数株神药,张嘴就吞下去。

    一阵吞纳吐息,他的状态逐渐好转,虽然不及巅峰,但足够他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是趁着天劫降临,宰了这老王八蛋。”王峰目光一闪,竟然盘算着如何借助雷劫,劈杀金兀赛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动了,他身影一闪,迅速遁入金兀赛身侧抬手就是一掌,这一掌击溃金兀赛的防御,导致漫天的雷电冲进肉身,斩断根骨一百二十八根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还敢来。”金兀赛怒了,张嘴呵斥,竟然吐出一口挂钟,蹭的就向王峰砸过去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目光凌厉,一把从空间戒指抓来青龙,双手一蹦撑开他的本体,挡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小子,你特么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呦呦,痛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继金兀赛之后,青龙整张脸也绿了,他原本在消息,万万想不到王峰拿他当防御圣器,抵抗外来攻击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这一口钟来势太凶悍,虽然成功抵御下至强一击,但王峰和青龙双双被砸飞数百丈,撞开无数雷电光弧。

    “嘶嘶,这老王八蛋身入雷劫中,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,简直没天理啊。”王峰起身,他龇牙咧嘴的修复肉身,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无限趋近七重天的真实战斗力?太恐怖了,都快赶上不灭金身了,连万象造化雷都劈不死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,疼死本龙龙了,你要补偿。”青龙还在嗷嚎,试图找王峰要好处。

    “补偿你大爷,今天搞不好我们都要死在这里。”王峰心烦,一巴掌扇的青龙起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