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兀赛已经彻底疯狂,他一把举起超凡的挂钟,再次向王峰砸来,速度如风,携带莫名威压,震得王峰神魂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“嘶嘶。”王峰倒吸凉气,感觉全身抽痛,连后撤都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这口挂钟荧光闪闪,带有玄奥法则,形成部分铭文,在钟口的外侧旋转。一旦经由金兀赛加持,就会爆发出惊世能量,动辄毁天灭地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王峰不敢懈怠,他的肉身在万象造化雷的淬炼下,已经出现部分裂隙,完成不了高强度的威压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下,王峰退而求其次,直接拉起青龙,注入一股法力,令他瞬间暴涨千百丈,就势阻挡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青龙整张脸都绿了,这家伙竟然无耻的要将自己当防御神器,一次就算了,现在还来。

    “王峰,你丫的忒不是东西了,当本龙龙好欺负?”青龙龇牙咧嘴,瞪眼朝向王峰,在磨牙,指不定就要一口咬向王峰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别啰嗦。”王峰眸光一转,推着青龙强行进攻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巨大的挂钟瞬息撞击在青龙的身上,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声潮,直接在虚空中带起涟漪,推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哎呀,痛死本龙龙了,好痛。”

    青龙龇牙咧嘴,在虚空中打滚,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峰心急,刚要拘谨一株神药帮青龙补充神力的时候,发现挂钟不安的沉沉浮浮,外侧无数的铭文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破碎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峰惊咦,再一回神,整个人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青龙。

    这家伙体格强韧,比之不灭金身还要霸道,这一猛烈撞击,自身不但无损,还直接将挂钟崩裂,出现大片裂隙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可能。”金兀赛也被吓到了,这口挂钟是由他的本命精血温养而成,有他至强至刚的神念成长,并且成形近千年,早就所向无敌。

    今天竟然被一头类似蛇形的古怪生物撞裂,这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丫的能靠点谱吗?”王峰龇牙,呵斥道,“再撞一次,那挂钟要裂了,根本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还来?”青龙人形竖起,眼睛一转就要跑,庆幸的是王峰早有准备,一把揪住他的尾巴,轰的就再次轰击向挂钟。

    “臭蛇,你敢。”金兀赛暴跳如雷,带着漫头焦黑的长发就冲了出来,要就势收走挂钟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看出,这玩意克制挂钟,论坚韧度,不及对方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动了,速度比金兀赛还快,他抡空就抬起青龙,轰的撞击过去。巨大的龙神顿时焕发绝艳的青紫光,照亮星空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敢骂本龙龙是臭蛇,我干不死你。”青龙火大,一个呼吸间,身躯暴涨到万丈,不但撞开挂钟,更是抵消了大片的劫雷,为王峰争取了来之不易的空挡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金兀赛肉体,一张脸都青了,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本命法器,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消逝,成片烙印在上面的铭文,直接燃烧成灰。

    “这是?青龙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头真正的青龙?世间第一神兽?”

    金兀赛稍后冷静下来,再次被震撼到,他万万没想到跟自己死磕的会是一头神龙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正是天上地下,举世无敌的神龙大帝,你乖乖受死吧。”青龙嘚瑟,以万丈龙躯扛下劫雷,而后示意王峰迅速动手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王峰爆呵,动用至尊散手自苍穹拘谨一道紫色天雷,轰的一声贯穿进金兀赛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这簇紫色天雷宛若烈焰燃烧,在金兀赛的头顶散发绝世的光泽,将他整个人都烘烤的全身泛紫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十指联动,心神凝聚,试图强行逼出这道贯入天灵盖,并无限接近神识的天雷。

    “嘿,看你龙大爷的王霸神拳。”青龙张嘴一啸,龙吟四起,而后迅速的自上而下,撞击金兀赛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王峰抽剑,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金兀赛强健的肉身被生生撞碎,加上遭受的冲击太大,以至于神识不稳,离体的刹那之间被王峰锁定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一剑出,神鬼泣。

    王峰高举人皇剑,以人间莫须有之神力,当场劈碎金兀赛的神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金兀赛爆吼,试图本体复苏,回归真我,但这一剑关键时刻散发出诡异的皇道气息,直接粉碎了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情况?金兀赛大长老被斩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他杀了无限接近七重天的金兀族长老?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神级战役,一个处在四重天尚未成长起来的小修士,竟然杀了七重天的至强者。

