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梆子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极为震撼,他精瘦的身躯都随之摇摆,嘴巴更是张得老大,久久不愿合上。

    “这老王八蛋不是如魔了吧?”青龙嘀咕一声,表示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王峰和逐月仙子也深深蹙眉,预感事情出现某种大的转机,但他们没有张嘴询问。

    许久,老梆子才从震撼中醒悟过来,他指了指头顶的朗朗乾坤,相当震撼道,“我知道墓穴在什么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尊墓穴采取阴阳互换的方式建造,天为阳地为阴,彼此对照,彼此感应。但地面上的墓穴是假坟,真正的大墓在天上。”

    老梆子随手一指,指向苍穹。

    王峰蹙眉,抬头观望,但可惜的事没有发生任何的状况。可他没有死心,开始借用神识覆盖头顶,慢慢感应。

    许久,他的面色微微变化。

    再一刻,他弹指成光,演化出一柄绝世杀剑,以一道光的形式斩向苍穹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那里顿时爆出惊世音浪,仿佛有一颗大星辰被碾碎,有成片的时光碎片飞溅下来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王峰不耽搁,转身就起,一下子就飞了上千丈,但随着位置的不断加高,他感觉周边的气息越来越压抑。

    像是被什么东西刻意的封绝了天地间流动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途进一般,长空突然乱动,随即发出成千上万道金色的光辉,非常粗壮,一条又一条缠绕,杂糅,宛若盘根错节的老树根。

    若是从远处观望,会直观的认为那是一头又一头真龙环绕。

    太浩瀚了,直接覆盖了天地星辰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王峰出手,动用至尊术,试图破开这层隐藏在虚空中的防御,可惜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一抹神道法则化为犀利战枪,斩裂虚空,震断苍穹,朝着王峰的天灵盖射去。

    王峰演化法身,以法身代替本体出战,前后不过一个回合,一枪神光大盛,自上而下贯穿法身,将其残酷的钉死在虚空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峰震撼,他非常意外,这柄战枪的战斗力已经超出他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即使他肉体坚固,但在神道力量的介入下,依旧不够打。

    “看来用动用非常规手段。”王峰忖思,忽然灵光一闪,他再次动用至尊手,宛若一道金色大沙漠冲卷下来。

    “借你本体一用。”这一掌抓拢下青龙,直接带走。

    青龙一张脸顿时灰了,“我,我,本龙龙草你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本龙龙是天下第一神兽,不是你的随身武器,你能不能厚道点?”

    若非当初王峰带走青龙的时候,皆有神道树的佐助,令双方滴血相认,并加持一定控制手段。

    王峰还真没办法掌控这头真龙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拍击,在星空形成浩瀚的战斗余波,炸断了万里长空,无数的混沌气飞溅而出,像是拦江大坝决堤,这片天地直接被淹没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,疼死本龙龙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你,本龙龙感觉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被王峰腾空举起,随手一抖,化为一柄天上地下举世无敌的龙枪。一次正面硬击,那柄经由神道力量加持的战枪,当场化为粉碎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蛋的身体果然很强。”王峰看破解有望,忍不住仰天大笑,但下一刻他面色僵硬,心头只有一个字,逃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。”

    长空下,云霄里,足足九万九千柄战枪横扫而下,爆发出惊世的神道力量,同时还有数之不尽的雷光在闪纵,一下子就将这片区域劈沉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闯了大祸了。”青龙大吼,挣扎着要脱开王峰的掌控。奈何王峰太腹黑,直接拿他当雨伞,遮蔽头顶袭杀下来的神道战枪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疼死本龙龙了。”

    数个呼吸,王峰成功避开战枪攻击,回到地面。

    他因为反应及时,防御惊人,自身并没有遭受到严重的撞击。反倒是青龙,原地一身惊艳的青金色肌肤,直接被劈的漆黑,还时不时的冒着白色的浓烟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你被雷劈了?不但颜色变了连味道都似乎跟着变了,难道被烤熟了?”老梆子龇龇牙,不怀好意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青龙神色尴尬,感觉丢龙丢大了……

    他可是一头真正的神龙,却被人拿来当垫背的,还差点被雷弧烤熟,这以后要是传出去,他还怎么在龙界混?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王峰故作关切道。

