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梆子作为挖坟界的鼻子人物,曾经连执天教大人物祖上的坟墓都敢挖掘。 可以说,他这一生注定与坟墓结缘,成为三千界大名鼎鼎的人物,外人谈及姓名都会色变,生怕一不小心招惹这个老怪物,祸及祖坟。

    须知当年执天教的某位大人物在得知祖坟被挖开后,曾连续三年追击老梆子,发誓要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但最终的结果是,老梆子依然逍遥自在,活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虽说老梆子在人品方面确实有点不道德,但个人业务能力那是相对的杰出。甚至在这一领域,他几乎成为扛鼎级人物,无人敢跟他争夺第一的位置。况且也没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此刻才进凤鸣山不足一日时间,老梆子就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,足见他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王峰和青龙几乎马不停蹄,沿着老梆子指定的位置突袭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道赤炎光柱从某座巨大的城池中央爆发,带着海量的热度,燃烧虚空,焚灭诸天。

    青龙大吼一声,穿行而过,瞬间将这道粗壮如山岳的巨大火焰,拦根斩断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至于大后方,黄金骷髅头携带数以万计的骷髅大军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速度在两次进化后,展现非常惊人的力度,一身黄金骨骼在日光的照射下,几乎要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极致速度展现后的最强表象。

    王峰回头看了一眼,心中震撼,这头不知死去多少年岁的骷髅,竟然以如此速度抵达至尊境界边缘,实乃罕见。

    虽然不及真正的至尊,但对王峰而言,还是相当难对付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突然,王峰眉头紧锁,冷汗长流,他在这一刻感到极为浓郁的杀气。一刹那,他手指翻动,凝聚至尊散手,朝着虚空就是一掌拍击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虚空寸断,时光碎雨飞溅,有成片的星光在空中直接燃烧,而后化为尘埃,缓慢消失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王峰提醒,“我感觉黑暗中有不明生灵在蛰伏。”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正当王峰一句话说完,就见虚空中出现一只芊芊玉手,拦空拍击而落。

    这只手散发宝光,晶莹如玉,完美到不似人间女子的手。而后掌心拍动,截断虚空,这只手开始发生质变。

    那些缠绕在骨骼表层的肌肤,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腐朽,飞逝。直至拍击到王峰近前,完全蜕化成一只手骨。至于牵引这只手掌的手臂,完全隐没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王峰些微打量,似乎看到了一具红色的骷髅骨在闪动,虽不明确,但有气息逸散出。比照王峰现今的神识力量,绝对不会感觉错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关键,关键的是这只手骨拦空截杀向自己,一个呼吸而已,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

    手骨带着莫大威压,盖向王峰天灵盖,作势要将他一掌拍碎。

    王峰深吸一口气,神色震撼,刚欲出手,却见虚空散发一道极为高亢的笛身。

    悠悠长长如九劫仙曲,甚至在长空中演化一连串的音符。

    这些音符横击侧拍,当场斩断了这只手骨。虽然没有全部剿灭,但其表层散发的巨大威压,确实被收敛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是逐月仙子。”

    王峰惊讶,原来关键时刻是逐月仙子出手,她手捧一只白玉笛,放置嘴边,轻轻禅唱,顿时发出滔天声潮。击溃了不少的凶灵攻击。

    毕竟是名副其实的至尊人物,境界方面的造诣相当高深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这枚看似简洁的白玉笛,竟然蕴含丝丝缕缕的神道力量,一入长空,立化成剑,斩杀外来一切敌袭。

    这副场景非常震撼,笛音如潮水,在虚空滚动,时而高亢时而婉转,时而形容钟鼓擂擂,时而又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叮当不绝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脚步点动,瞬息落到青龙巨大的身体上,而后双目微闭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长风徐徐,吹动她的秀发,带着一股难以言语的仙风气质。王峰震撼,此等绝色,进入生命暮年,都有这等气质。难以想象,当年正值容颜巅峰的她,是否一颦一笑就能迷倒千世浮华。

    许久她才轻声道,“你们小心点,这地方很怪异,我感到了一股莫大威压,很玄奥,似乎在刻意斩我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压制境界?”王峰震撼,然后仔细感悟,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潜在的隐患,不免好奇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点头,“这是对至尊境的压制,你们暂时没触及,但要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王峰和老梆子相继点头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梆子,缺门牙裂开,双手使劲错动,恨不得拉着逐月仙子的肌肤,亲自道谢。