    一场连续跨三个大等阶的战斗,出现这样的反差,震得外侧数以万计的修道者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些处事不惊的老辈人物,也一个哆嗦,差点被呛出眼泪。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连续三个大境界的越级屠杀,真的被他打赢了,这家伙简直是如神如魔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魔神无愧魔神封号,这战绩,足可载入史册了。”

    现场山呼海啸般的倒吸凉气声,无不在为王峰的壮举而震动。可以遇见,不出十日,王峰的名字将会引起整个三千界的注意,而非局限于东都,逐月。

    “万古罕见的绝世妖孽,假以时日,难道要超越人皇,位极半人半神境?”

    这是某些古老长者的发问,再次引起大震荡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保持中立态度,并不觉得王峰真的能走到那一步,毕竟万古一帝,非常罕见。要想成就那样的道果,需要的因素太多。

    但以目前的局势来看,王峰终究是展现了这样的潜力。

    “他跟无忧公子比,谁更强?”现场有年轻强者想起一个震古烁今的名字,多嘴一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比?那位可是史上最年轻的至尊啊。”此话一出,当即有人反驳,认为高抬了王峰。

    当然现场也有人道出了隐秘的秘辛,令全场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无忧公子确实称得上一句史上最年轻的至尊,但诸位莫要忘记,他能走到那一步,靠的是家族无数天材地宝堆砌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无忧公子的真实战斗力,未必有至尊之实。这种依仗外力强行堆砌出来的高深境界,不一定就代表他最强。”

    两句话一前一后,不紧不慢的道出,当即让在场的无数修道者沉默。

    “难道大魔神比无忧还强?那位再怎么说,也是至尊啊。”又一位年轻强者发问。

    “兴许假以时日,他们会打一场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目前最得人心的话,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默认,甚至是期待。

    史上最年轻至尊对决史上最妖孽天才,必将是一场惊动整个三千界的神战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相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,王峰神色镇定,他抽回人皇剑,抬头看天。雷劫即将消逝,王峰长身独立,于虚空中慢慢感悟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真龙法相撑开,于天地间腾舞,携带漫天神彩,于虚空中绽放,惊艳绝世。

    而后真龙暴涨,直接化为千丈身躯,遮天蔽日,沉浮在王峰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王峰此刻陷入顿悟,他在慢慢摸索某些奥义,整个人也开始发光发亮,气质非常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许久,他双目突然撑开,爆发出两道精锐的芒光,形同斩天之刃,将虚空分成九段,彼此不连接。

    这太惊世骇俗了,眸光而已,竟然犀利如光剑,斩天斩地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全身剧震,抬手打出一拳,同时间真龙有感,破空而去,直接远遁千百里,随后相距甚远的地方绽放一抹大道之光,直接灭了万里之外的某座山川。

    “真龙离体?这是化为分身的初始迹象。”

    全场震撼,知晓王峰这是破入五重天,摸到了一些法门,正在磨合,淬炼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王峰身体再动,这一次不是演绎真龙法相,而后以神虚三十六变分出三道法身,同步推演各大神术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。”

    虚空在破灭,星辰在颤动,整片区域都遭受到一股莫名的威压,令各路修道者浑身不自在,几欲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五重天的感悟果然玄妙。”

    各大神术齐齐展出,王峰顿时爆发出惊世的能量,浑身气血宛若龙虎,带着数之不尽的大道之光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刻,他猛然大吼,一步跨入五重天,成功稳固境界。

    “一战不死还顺势进入下一个大境界,这种妖孽,绝世间也没谁了。”部分年轻修道者心中嫉妒,很眼红王峰当下的造诣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不敢放在明面上述说,怕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。”

    王峰一步跨出,斩开缠绕在周身的雷电光弧,携带无上威压,走出封闭的区域。

    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遥远的金兀族方向,大呵,“有朝一日,我大魔神再亲自登门造访,替我大兄血耻。”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王峰一语落毕,弹指成光,斩了万里之外金兀族高高竖起的山门,以此立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