    青龙就差泪流满面了,他咆哮道,“你滚,我不想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王峰喉咙哽了哽,笑眯眯道,“看你这火气很大,表面肝脏正常,看来是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转身走向逐月现在,再也不闻不问青龙。青龙磨牙,在考虑要不要趁这家伙熟睡的时候,一口吞杀。

    他么的太腹黑了,根本就不符合外界描述的少年英豪大魔神的伟光正形象。

    “上面确实有禁制,暂时无法弄清楚是不是跟坟墓有关。”王峰看向逐月仙子,如实说道,“但可以明确的是,那片天地很诡异,有大恐怖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微微点头,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光晕一闪,逐月仙子直接消失,仅留下一道残影,随着微风的浮动,逐渐破碎,消逝无踪迹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在上面发现了什么?”老梆子走来,焦急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王峰将刚才的经历的画面重复一遍,供有老梆子参考,毕竟作为一位挖坟界的鼻祖人物,杰出手段还是有的,就是强弱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种墓采集天地精气,化生死为阴阳,几乎吸干了周边的所有精纯气息。”老梆子神色震撼道,“也不知是哪位人物构造的,老夫挖坟数百载,还是首次碰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种墓真的存在。”老梆子贴近王峰,沉声道,“这种墓可不是为死人准备的,事实上正好相反,这是活人墓。”

    “活人墓?”王峰蹙眉,面色惊诧。

    “寻常墓穴是为亡者选择安眠之地。”老梆子道,“但这种墓,是为死人采纳阴阳气息,以天地本源塑真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峰不懂这些玄乎的东西,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“这墓穴的主人,想要再活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再活一世?”当王峰听到这个词语后,浑身都惊出冷汗,这是何等人物,才有如此大手段?这简直是在逆天啊。

    须知,人死如灯灭,乃世轮回,是这个世界既定的规律。

    君临天下,终归尘土。

    不管曾经的你多么辉煌,多么功参造化,一旦寿元干涸,必然会老死。

    但这里提及到了再活一世,难道要返老还童,在于征伐一遍世界?

    “这真的能成功吗?”王峰嘀咕,神色莫名震撼,这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。

    若非老梆子认真详解,他真的不敢相信,这个世间还真的有这种人物,敢动用忤逆的手段,从死向生,重新活过来。

    “成功的几率有多少?”王峰认真询问。

    老梆子摇头,“这个就不知道了,看手段吧。不过这种东西向来属于传说中,万万想不到三千界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这一次就是死,也要开墓看看,到底是何方神圣,敢有此手段。”老梆子咬牙,发誓要挖开此墓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甚至扬言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要鸠占鹊巢,截取他人道果,自己躺进去。

    王峰听到这句话,额头生出三根黑线,“你也不怕膈应。”

    “嘿,能再活一世为何不去争取?”老梆子摆摆手,浑不在意,根本不将王峰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至于王峰,他现在反倒陷入沉默中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,他在发问。

    这尊绝世墓,是谁的?存在于何年?墓中的人物到底是谁?他成功了吗?

    这一层层疑问像是迷云一般,笼罩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逐月仙子去而复返,打断了忖思中的王峰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能力动那里。”逐月仙子摇头,然后道,“我发现了一些神圣的气息,令我心头有感。”

    “这块墓穴未曾沾染任何的死亡气息。”逐月仙子神色诧异,颇为震撼道,“这是已经还阳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还阳了?”老梆子诈和一声就跟打了鸡血似的,搓着手嗷呜道,“那还不迅速开墓,里面可是有着绝世宝贝耶、”

    王峰真想拍死这玩意,不过暂未发怒,而是尝试如何开墓。

    往后数天,几人围绕在一起尝试如何开墓,时不时的还会就近观望,但因为禁制太强,没办法深入到核心区域。这一点令王峰非常遗憾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几人商定的决策,数次建立数次推翻,主要还是考虑到其中存在较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商量了几天还没讨论个甲乙丙丁,难道要一直这么等着?”青龙不耐烦了,他不怀好意的看向老梆子,“你这王八蛋不是挖坟的祖宗吗?怎么现在怂了?”

    老梆子反斥,面不红心不跳道,“老子的专业是挖死人墓,活人墓没挖过……”

    王峰伸手打断两人的抢嘴,一锤定音道,“我看还是按照第一套计策,我去引黄金骷髅至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找死。”青龙提醒。

    王峰笑,没有继续说话,而是一不消逝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