    “这老色鬼。”王峰龇牙,真想一脚将他踹飞。不过从某种层面考虑,逐月仙子的年岁大的吓人,当老梆子的祖奶奶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座神山拦腰被截断,中部冲出通天火焰,而后火焰喷涌,在截断的神山附近化为火桥,有成千上万的凶灵在奔腾。

    “药香。”王峰先是微微一愣,而后咧嘴大笑,极为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药香,太充沛太精粹了,吸入一口,顿时让人筋骨舒畅,五脏清明,连神识都经受了一场若有若无的洗礼。

    须知这仅是吸入数口,便带来了这种极致的好处,若是吞食一口,起潜在的好处必将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按耐不住了,直接抽剑,一剑光寒照射十方城池,犀利剑光斩开滔天火焰,致使前方视线清晰,畅行无阻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一头猛虎摇头摆尾,脚下踏着万千星辰,兀自长啸。

    “化神境的药灵。”王峰眼见,第一时间捕捉到丝丝缕缕的神道气息,全部都是从那头猛虎的身体中逸散出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王峰直接杀了过去,一剑劈斩,战斗力无双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猛虎发觉,脚踏一片星辰,撞击向王峰。他速度太快了,像是雷电,带着数千道电弧,击在人皇剑侧,爆发出星辰碾碎般的恐怖大迹象。

    “铿锵。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王峰大战,招招狂霸,一连三剑披星戴月,斩出万丈神威,而后剑剑衔接,横战不世神药演化的猛虎。第四十九剑,一颗头颅带着丝丝缕缕的药香,飞如长空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青龙眼疾手快,一个神龙摆尾,瞬间卷走猛虎头颅,张嘴吞下。

    “好吃,味道嘎嘣脆。”青龙嗷呜一声长啸,整个气质在剧变,可见这不世神药带来的好处极为惊人,几乎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   彼一端,王峰也在迅速出手,他一剑斩开猛虎躯干,分出两腿投递给老梆子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贼笑,双手抖动,一把擒住,然后选择青龙那样的方式,张嘴就药。

    “呸,这么苦……”老梆子被苦的眼睛水直翻,差点一屁股栽下长空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拿来给本龙龙吃,没见过你这么矫情的死老头。”青龙腹诽,张嘴就要去抢老梆子的神药。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老梆子跳脚,眼睛瞪起,奈何青龙虎视眈眈,嘴边口水更是如瀑布般长流,他一咬牙,张嘴吞下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全身开始发生变化,无数的白色气体从里面射出,一道衔接着一道,像是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“日,老夫感觉自己要爆了,怎么办?”老梆子身体接连反应,散发出越来越浓郁的气息,那都是神药的精华,但因为太浓郁了,直接震碎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出手,带起一道浮光,替他强行震杀过剩的浓郁药性,一番折腾,老梆子面色才渐渐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王峰看的好奇,也没有当场吞食神药,而后认真询问逐月仙子,“同样的神药,为何他们产生的反应截然不同?”

    “体质不同,效果自然不同。”逐月仙子浅笑,然后她下意识的看向青龙,“何况这头青龙本来就是大型肉食动物,自由血脉替其炼化药性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是不是说,他们吃了会有性命危险?而我吃了一点事情都没有?”青龙装傻,故意这么问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点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青龙一听乐了,张嘴就飞向王峰,“你不能吃,吃了会自爆的,我看这样吧,你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咔哧。”这家伙速度太快,王峰抬手就挡,刚好顶住他巨大的头颅。但这王八蛋摆明不想放弃,直接尝试能否连人带药一起吞食。

    “草,你……”王峰一张脸都绿了,他一把抽出至尊刀,恫吓道,“你再胡闹,信不信我碎了你的牙齿。”

    青龙一缩脖子,翻白眼道,“小气鬼,给本龙龙吃会死啊?反正你也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能?”王峰眉毛一立,起手就斩开数寸神药化成的猛虎腿,张嘴吞下。

    “额?”

    下一刻,王峰感觉身体极具变化,内部发出山呼海啸般的震动。他神色阴晴不定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白光裂开肉体,横空飞射。

    “哈,出事故了吧?”青龙不怀好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王峰没空搭理,开始就地顿悟,尝试炼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