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风徐徐,佳人在侧。

    王峰搂住叶清秋,眼神迷恋的看着山巅下,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走?”叶清秋知道王峰计划早已制定完毕,凤鸣山一行,无人能劝阻他中途退出,包括她自己。

    王峰微微点头,“是的,明天我就要去凤鸣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不行吗?”叶清秋迟疑,终究还是不希望王峰赴险,毕竟凤鸣山危机重重,九死无生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次他去而不返,往后人生该如何渡过?

    那些花好月圆下的誓言,谁又去为她兑现?

    “没事,我命大死不了。”王峰笑着开解叶清秋道,“何况逐月宗的教宗会随我一同前往,不会出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清秋欲言又止,神色迟疑。随后气氛陷入短暂的沉寂。

    “天色很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王峰示意,随后两人相继离开山巅,返回住处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逐月宗开始喧嚣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大魔神今天准备动身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去逐月宗啊?”

    因为早些就有消息传出,王峰要挺近逐月宗,所以当下的逐月城很热闹,几乎汇聚了年轻一辈的所有修道者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很多人持怀疑态度,毕竟凤鸣山太险恶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闯荡。王峰纵使惊才艳绝,但相对于曾经战死于凤鸣山的帝子石飞,仍然逊色不少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这就是一场噱头,没想到他真的要去凤鸣山。”

    这是逐月城各路修道者的集体心神,他们惊叹于王峰的气魄的同时,又在为王峰的前途而隐隐担忧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万古罕见的年轻人已成大势,若是贸然的战死在凤鸣山,相对于整个三千界,都是难以承受的损失。

    “王兄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,逐月宗内部倒是显得安宁,将军令此刻在为王峰送行,神色慷慨。

    其实他一开始也准备虽王峰前往,毕竟二人关系莫逆,彼此很关照。但当最后还是被王峰一口回绝,包括叶清秋隐隐透露出的前往之意。

    “凤鸣山险恶重重,我不想为了其他人分心。”这是王峰给出的解释,虽然从自身层面出发,但将军令和叶清秋都明白。

    王峰真正的担忧的,其实是他们的个人安危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回来。”叶清秋上前两步,给了王峰一个大大的拥抱,非常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哎,又是美人又是兄弟,多感人的一幕啊。”老梆子在一边所风凉话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里很郁闷,将军令和叶清秋极力想进凤鸣山,却被拒绝。而他从一开始就拒绝前往凤鸣山,但这家伙软磨硬泡,就是不放自己。

    “人与人的差距,怎么这么大勒?”老梆子表示很受伤。

    王峰白了他一眼,顺手赏了一个板栗,拍的他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得好,这老王八蛋就是欠揍,嘴欠手欠人更欠。”青龙身体一舞,从空间戒指中飞出,蹲在老梆子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臭虫,滚开。”老梆子拍手,神色不善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龙。”青龙大吼,在磨牙。

    王峰微微一叹,相对于目前短暂的活跃气氛,埋藏在各自心中无形无质的压抑,更令人心忧。

    “教宗!”

    “教宗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逐月仙子款款而来,她一袭白衣,轻纱蒙面,整个人带着一股出尘的仙韵。

    逐月宗知晓,这一次逐月仙子出关,再也不会回来。宗中大部分人心头发涩,神色失落。

    “都回吧。”逐月仙子笑,然后看了看偌大的逐月宗,“我在这里呆了上千年,也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教宗。”吴悠等众长老低声呼唤,有抑制不住的悲伤。

    王峰也心情不好,知道自沈悲离逝后,逐月仙子的状态开始直线下降。这一次与其说是去凤鸣山共通赴险,不如说是逐月仙子为自己寻找最理想的埋骨地。

    “仙子,我们启程吧。”王峰长叹一口气,神色恢复常态,提醒道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笑,径直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王峰,老梆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活着回来。”这是叶清秋留给王峰的最后一句话,有期待有祝福。

    “我还准备娶你过门,肯定不能死,也不会死,哈哈。”王峰大笑,身影化为一道光,消失在逐月宗浩瀚的天宇上空。

    “真的去凤鸣山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帝子都战死了,他如果这样还能回来,往后三千界谁还是他的对手?”

