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峰等人愣在现场,不知如何回话。

    帝子石飞,这可是当年一人就敢跟执天教厮杀的绝顶大人物,甚至在巅峰期宰杀了一位执天教下任教主的候选人。

    按照石飞当年的天赋,假以时日,只怕超越父亲石惊天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人当年在三千界堪称如雷贯耳,资质天赋更是达到了万古独一份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外界盛传当年石飞误入凤鸣山,与一只疑似仙凰的超级生灵厮杀一场,虽然没有当即战死,但确实留下难以根治的伤患,若干年后就死在了族中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老梆子嘀咕,实在不敢相信,早就无尽岁月前就被坐实离世的超级人物,不但再次出现尘世间,甚至还改名石日天。

    “日天?”

    青龙也在腹诽,心道你丫的到底有多大的野心,才敢取这么个霸气侧漏的姓名?

    “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好着勒,岂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战死?”厚重的铜质棺材中,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眨动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棺材中的霞光太浓郁,像是一层层.乳.状物包裹在上面,即使撑开神目,都无法看清内部的具体状况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石飞?”王峰总感觉这件事有点玄妙,索性再次确认道。

    毕竟按照先前的推测,这应该是沈悲为石惊天准备的绝世墓,可最后一开棺,里面躺的竟然是其子石飞,而且还是一个大活人。

    王峰总感觉这里面存在有秘辛。

    “当年是,往后嘛,老子就叫石日天了。”石日天如此回复,最后还刻意在日天两字上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王峰实在头疼,怎么交涉怎么感觉这家伙有点老不正经,这真的是当年横推同时代敌手的绝顶大人物?

    如果让外界得悉,帝子石飞没死,那些曾经针对帝族的大教面上的神情肯定精彩了,毕竟石飞当年可算不上什么好人,一言不合直接干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最受影响的应该是执天教吧?

    毕竟执天教难以忘却当年恩恩怨怨,自石飞离世后,开始采取百般手段折磨帝族后人,若非三千界某些大势力看不下去,从中斡旋,只怕一整个帝族在三千界都要除名了。

    现在帝子归来,执天教肯定要头疼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王峰笑逐颜开,毕竟从某种层面考虑,自身和石飞应该是站在同一阵营,都对执天教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如果将这样一位大人物绑到自身的同一阵营,往后谁敢对他不敬?再加上师傅道无涯的震慑,普天下,还真没几个人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因何沉睡于此,难道不想回归三千界吗?”王峰询问,然后话锋一转,将帝族的目前状况全盘道出,告知石日天。

    “哎,当年老子负伤太重,已经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,不然我帝族何至于此?”石日天眸中杀光泛泛,他冷哼道,“执天教的那帮老杂种还真霸道,待老子出山,灭了他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怎么能等往后,此时不出更待何时?”王峰使劲怂恿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石日天怪笑一声,嘿嘿道,“老子怎么感觉你小子有点心怀不轨?”

    王峰讪笑,“正好我跟执天教有点恩怨,同样看他们不爽,既然石前辈和我是同路人,一起干他们丫的,多好?”

    “你?”石日天又是嘿笑一声,而后道,“你这个弱鸡,连至尊境的门槛都没摸到,这就敢干执天教?哈哈,笑死你日天爷爷了。”

    王峰的脸阵青阵白,心道你丫的不这么较真会死啊?

    他的整体实力,相对于这些早就声名遐迩,威震三千界的大人物而言,确实差的太多。但毕竟修道岁月尚短,未来能走到哪一步,无人能预料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根骨绝佳,资质更是逆天,看你骨龄,也才修道十数载,能将境界熬炼到这个地步,也算难得的奇才。”

    这老家伙终于说了一句人话,顿时引得王峰哈哈大笑,连连摆手道,低调低调。

    “哎,前尘往事一场风,一场风呐,想想当年,老子……”石日天眼角划过一丝落寞,随即道,“当年沈大哥助我父亲逆天熬炼第二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沈大哥?”逐月现在激动,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咦?”石日天惊咦,盯着逐月仙子的绝世容颜迟疑一阵,有点不确定道,“你是惊柔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逐月仙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当年如此惊才艳绝,若非你的事情,他能更进一步,我父亲评价他为后世最强者之一,只要时间足够,位至半人半神指日可待。奈何一生为情所困,故步自封,再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”石日天感慨,语气低落。

    逐月仙子垂泪,“是我辜负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情之一字,怎能单单归咎于一个人的责任?”石日天适时岔开话题继续道,“我父亲晚年精血流逝,时日无多,最后听从沈大哥的建议,以诛之天举战天意,试图破后而立,再活一世。“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这两个绝顶人物凑到一起,没有干不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沉睡无尽岁月后终于活出了第二世,但状态尚未恢复巅峰水准,加上三千界一些变局,导致他一直无法立身此界。”

    “无法立身此界?”王峰心神一震,再次想起当年的事情,他曾经偶然梦的一卷画片,那是石惊天横渡域外,大战异世界生灵的绝世画面,存于心海众生难忘。

    如果切合到这个时间段,发现一切关联都能说得通。

    按照一条线的推测法,石惊天晚年应该尚未封帝,虽然位至半人半神,但终究差了那一线。最后与沈悲联手,以第二世冲击帝位,终成道果,随即转战异世界,杀了一个星域的生灵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中途回过一次三千界。”石日天看了王峰一眼,道出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王峰心神一动,发问,“与你有关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石日天沉声道,“当年我偶得父亲的消息,便一路去查找,然后沿着蛛丝马迹追到了凤鸣山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会误入凤鸣山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你真的遇到过仙凰?”这是老梆子问的。

    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石日天就炸了,“你说那只山鸡?一提就窝火,草了。”

    “山鸡?”王峰头顶冒出黑线,心道如果真是山鸡,能将你打的差点道心崩溃,战死当场?

    “那的确是仙凰,而且是我父亲养的。”石日天叹气,无奈道,“当年我误入凤鸣山,也没弄清楚状况,遇到那头山鸡直接就开打,差点没把老子打废。”

    “那玩意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我无奈撤走凤鸣山,但可惜留下一身道伤,而且身体状态出现了大问题。”石日天自嘲道,“后来我父亲回了三千界,带走了我的一截手骨。”

    “手骨?”老梆子眉头跳了跳,他惊呼道,“当年你战死后,百族默哀,全部前往帝族哀悼,其中就有一位老道士要求带走你的一截指骨,难道那人是石惊天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石日天点头,“当年事情很复杂,我父亲逆天完成第二世,已经在当年引起部分老怪物的怀疑,他们一直在彻查,试图出手干扰。”

    “他怕后续自身要做的事情令多方迟疑,所以自化一老道,从中带走了我的一截指骨,然后埋在了这座铜质棺材中,试图令我复活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诛天之举。”王峰心里莫名震撼,这一对父子前后都活出了第二世,果然不是凡俗人。而且都是在同一座棺材中完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峰下意识的看了看棺材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看到了,老子变成了这个鸟样子。”石日天低吼一声,竟然还带着一点怨气。

    王峰诧异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中途出现了一点意外,我醒的太早了,除了头颅,其他部分都被铜质棺材禁锢。”石日天悲吼,“然后老子就不得不每天面对那只可恶的山鸡,草!”

    “又是仙凰?”王峰眼睛一亮,他此行来凤鸣山就是为了仙凰,按照道无涯的口述,这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王峰猜测,应该是仙凰火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很兴奋,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请问仙凰在何处?”王峰认真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找山鸡做什么?”石日天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身患道疾,需要仙凰火淬炼,不知前辈能否引荐?”王峰摆脱道。

    “那玩意脾气可不好啊。”石日天为难,然后眼睛眨了眨,顿时天际窜出一团巨大的黄金色火焰,火焰中闪现一道雄伟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幺儿,有客人找你。”石日天朝着天空说道,“这几天我就不陪你玩了,反正有客人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啾。”

    一簇神火化成剑,然后再次放出灼灼火光,燃烧的整座铜棺材都在发热发火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大爷,你又烤老子,老子又不是鱼。”石日天爆吼,颇为愤怒。

    王峰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总感觉这一人一鸟,不是什么好货!