    可以遇见,凤鸣山虽然凶险,但对于王峰兴许是一场造化。

    若败,则亡。

    若成功归来,必将轰动三千界,届时他的实力飙升到何等地步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路西去,烈焰冲天起,巨大的红色火团,以势不可挡之势击碎苍穹,燃烧九万里长空。

    烈焰焚烧诸天,将那一片天地都烧烤的极为红艳,像是自成一方天地,凡人不可进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撑开神魔九步,以急速奔驰。

    而今的他成功的进入长生境五重天,个人修为抵达了一个新的高度,体中蕴含的各大神术也得到了一次完美的拓宽。

    神魔九步亦是如此,虽然没有达到青龙那般天下急速,但现下的三千界,至尊之下,几乎无人能追的上他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西去八万里,王峰自行撑开护体光罩,将周身保护,以免遭到烈焰的侵蚀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如此,王峰仍然能感受到一股直击神魂的压迫,非常浩瀚,宛若一条连绵不绝的大海迎头浇灌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凤鸣山?”王峰指向万里之外,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微微点头,“还有十四万九千里,应该很快就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“十四万?”王峰咂舌,相隔如此远的区域,尚未感受到喷涌而来的热量。若是再靠近,没有特殊的神术加持,几乎不可能挺入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难怪三千界的各路修道者,几乎一提及凤鸣山,都是谈虎色变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仙火?感觉天都要被烤裂。”王峰自语,迅速接近,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,他能感受到灼热的温度,以极为迅捷的速度侵蚀而来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他的护体光泽出现裂隙,自行崩断,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这很恐怖,以他如今的修为,以自身道法演绎的护体光罩,绝非凡俗,一般高境界的修士全力一击,都未必能击穿。

    他竟然在这里轻而易举的被击穿护体光罩,足见凤鸣山的可怖之处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此时逐月仙子也在动作,她位居于至尊境界,修为高深莫测,能借助天地之伟力,镇压烈焰侵蚀。而且所起到的效果,远非王峰可比拟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逐月仙子双手挥动,一把将王峰和老梆子拘谨过去,并设下九层至强防御,将两人笼罩。

    “嗖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速度如光,几乎达到了缩地成寸的地步,数十万里的遥远路程,对于这种境界的高手来说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王峰抬眼,他首先看到的是赤色的城池,一座连着一座,无边无际。这里像是一片建筑群,太浩瀚了,他无法用语言去阐述。

    这些城池高达百万丈的,顶天立地,贯穿苍穹,就这么傲立在岁月长河下。

    巨大的建筑群中,是此起彼伏的山脉,有些被城池掩盖,有的高高在上,不为城池所遮掩。

    “好怪异的城市格局,到底是山绕着城,还是城市中间生长有无数的山?”

    王峰疑惑的看着四周,无法得到具体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铛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是,一头巨大的生灵跳向一座巨大城池的高楼,双膝一跃,从高楼跳到一座山峰上。因为起始速度太快,导致山体崩碎,怪异生灵承载着漫天光雾,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自生灵身上逸散出的光雾,再次形成秩序神链,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,成功演化为第二头生灵,继续畅游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王峰震撼,他能感受到这头生灵巨大蛮横的实力,只是灵智未开,相对蒙昧。

    “那是火灵。”逐月仙子道。

    “火灵?”王峰不解,他询问道,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老梆子解释道,“据传是无尽仙火中诞生的无智生灵,没有思维没有意识,但战斗力极为狂躁,一拳能崩碎星辰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帝子石飞就是遇到火灵攻击,差点殒命。”老梆子叹气,“可惜他最后还是遇到了仙凰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抓一头过来研究研究?”王峰蠢蠢欲动,竟然要生擒火灵一观。

    “你胆子太肥了。”老梆子佩服,除了这句话,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“火灵遇强则强,遇弱则弱,倒也无妨,你去吧。”逐月仙子公开表态,示意王峰可以去战斗一番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王峰直接抽剑,然后叫醒青龙,“随我出去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战你大爷,老子不去。”青龙反抗,非常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那里孕育有无尽的天地精粹,已经演化成生灵,你不想吃?”王峰循循善诱,怂恿青龙。

    青龙眼睛一下子亮了,再大致观摩数个呼吸后,他神色一变,显得极为兴奋和茫然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这是发现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